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蔗田採收 v.s台灣本土甘蔗糖

總是有一種回憶在腦海裡轉著,小學放學後,蹲在騎樓下啃著甘蔗,盡興的吸食著蔗汁,甜汁一滴一滴落,我呀,大方施予給腳下的黑蟻群。咬著吃著,遇到節處就換邊,一下子又碰到節,吃甘蔗是很遊戲性的,永遠都和甘蔗在對話,「嘿!你這節好硬啊!」;「喂,你怎麼這麼多節啦。」

甘蔗可分為白甘蔗與紅甘蔗,我啃咬的屬紅甘蔗。

白甘蔗:糖度高、肉質堅硬、適合製糖。產期11~4月。

紅甘蔗:糖度較低、肉質脆、適合生食、搾汁。產期:全年,10-12盛產。

台灣是糖的故鄉,歷史課本總是說著茶葉、糖、樟腦是台灣三大經濟作物,在清末就大量出口。但其實糖的原料——甘蔗,並非是台灣原生種植物,它原產於印度、東南亞、中國華南,引進時間甚至可以推到荷前時代。因為在1603年明朝書生陳弟所著的《東番記》中,就出現甘蔗這作物。


▲遠處那一根一根的就是甘蔗,Doch好會拍。

很特別的是,前些日子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緊張時,台糖有製作酒精,看了《台灣經濟作物圖鑑》一書,說到甘蔗可調配製成酒精成「酒精汽油」,不知台灣是否也有這樣調配?

甘蔗田採收

今年三月底,特地前往台南官田區隆田,觀看一大片甘蔗田採收,此時正是白甘蔗的產期,漁村長大的我可沒看過甘蔗採收的盛況,所以,看見這奇景目不轉睛,一直看,一直看。我想,應該就是善化糖廠在採收甘蔗吧?因為此處離善化糖廠很近。


▲好像日本武士戰袍。

仔細瞧,甘蔗採收車的設計實在太厲害,卡車與採收車必須很有默契相伴。而採收過程中,最興奮的應該就是白鷺鷥了,機器捲起了土,土層裡的小生物可是牠們年度聚餐的美佳餚。


台灣本土甘蔗糖

甘蔗採收後製糖,成了大家涼飲、烹煮菜餚的重要食材原料。

我總是購買台糖的二砂糖,500g價錢約為$18。今年發現有了新的甘蔗糖,這是用台灣種植的甘蔗製造出來的甘蔗糖,600g價錢約為$40,價錢上雖比二砂高一些,但香味也提升。而且這包甘蔗糖產處就是善化糖廠,那些種在田裡的甘蔗從土裡被製成糖,成了我手中的糖。

20200612-甘蔗糖3 拷貝20200612-甘蔗糖2 拷貝

打開包裝紙,撲鼻而來的甘蔗香味,真濃郁!比較兩種糖,甘蔗糖的顆粒較細,可以更快速溶解。我刻意煮了仙女紅茶來比較(因為先前煮仙女紅茶時,加的是二砂),糖粒快速溶於茶中,而且喝起來更是蜜香啊!尤其冰涼後,風味更好。這可是台灣土生土長的甘蔗啊,無論如何都要支持一下。


▲右邊是一般二砂,左邊是甘蔗糖。


▲zoyo只喝媽媽煮的紅茶,我們家煮的是「仙女紅茶」。

再去看一下甘蔗田

煮過善化糖廠的甘蔗糖之後,我忍不住又前往先前去的隆田甘蔗田,看見採收過後的田地又長出新的甘蔗了,而且已經有一定的高度,看來今年秋天又會是直挺挺的站在這裡,想到此,就覺得台灣那麼多糖廠成了觀光糖廠,百年前如果都是製糖廠,那空氣中飄散的都是無法選擇「微糖」或是「半糖」,肯定是「全糖」的蔗香味啊~

參考書目:

福爾摩沙植物記》(遠流出版)

台灣經濟作物圖鑑》(貓頭鷹出版)

 

Zoyo第一次吃甘蔗:

那個下午,在林鴻文老師的工作室(7.6ys)

先前《不趕路的親子休日》的宣傳影片,一開始zoyo碰碰跳的地方就是休耕的甘蔗田。

 

延伸閱讀:

高雄「旗山車站」:吃一杯甘蔗清冰(11.11ys)

黑糖的滋味

生活小記:打掃記、啃甘蔗、安妮的日記(10.1–10.2ys)

【寫生】高雄橋頭糖廠白屋/原「橋仔頭招待所」(7.4ys)

台南「十鼓文化村」星空票:糖罐裡有溜滑梯(10.2y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猛一看,還以為那些白鷺鷥是被種在田裡,好可愛啊。

    看到「那空氣中飄散的都是無法選擇「微糖」或是「半糖」,肯定是「全糖」的蔗香味啊~」,就忍不住跟著深深大吸一口氣,那肯定是甜滋滋的呢。

    1. 親愛的,我公公曾說過一段糖廠的故事,說美軍轟炸期間,糖廠的黑糖流出來了,大家竟然都跑去撿、去撈,實在太香,有的從很遠的地方都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