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地之旅》1920佐藤春夫來台旅行紀錄

日本文學作家佐藤春夫,於大正時期1920年六月搭船來台灣,在台時間約一百天。返回日本後,他陸續發表多篇在台所見所聞的報導文學、旅遊文學,這些作品通通都收錄在《殖民地之旅》一書,由文筆文雅的邱若山老師翻譯,篇幅就依佐藤春夫創作的時間序排列。

因為困於戀情膠著之下,佐藤春夫在朋友在中學舊友東熙市(在高雄鼓山職醫)的邀請下,從東京來到台灣旅行,就算是來脫離一下現況、冷靜一下,從台灣回去後,他也做出決定,和自己的老婆離婚(因為老婆竟和弟弟有了情感),在〈旅人〉一篇中也不管了,拋出個人八卦隱私寫著:

我另外有個非常喜歡的人,還有一個非常不喜歡的老婆。現在說的也無妨,就因為這件事,鬱悶不堪,我才浪跡到台灣三界這天涯海角來的。(P.133)


▲佐藤春夫來台灣前,此時他28歲,攝於1920年2月。

旅行後所寫的這些文章,可以看到當時台灣的自然風景以及成為被殖民國的人民心情。我來來回回閱讀,在腦海裡想像並比對著,現今台灣景點以及佐藤春夫所走的那些點有何差異?

 

他來台灣最幸運且最特別的是,因為中學同窗東熙市牽線而認識《台灣蕃族誌》作者森丑之助,而得以順利走訪台灣山區,包含南投的日月潭、霧社、能高山(玉山)等,而創作出〈日月潭遊記〉、〈旅人〉、〈魔鳥〉、〈霧社〉等重要文章,而在走訪安平之後,也寫下台灣人熟知的〈女誡扇綺譚〉。

20200611-殖民地之旅1

1920年來到南國一百天,佐藤春夫去了什麼地方呢?

7/6

抵達基隆,在基隆、社寮島(今和平島)、台北。

(事後發表了〈社寮島旅情記〉。)

7/7-7/20

抵達打狗,東熙市的齒科醫院,這期間還去旗後(今旗津)。

7/20-8/5

到福建、廈門。
(事後發表了〈星〉,即《南方紀行》一書中。)

8/6-9/16

在打狗與台南、安平。
(事後發表了著名的〈女誡扇綺譚〉)

9/16-9/18

嘉義、(因颱風去不了阿里山)、二八水(今二水)、集集。

(事後發表了〈蝗蟲的大旅行〉。)

9/19-9/22

集集、日月潭、埔里、霧社。

(事後發表〈日月潭遊記〉、〈旅人〉)

9/23-9/28

能高山、霧社、埔里、台中

(事後發表〈魔鳥〉、〈霧社〉)

9/29-10/1

彰化、鹿港、葫蘆屯(今豐原)、霧峰、台中。

(事後發表〈殖民地之旅〉)

10/2-10/15 台北、基隆

20200611-殖民地之旅2

此書依佐藤春夫返回日本後,依序發表的台灣旅記,其中〈星〉為到廈門後所寫的故事,故事基底為——陳三五娘。

20200613-台灣經濟作物圖鑑
▲書中提及鷹爪花,此頁攝於《台灣經濟作物圖鑑》一書,鷹爪花花朵呈黃色時,有香味,婦人會作為頭飾。

 

最令我深刻的是佐藤春夫並非因為自己為日本人,而對帝國有無限高尚的權威感,在走訪山區看見原住民、平地人、日本人的互動情形,反思日本「理蕃政策」下,政府對待殖民國原住民的暴力行為是否得當?因為不苟同而屢屢在作品中暗喻。

 

〈魔鳥〉中寫著:

我在此次旅行中,也看了某個國家的殖民地,在那裡,這個文明國的人把殖民地的土著居民——擁有相當文明的人,因其風俗習慣相異,對待他們雖沒有到殺害的地步,卻把他們當牛馬一樣。這也是文明人要把表情異於他們的別的文明人壓倒、使役的一個常例。(P.111)

 

在蕃人們一無所知之間,某個文明國的軍隊的長蛇似的隊伍不知何時已進入他們的領土,貫穿蕃人的土地做大行軍。那是蕃人無法想像的,人數相當多——是令他們對平地會住這麼多人而大感吃驚的人數。這群從平地來的人對蕃人做出令人不解的無道理、大膽的行為,他們完全毫無理由地命令不反抗的蕃人說:你們投降吧!(P.115)

 

而在作品中,也可以嗅覺到,原住民對於日人官員警察始亂終棄,娶了原住民女性為妻,而又拋棄的最為反感。

 

〈霧社〉中寫著:

最初來到這裡的日本人——說起來,好像是個巡查身份的人娶了那女人為妻。但是後來他轉任到其他地方去,把她丟棄不管而逃走了。曾經一度和其他種族結婚的女人,不管用什麼理由,都不能再回到她出生的蕃社去,這乃蕃人的社會制度之一。(P.177)

 

在美感經驗上,1920年代的臺灣文人,是否能感受到那種荒廢孤寂的美?佐藤春夫在〈女誡扇綺譚〉中迷戀的寫著:

人們常樂道荒廢之美。我也擁有這種概念。然而,我還沒有對此有過痛切的實感。去看了一趟安平之後,我才真的體會到那種感受。(P.211)


▲安平

在〈殖民地之旅〉一文中,因為拜訪林獻堂,使得內地的佐藤春夫與林獻堂有精彩的對話。從一問一答犀利的對話中,可看出林獻堂是相當明理、沈穩、有見解之人。

 

他說:「那我就把問題的範圍縮小一點來請教您吧!在本島,有貴國人——也就是內地人,還有如我們所謂的本島人——就是台灣籍民,更且還有在山地居住的原住民,也就是所謂的蕃人。像這樣子的,各種不同的人一起住在這塊土地上,居住民不是單一這一點,乃是本島與內地重大的相異點。這不管是哪個旅行者,有兩個月,不,只要兩三天,我想就會察覺到,閣下不會只著眼於天然或自然而對居民的問題毫無所感吧!」

 

「居住民這問題,比如說蕃情的不穩,這個不待您質問,乃是早就察覺到了,只是我想事關政治的機微,我輩在這方面缺乏知識,實在難以輕易下判斷,僅是抱著重大的疑問,想等以後再慢慢地考究熟慮。」

 

「您不僅沒有弄錯應注視之點,而且對於問題,不單避免以短時日所看到的狹小見聞做輕率的批判,尚且還要蒐集相關資料加以研究的這種慎重的態度,實在令我非常佩服。⋯⋯我們本島人自身的自負而言,儘管現在無力作為,但卻是擁有古來傳統的深厚文明者。而且那文明的重要部分,我深信是和內地的有教養的人士們相通的。」

20200605-殖民地之旅提到的人

以下是我另外抄書幾段,期望你也能看看這本書,看看百年前,日本人如何看台灣這島嶼。

 

〈星〉

在粗魯卑下的奴隸群當中,做著同樣粗重骯髒的工作,但這個曾是魔鏡工匠的奴隸,的確有著無法隱藏的不同氣質。這一點,益春也感受到了。在涼秋的傍晚,以著溫柔的眼波,望著夾雜在眾奴隸之間和他們一起推拉著沈重的石臼的這個骨架纖弱的奴隸,益春無限地不忍。(P.40)

 

〈魔鳥〉

所謂的歐多夫,乃是靈魂之意。還有,自己的影子、脈搏,他們都同樣叫做歐多夫。從這一個語詞當中,就可了解到這個蕃族對生命的哲學。(P.118)

 

〈霧社〉

對於我問她今年幾歲這個問題,她的回答甚妙。

「蕃人沒有年齡哩」(P.178)

 

〈女誡扇綺譚〉

長久的風吹日晒,使得所有的東西盡歸枯寂,減卻了它的矯飾與庸俗。在歲月的侵蝕下倖存的一部分殘留,卻反而給人無限的遐思與想像的空間,在發現它可悲的種種不調和之前,那異國情調就已經足以讓人欣然而喜了。(P.226)

〈殖民地之旅〉

B君⋯⋯針對我的發問告訴我說,在這裡無論如何也要找時間跟機會去登門拜訪的明示,絲毫不用躊躇猶疑的,乃推阿罩霧的林熊徵氏。說門閥、論人物,可說是本島第一,假若試著想像台灣共和國這樣的一個國家成立的話,那時的大統領鐵定是他無疑。

阿罩霧(今霧峰)的林熊徵氏(意指林獻堂)。

 

 

關於佐藤春夫介紹,可以看看:

「百年之遇——佐藤春夫1920臺灣旅行文學展」:一百年前的報導文學

 

參考書目:

《被擺佈的台灣文學》河原功

《日治時期台灣現代文學辭典》柳書琴主編

台灣經濟作物圖鑑》(貓頭鷹出版)

 

延伸閱讀:

【暑假電影夏令營】《賽德克巴萊》(9.11ys)

南投密集尋點之旅:莫那魯道抗日紀念碑、紙教堂、日月潭(10.1ys)

恆春墾丁24小時遊(下):砂島、鵝鑾鼻燈塔、港口吊橋、轉角食堂、高砂族教育發祥之地

《夕霧花園》原著小說與電影

和姑婆、丈公趴趴走:台南安平一日遊(7.6y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您有帶到次刻到今年11/29,正在台灣文學館的佐藤春夫的展覽嗎? 歡迎去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