文學

《寂寞的十七歲》白先勇早期短篇小說

《寂寞的十七歲》白先勇早期短篇小說
女兒yoyo高三時期,在進入學測大考前幾天,應考科目都讀不下,那時她取出《寂寞的十七歲》,和國中會考前夕一樣,讀讀課外書反能平靜心情。也許是讀了這本書,高三下學期文章賞析報告,她們皆選擇白先勇〈寂寞的十七歲〉此篇文章,為此也續讀了《台北人》。她們告訴我,從來沒有像讀白先勇作品那樣,會一篇接著一篇讀。我想起,或許就像是我少女時期,初讀琦君作品那樣吸引著年少的心。

《七日讀》原住民作家瓦歷斯·諾幹之作

《七日讀》原住民作家瓦歷斯·諾幹之作
泰雅族詩人瓦歷斯・諾幹(Walis·Nokan)在二〇一六年出版了《七日讀》,每篇落下書寫的日期,大約從一九九九年到二〇一一年,這一段期間的起點是九二一大地震發生年,可想而知,書中紀錄著天災降臨,不只地震,還有颱風怎麼走上島,走上部落的?部落的族人又如何自保與逃難?因為瓦歷斯記下的故事,讓較接近高屏溪、愛河、曾文溪流域的我,也對大安溪(男人之河)與大甲溪(女人之河)有一點想像空間。

芥川龍之介小說集:《侏儒的話》、〈戲作三昧〉、〈舞會〉、〈小白〉

芥川龍之介小說集:《侏儒的話》、〈戲作三昧〉、〈舞會〉、〈小白〉
閱讀是充滿驚喜又無法預料的路徑,漫讀了A,A談起了B,續讀B,B叢林裡有C,C又延伸繞回A,A還是談了另一個D,於是就這樣不停地圍繞與摸索。近來我圍繞的圓心軸就是芥川龍之介。 讀完《侏儒的話》後,續買了林水福老師企劃的「芥川龍之介短篇選粹」套書,我有心在這一年末好好的「芥川龍之介」一下。閱讀並整理文章小說本是一件頗費神的工作,雖是如此,從中發現了一些線索,知道百年前文豪在寫什麼、想什麼時?那種興奮...

百年情書 文協百年特展:百年前知青們的熱烈情感(展期至2022.05)

百年情書 文協百年特展:百年前知青們的熱烈情感(展期至2022.05)
時間不夠,我僅能有十五分鐘鑽進「臺灣文學館」,參觀以藍白兩色,展現年輕視覺意象的「百年情書 文協百年特展」時,一時像是被一群有才華的人所吸引,宛如手中接收到數封滿溢情感的情書,我像是要告別情人似的,火速收集展場中的六封情書,並焦慮著即將要離去,為此,我有點任性的說:「不管了,我們改變行程,等等再來一趟。」我那焦慮的心情,是否像是百年前的文化鬥士,擔心著自己吸收不到西方文化思潮,許多事即將消逝,自己...

呂赫若筆下不露痕跡的暗諷:《牛車》、《冬夜》

呂赫若筆下不露痕跡的暗諷:《牛車》、《冬夜》
(暑假防疫在家,常常對女兒說書,把我所讀的告訴她們,這期間我最常說的,除了先前提到的芥川龍之介外,還有台灣日治時期作家——呂赫若。) 相信很多人對呂赫若的認識,都是因為他長得實在太帥、太出眾,才華洋溢、具有明星氣質的他不僅是作家,更是聲樂家、劇作家,他在一九四〇年代可是擁有許多在台下為之瘋狂的女粉絲,因此被稱為「台灣第一才子」。本名為呂石堆的他希望自己成為赫赫有名的人,所以另取筆名為「赫若」,一九...

疫情之中的車旅行:黃牛、野狗的悠閒生活

疫情之中的車旅行:黃牛、野狗的悠閒生活
還記得那是盡少出門的日子,每日防疫中心報導著驚人的數字,生活像一團毛線糾結在一起,在居家防疫又想出門透透氣時,待在車子裡,是我們唯一的作為,賴著車子,不敢輕易下車。車子,保護著我們;車子,杜絕我們與人的接觸;同時,車子可以把我們載到一個可以稍微停留的地方。

芥川龍之介小說集:《羅生門》、《竹林中》、《河童》

芥川龍之介小說集:《羅生門》、《竹林中》、《河童》
對於芥川龍之介的初步印象,來自日本的文學獎:芥川賞。這個獎項為紀念芥川龍之介(1892-1927),其朋友菊池寬在1935年設立此獎項,鼓勵新人作家的文學創作。現今較為大家熟悉的大江健三郎(1958)、小川洋子(1990)都曾是得主。而日本多位文豪都曾擔任過評審,例如1935年第一屆的評審就有川端康成、佐藤春夫、谷崎潤一郎⋯⋯,1966年有三島由紀夫等。 芥川賞受賞作/候補作一覽表 

【防疫日誌30】看影片讀文學

【防疫日誌30】看影片讀文學
一早樓下傳來zozo的呼喊聲:「媽媽,蛋剩下兩顆了。」想必打開冰箱後的zozo,驚嚇兩顆蛋該怎麼生活?我應著:「我知道啊~就你跟yoyo一人一顆煎蛋餅,媽媽吃蔥油餅不用蛋,爸爸呢?沒有早餐可以吃」 突然,賴著床上的爸爸說:「我們家好窮喔~」聽了噗哧一笑,看來今天得去補一些食材不可。後來,這個沒早餐吃的爸爸,吃了一顆芒果作為一天的開始。

【防疫日誌29】充滿生命力的蔥

【防疫日誌29】充滿生命力的蔥
吃完早餐就下了一場雨,空氣中感染著「舒適」的溫度,但黏濕的感覺就像是南國的符號,無法從雨中消除。女兒煎了起司鬆蛋為自己開啟香味的一天,今天是考試日,有幾堂課得線上考試,想像許多學子在天際邊操作著鍵盤,動腦選著ABCD,而我也動腦想著,沒有什麼食材的冰箱到底要變出什麼菜呢?這還攸關往後兩天的餐點安排,幸好現在是可以簡單吃的夏天,若是冬天,儲存能量下恐怕就得準備更多的食物。

【防疫日誌28】最後一週線上課

【防疫日誌28】最後一週線上課
這是此學期最後一週,也是防疫在家學習的最後一週,若是在學校上課,女兒應該會因為天天下雨,背著書包、吉他袋走20分鐘路,搞得濕答答而有些狼狽,而這一週剛好是期末考試週,也會緊張的應戰考試。但現在在家裡,有充裕的時間「上學」,無須撐傘趕火車,想來也挺舒服的。

【防疫日誌25】螢幕上課已經迷迷糊糊了啊

【防疫日誌25】螢幕上課已經迷迷糊糊了啊
▲竟然需要紫花油來提神了 早晨八點半,外面正下著雨,我無視早餐在前方,腦內想著中午要準備A,還是B?大腦先生突然被支配得天天處理三餐要務配菜,成了「民生大臣」,他一定也很莫名其妙,現在還得密集分析A或B的優劣。他遲延了回覆時間,我看直接問女兒比較快,yoyo說:「A」。

【防疫日誌23】夏至,黃鸝鳴叫

【防疫日誌23】夏至,黃鸝鳴叫
時間已來到六月底,今天六月二十一日,二十四節氣的「夏至」。這天太陽直射北回歸線,是一年陽光最炙熱、最強烈的日子。不過南台灣卻是雨天,八分雨兩分晴,衣服曬不乾的一天,雨水把水庫的肚子快要灌滿了。

找尋佐藤春夫中學同學東熙市的「東齒科醫院」:高雄千光路

找尋佐藤春夫中學同學東熙市的「東齒科醫院」:高雄千光路
去年2020年恰是百年前,日本文人《佐藤春夫》來台百年紀念,1920年因感情問題,佐藤春夫來到殖民國臺灣散散心,而後書寫出多篇旅遊文章。百年後的我也循著他的腳步,踏逐他曾走過的地方。這年來,除了閱讀多本相關書籍外,意外的也會在其他文學作品看見「佐藤春夫」四個字,例如在妹尾河童《少年H》中提到,他向同學借了芥川龍之介〈三件寶貝〉閱讀,發現是佐藤春夫寫的代序,還說要好好讀一下他的文章。另外,手邊正在閱...

《鼠疫》瘟疫襲擊時總該讀讀

《鼠疫》瘟疫襲擊時總該讀讀
讀過卡繆的《異鄉人》,後段故事發展仍顯明的記憶著。這兩年,名為「Covid-19」的病毒細菌無情的攻擊人類世界,許多文學著作又再度被哄起,尤其是卡繆的《鼠疫》(另有翻譯《瘟疫》),在這樣人心惶惶,瘟疫襲擊之時,應該讀讀此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