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台南安業國小色彩計畫:校園重新粉刷

台南安業國小色彩計畫:校園重新粉刷
去年暑假在台南安業國小進行「小事報編輯工作營」,因而認識了安業的校長及幾位老師,由於校方正準備重新粉刷校園建築,陳宏吉校長請Doch擔任設計者,希望他能幫學校規劃色彩。Doch把這邀請當作是創作,十分樂意幫忙,有機會為校園建築群設計色彩,也是一種難得的機會,而且完全義務性。

基隆港邊/和平島天后宮

基隆港邊/和平島天后宮
「跟著佐藤春夫遊台灣」,旅行第三天。 1920年,佐藤春夫來台,他首先踏入台灣的土地是基隆,他描述著,一陣熱從地上湧上來,那時是七月初,正是盛夏,陽光毫不容情的往地面撒。在毫不留情的反撲到這位外來者的肌膚上。一百年後的今天,我也來到基隆,亦是七月,下過太陽雨後的基隆,不那麼炙熱,七分熱。

寒暑假閱讀書單紀錄(國小~高中)

寒暑假閱讀書單紀錄(國小~高中)
近日到屏東大學附小演講,分享了親子共讀主題,我談到寒暑假時,自家小家庭都會有閱讀計畫,從女兒小一開始認得字開始,每逢長假必會鼓勵她們增加閱讀,暑假時間較充裕,本數多一些,寒假則因為碰上春節本數較少。暑假閱讀會要求孩子寫繪圖書心得(畫畫+文字書寫),寒假則是抄寫喜歡的詞句。 參與的家長問:「左右姐妹大概是讀多少本?」

【博物館】台北「臺灣博物館」:森丑之助採集的原民文物展

【博物館】台北「臺灣博物館」:森丑之助採集的原民文物展
1920年,佐藤春夫來台時,中學同學東熙市介紹森丑之助與佐藤春傅兩人認識,當時,森丑之助建議佐藤春夫遊走台灣山區,他是影響佐藤春夫對台灣觀建立的重要人士。 「H告訴我,丙牛先生是個親切無比又豪邁的人,務必要和他見個面,訂個交情。⋯⋯我們在陰霾蔽空、烏雲催雨的午后,訪森氏於博物館,散步於公園等處。」(摘自《殖民地之旅》之〈彼夏之記〉)

《小豬乖乖系列:幼兒生活成長套書》寶貝的心情與帶養秘訣

《小豬乖乖系列:幼兒生活成長套書》寶貝的心情與帶養秘訣
嘿!小豬乖乖是誰?他或許就像是身邊的寶貝,正黏著你,要你趕快說故事;或是睡像香甜,一點都不像稍早那個反覆無常、難以搞定的難纏兒;也或許像個人小鬼大,頗有人生哲理的小小哲學家,說出人生真理驚嚇全場,但有時又得花好大功夫說服他,修正他的壞習慣,這真讓人費心費力,難以捉摸。

台北中山堂/劇場咖啡:原 臺北公會堂

台北中山堂/劇場咖啡:原 臺北公會堂
旅行的第二天,多了一些公事,這趟旅行全因為得來台北開會,所以順著一起走。一早,我到文化部開會,一群老師們為「第42次中小學讀物選介」做最後決選會議(這些好書已經公佈,可點選連結)。先生與女兒該去哪兒呢?他們得等我三小時呢!

【小朋友木工課】幼兒園「竹子沙鈴」/高中生哥哥姐姐彈吉他

【小朋友木工課】幼兒園「竹子沙鈴」/高中生哥哥姐姐彈吉他
每回暑假,我們就會回到zoyo幼兒園娘家,和學弟學妹一起做木工,面對永遠都是四、五歲的中大班孩子,左右姐姐逐年增加歲數(已經大弟妹十一歲啦~)。 除了做木工,有時還會安排姐姐彈吉他唱歌或演戲。這已是多年的默契,我們太明白,那群四、五歲的孩子,看見哥哥姐姐回來會非常開心,我們最愛玩鬧著說:「我以前是螞蟻班喔!」或是「我以前都給春香老師綁頭髮喔!」

《妖怪新聞社3》類政治及演藝界生態火熱報導中

《妖怪新聞社3》類政治及演藝界生態火熱報導中
曾經因為個案工作,研讀過台灣妖怪傳說,並收藏了幾本妖怪書,例如《臺灣妖怪研究報告》、《妖怪臺灣》等,也延續好奇的觀看「妖氣都市—鬼怪文學與當代藝術特展」及台灣電視劇「妖怪人間」。這幾年妖怪文學蔚為顯學,許多人不避諱的討論老一輩仍覺得禁忌的話題,甚至轉化成親近人民的研究主題,對於萬物與人關係,重新換位思考彼此的立場是現在人對於妖怪的面對新法則。

鹿港「郊行博物館」、五福大街的中山路

鹿港「郊行博物館」、五福大街的中山路
台灣開發史上,台南府城、艋舺及鹿港的航運發達,經濟活動活絡,是清朝時期,台灣重要的出口貿易重地,社會課本上都會提起「一府、二鹿、三艋舺」,可知這三個地方其歷史地位相當重要。在當時有許多性質相同的店家,為了維護同業間的共同利益,而成立的商業行會組織,稱為「行郊」。鹿港因為離中國沿海地區近,貿易活動蓬勃發展下郊商林立,有了鹿港八郊,與府城三郊、艋舺五郊合計十六郊。

【小事報—曾文刊】來教小朋友寫詩

【小事報—曾文刊】來教小朋友寫詩
一直到暑假初期,我才知道去年暑假舉辦的「小事報」,並沒有因為疫情關係而停辦,甚至跨大範圍,不再只是台南麻豆安業國小。此次範圍拉到曾文溪流域,共有六所小學參與,分別是上游的嘉義中興國小、茶山國小;中游的台南大內國小、安業國小;下游則是接近出海口的海佃國小、土城國小。原本僅是地理位置有曾文溪相伴,如今把曾文溪作為主軸識別,每一所學校似乎都因為這母親之河,有了連結,有了親屬關係。

高雄左營「見城館」:舊城歷史在館內

高雄左營「見城館」:舊城歷史在館內
左營舊城東門,其硓古石牆完整,有著護城河圍繞。走上城牆,馬道寬廣,雉堞更是破損的極少。這是一座我非常喜歡的城門,是清朝鳳山縣舊城東門。二戰過後,國民政府來台,城門內的那片大空地,是「海光三村」眷村,村內有著許多果樹,龍眼、金桔、楊桃都有蜜蜂團團圍住。不遠處就是(大)龜山,有著這座山穩穩坐立,城內城外都不怕。

鹿港老街:詩趣豐富的市街

鹿港老街:詩趣豐富的市街
1920年九月底,已來台灣島嶼三個月的日本文人佐藤春夫,從台中來到彰化鹿港,他看到的鹿港老街是個什麼樣子呢? 這些年走過鹿港幾回,印象最深刻的是這裡的人講台語的口音和我們南部不一樣,南部人大都偏漳州腔,而靠海的鹿港,因為在明末,大量泉州人移入,使得鹿港有百分之八十泉州籍的人口,是個講話濃濃泉州腔的泉州風格城市。除了台語腔調外,有一年過年來到鹿港,發現家家戶戶門口貼春聯,對聯上的書法及詩句各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