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遲到

遲到
▲zozo最近愛的小倉鼠玩偶,這是她拍的照片。 三月二十一日,二〇二一(zoyo 16.7ys) 護送女兒到學校練戲劇的路上,我們聊起昨日去學校上資訊課差點遲到,我們互相發表對於「遲到」的看法。我語氣堅定的描述,非常介意自己遲到,總覺得那是造成別人困擾,也是一種負面的形象。和我有同樣特質,容易緊張的大女兒zozo也附議的說:「是啊!我完全沒辦法接受遲到。」我又分享經驗,「所以,媽媽都會多預留出門準...

台南官田國小大麥收成

台南官田國小大麥收成
一聽到「官田」,直接可以聯想的是「菱角」。稻穗在盛夏已收成,水田為菱角提供滋養的溫床,幾月過後的秋季,菱角進入採收期,此時,便可見到菱角農滑著小船採紅菱的農村景象。這所位於盛產菱角之地的官田國小,有著天然的農植大環境,一進入校園才發現,不僅是菱角,這所小學似乎什麼都種得出來,包括大麥。

2021樹谷園區親子木工坊:刺激滑行板2.0

2021樹谷園區親子木工坊:刺激滑行板2.0
每一回辦完親子木工坊,左右家就多了幾個好朋友,那些專注、好奇的孩子,背後總有父母支持著,而這些大朋友與我們有著共同的想法,彼此調性相同,於是即日起就成了好友。兩年前參加過竹節人及今年滑行板的淑麗,告訴我:「為什麼只是見過兩次面,卻覺得認識很久。」或許就是我們都有一顆愛孩子的心吧!

【爬山】小百岳NO.20 台北新店獅仔頭山:隘勇線+垂直的崖梯

【爬山】小百岳NO.20 台北新店獅仔頭山:隘勇線+垂直的崖梯
幾個月前的寒假,計劃到台北旅行時,愛搜集經驗的zozo告訴我,她想要去爬一座小百岳,我並沒有計畫走自然之旅,實因這趟旅行有太多公務,也有許多展覽得去充電參觀,行李裡安插不了爬山的配備,但為了完成她的心願,多帶三雙鞋、一背包,多準備上山輕便裝也願意。在北上旅程的最後一天,全獻給了台北新店獅仔頭山。爬完山後,滿足感及疲憊感交叉融合,就這樣直接開車南下回家。

《我說話像河流》口吃者的安靜童年

《我說話像河流》口吃者的安靜童年
幾個月前,好友蓉與我分享一本書,她從北部郵寄到南部,從略冷的初冬傳送到忘了入冬的南方。夜裡拜訪這本繪本,封面是個男孩站在湍急水中,水起了浪,他安安靜靜的享受其中。入內的圖畫引領著我,一種極緩的翻閱速度進行著,十分鐘後,闔上書,闔上眼,故事最後的那份感動扣住了我。

25小格舊木櫃,上漆改造

25小格舊木櫃,上漆改造
年前大掃除時,把房間的那面牆換了顏色,整個房間都被換了模樣,有了不一樣的個性。趁著興頭正烈,持續延伸刷漆活動,目標投射在那座回收的木櫃。一年前在路邊撿到這木櫃,它像是離群索居的孤獨者,被遺棄在世界的邊緣,我將它撿了回來也過了一年,如今終於想到可以將它安置在哪個角落。

來做糖葫蘆!

來做糖葫蘆!
女兒最好的閨蜜群,是從國小到現在仍愛在一起的珊及涵,她們在FB成立秘密社團,筆談聊天或放相聚照片,她們彼此還有一個默契,只要各自旅行觀光,就會吃糖葫蘆,然後拍一張照片,互相分享甜蜜蜜。於是社團裡,可有好多少女在各地舔食糖葫蘆的照片。 就在幾個月前,我發現好友棻和孩子一起在家做糖葫蘆,才猛然想起,「對耶,可以自己做啊!」於是,在寒假收假前的少女聚會,偷偷買了草莓及番茄,要讓「左右三明治」(四人團名)...

房間刷漆,換了一面牆色

房間刷漆,換了一面牆色
房裡的那面牆,換了顏色已過了多日,每走在它面前,就像個被使者抓來成為影像的焦點,我在牆面前做著各式的動作,梳著頭、抹著乳液,擦上護髮油,有時呆望著僅有五尺距離的牆,整頓剛剛經歷的內心思路。若有個隱形的攝影師,這面牆已讓我這主人留下感性的一面。

《女力科學家系列套書》女力科學家改變了世界

《女力科學家系列套書》女力科學家改變了世界
近來親子天下出版了一系列女力科學家書籍,年前收到邀請,為這套書寫推薦,在閱讀期間有如新知填充,一下子認識三個傑出的女科學家,不過因為是科學家故事,對小學生而言,部分內容讀起來會有些吃力,得靠大人共讀引導。我交出文字後,決定再為這篇介紹文擴寫,多介紹多一點這三位科學家的生平故事。

木棉花開,眾鳥春宴:黃鸝、紅嘴黑鵯、栗尾椋鳥

木棉花開,眾鳥春宴:黃鸝、紅嘴黑鵯、栗尾椋鳥
每年到了三月,橘紅色的木棉便像炸彈似的,一朵一朵輪番盛開,整棵樹都成了橘紅色花朵的展示櫃,豔麗的掛在枝頭上,也許是開得太火紅,霸氣凌人,樹幹英挺,被稱為「英雄樹」,和十一月開粉紅色花的美人樹,成了春秋相隔的英雄與美人。原產於印度的木棉,每到春夏兩季可忙碌,三月開花,四月結果,五月碩果迸裂,白色棉絮四處飄散,成了五月雪,而這也是過敏族的惡夢開始。

《少年H》:跟著妹尾河童成長,看二戰期間的日本

《少年H》:跟著妹尾河童成長,看二戰期間的日本
閱讀妹尾河童的書,大概是從2013年開始的,一系列的「窺看」系列,讓我對這日本爺爺產生好的印象,兒時充滿好奇的他調皮可愛,直至長大成人仍不斷有創意點子湧出。那時,朋友Yen Ling Chou介紹我去看妹尾爺爺的自傳《少年H》,我買了書一直放在書桌左側待讀區,偶而翻翻幾頁,然後又被其他書擱住了。隔了這麼多年,終於在幾個月前,一鼓作氣讀完。喜愛歷史的我深刻體會,這本書是跟著時代走,範圍涵蓋二戰期間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