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基隆港邊/和平島天后宮

基隆港邊/和平島天后宮
「跟著佐藤春夫遊台灣」,旅行第三天。 1920年,佐藤春夫來台,他首先踏入台灣的土地是基隆,他描述著,一陣熱從地上湧上來,那時是七月初,正是盛夏,陽光毫不容情的往地面撒。在毫不留情的反撲到這位外來者的肌膚上。一百年後的今天,我也來到基隆,亦是七月,下過太陽雨後的基隆,不那麼炙熱,七分熱。

跟著佐藤春夫遊台灣 1920 v.s 2020

跟著佐藤春夫遊台灣 1920 v.s 2020
我還記得,六月看完台南文學館「百年之遇——佐藤春夫1920臺灣旅行文學展」後,覺得倉促看展愧對佐藤春夫,於是集中幾天把《殖民地之旅》讀完,然後,意猶未定的把此書放在床頭,動不動就翻幾頁,跳點式的在深夜遊台灣,我深怕漏了某一段。反反覆覆嗑著字。為了更徹底感受,我把暑假旅行主題定為:「跟著佐藤春夫遊台灣」,走訪幾個日本文學家在百年前走過的路,也許得透過雙腳與文字的結合,才能體會出其中一絲絲的氣息。

《殖民地之旅》1920佐藤春夫來台旅行紀錄

《殖民地之旅》1920佐藤春夫來台旅行紀錄
日本文學作家佐藤春夫,於大正時期1920年六月搭船來台灣,在台時間約一百天。返回日本後,他陸續發表多篇在台所見所聞的報導文學、旅遊文學,這些作品通通都收錄在《殖民地之旅》一書,由文筆文雅的邱若山老師翻譯,篇幅就依佐藤春夫創作的時間序排列。

「百年之遇——佐藤春夫1920臺灣旅行文學展」:一百年前的旅遊文學

「百年之遇——佐藤春夫1920臺灣旅行文學展」:一百年前的旅遊文學
一連看了兩回的佐藤春夫文學展,四月剛開展時,去了第一回,參觀後深覺得愧對佐藤春夫,書桌上那本去年買的《殖民地之旅》尚未閱讀,怎能走入這展廳呢?於是,決定讀完此書後,才允許自己再次踏入。 這一邊閱讀,一邊看展的過程,更讓我深深感受到,如果不試著用他國人的眼光,反看自己的國家,我們很難在這土地,客觀的了解、解讀台灣的歷史,而二次看展才恍然大悟,1920年6月佐藤春夫搭船來台,直至今年6月,恰好一百年,...

《春風少年歌》。來讀日治時期的少年小說

《春風少年歌》。來讀日治時期的少年小說
也許是因為多年喜愛文學與歷史,兩興趣結合下,慢慢涉略這個領域的書,這是多麼小眾的書啊,關於日治時期的台灣文學,而且還是以青少年為主軸的成長小說。一開始讀《春風少年歌》是因這些作品皆發表於日治時期,我想藉由文學作品了解那五十年間文人筆下的台灣,以及那時文藝青年都在想什麼。而這本書共收錄張我軍、翁鬧、呂赫若、楊逵、楊雲萍、楊守愚、龍瑛宗、張文環、巫永福共九人,十七篇文章。

《車輪下》學業壓力下的孩子

《車輪下》學業壓力下的孩子
幾月前讀了《徬徨少年時》的心靈起伏還在,總是想起赫曼・赫賽那支憂鬱的筆,寫出孱弱少年的憂傷。忍不住又上網訂了《車輪下》及《荒野之狼》,想延續閱讀這系列成長小說。遠流這一套新版「赫曼赫賽作品集」,裝幀設計很有質感,把赫賽文字深海中的氣氛團團包圍,讓讀者得以一種謎團的心情進入主角的人生故事中。

《徬徨少年時》讓人不斷想到自己成長時

《徬徨少年時》讓人不斷想到自己成長時
寒假期間,我丟了兩本書給高一生,這是媽媽堅持寒暑假要加強閱讀的習慣,大人建議書單加上自己的書,讓自己在長假充實閱讀不偏食,而這可平衡了平時上課無法有充裕時間閱讀。我開出的書單有二:一是卡繆的《異鄉人》,另一是赫曼・赫賽的《徬徨少年時》。

《異鄉人》稀疏的情感交流帶來的荒謬劇情

《異鄉人》稀疏的情感交流帶來的荒謬劇情
容我重複這些摘自我文字部落格「跟背景點點頭」文字,因為早在三個月前,我就讀寫過《異鄉人》,我把這本書遞給女兒,想讓十五歲的她們讀看看。在這同時,我也把赫曼・赫賽的《徬徨少年時》(另譯《德米安》)推薦給她們看。她們一本各花三天讀完,我問:「兩本書,哪一本比較有感覺?」如我預料,她們對《徬徨少年時》較有感覺。

《夕霧花園》原著小說與電影

《夕霧花園》原著小說與電影
看了原著小說後,我才甘心進戲院,總覺得得讀完原小說,才能在文字與影像之間遊走比較,我擔心自己腦海裡的畫面被剝奪,但看了電影後,感謝林書宇導演把一些我無法想像的畫面非常震撼的呈現出來(尤其慰安婦那一畫面),也感謝他在主角年老之後,為她找到解脫的道路。

臺灣文學館「娘惹浮生—臺灣古典文學南洋旅行記」

臺灣文學館「娘惹浮生—臺灣古典文學南洋旅行記」
這半年密集了解馬來西亞的歷史,研讀過程中,總會出現一些關鍵字,峇峇娘惹、會館、書院、馬共、錫礦、雨林、橡膠、咖啡烏、甲必丹、維多利亞風格、煎蕊、豆蔻⋯⋯等,這些字眼與南洋的水果紅毛丹、山竹、榴槤一結合,好像成了一種特別的氣味,吹進了我的「初識」資料庫,成了我對馬來西亞的基礎認識。

《人間失格》。失去做人的資格

《人間失格》。失去做人的資格
閱讀前,我並不客觀,攜帶著預期心態來讀太宰治的《人間失格》,這本半自傳式的作品應該是讀者認識他的捷徑,看著故事周旋在一段又一段自找麻煩的情節中,忍不住想著,到底太宰治(1909-1946)是怎樣的一個人?在世俗眼光中,故事中主角大庭葉藏頹廢混世、不長進,一副不想為什麼而改變,想要草草結束生命,在那個時空背景下,是不是大環境使他走向自我滅絕?而太宰治本身也是如此嗎?被定位於「無賴派」作家又是如何?

《丹麥女孩》同理那些靈魂放錯身體的人啊!

《丹麥女孩》同理那些靈魂放錯身體的人啊!
一年前,yoyo國中八年級的夏天,在慣有的寒暑假閱讀計畫中,她選擇了一本《丹麥女孩》(她甚至還買了原文版)。一直以來,我教導孩子欣賞每一個人的特質,尊重人人之間的不一樣,別以自己的狀態作為衡量打量他人的標準,我很慶幸,在這樣的教養下,她們對於世上許多不同的狀態保持包容開放的態度,不!應該說,持有正常心面對。yoyo在去年將這本《丹麥女孩》閱讀完畢,為了理解她筆下所寫的心得,我也慢慢跟著讀,利用晚間...

哲學星期五@南藝:「童年,再童年」人之所以成為自己的線索

哲學星期五@南藝:「童年,再童年」人之所以成為自己的線索
昨晚終於結束了「哲學星期五@南藝」的分享,晚間近十一點才回到家,疲憊感慢慢滲透出來,也許是聽了好幾個的「小朋友」的故事,讓我心裡起了一些心疼的情感,我拍拍這些長大後的小朋友,望著他們已漸漸成熟的臉龐,那肢體、語言還有著孩提時期對愛的渴望,我對著已二十歲的大學生說:「我們的童年,多多少少會受傷,因為沒有完美的父母,父母永遠不知道,他們曾經說了一句話傷到了我們。」這句話也是用來叮嚀我的,當我的孩子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