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之遇——佐藤春夫1920臺灣旅行文學展」:一百年前的旅遊文學

一連看了兩回的佐藤春夫文學展,四月剛開展時,去了第一回,參觀後深覺得愧對佐藤春夫,書桌上那本去年買的《殖民地之旅》尚未閱讀,怎能走入這展廳呢?於是,決定讀完此書後,才允許自己再次踏入。

這一邊閱讀,一邊看展的過程,更讓我深深感受到,如果不試著用他國人的眼光,反看自己的國家,我們很難在這土地,客觀的了解、解讀台灣的歷史,而二次看展才恍然大悟,1920年6月佐藤春夫搭船來台,直至今年6月,恰好一百年,難怪展名為「百年之遇」。

這一百年台灣變化多少呢?安平的淤積情形如何(想當然爾,我們知道安平腹地已經愈退愈向海那邊)?安平聚落依舊蕭瑟荒廢嗎?恐怕觀光客大增讓我們無法仔細尋找那種孤寂的荒廢之感。而霧社埔里的原住民生活為何?經過一百年,平地人是否更能尊重各族群?這些都是我們從文學作品、展廳中試圖觀後思考的。


▲佐藤春夫來台灣前,此時他28歲。

佐藤春夫(1892-1964)是日本作家,1920年時,正值28歲的年輕人,因為戀情迷惘,以及對於殖民國——台灣,這南國風土充滿好奇,在中學舊友東熙市(在高雄鼓山職醫)的邀請下,從東京來到台灣旅行,就在六月底到十月中,也是台灣的夏季到秋季。離開台灣返回內地後,他發表多篇文章,包含最有名的〈女誡扇綺譚〉(1925)、〈魔鳥〉(1923)、〈霧社〉(1925)⋯⋯等近十三篇文章,這些旅遊文學、鬼怪文學、族群故事、土地文學、報導文學竟是在一百年前詳細被記錄著。


▲佐藤春夫的中學舊友東熙市


▲「東齒科醫院」,在洋房後。

我在書桌前,讀著1920年台灣的旅遊文學,字裡行間沒有一百年那樣長遠距離,反融入情境,覺得佐藤春夫才剛下船到打狗「東齒科醫院」找朋友,或是腳起了水泡,走在山區的路上;也或許懊惱著颱風來襲,讓他無法去阿里山⋯⋯想來,真是親切的不可思議!文學把時間感都縮短了。

1920年的台灣是個什麼樣子呢?這時候的台灣總督府正在進行行政區域劃分及地方制度改革,藉此很多地名簡化、雅名化。而早在十二年前的1908年,台灣鐵路縱貫線,從基隆到高雄通車,也就是說,在這樣的交通下,要旅行是可以的,不過深入山區,仍需要人力支援,文學館展覽中,稱這椅轎為「人力Uber」。


▲此書介紹文,Link

關於地名簡化,在〈殖民地之旅〉篇幅中,佐藤春夫也以隱喻的方式,寫出他的想法:

葫蘆屯是個很有趣的地名,但最近因俗吏們的猴頭小智而被改名為豐原。⋯⋯葫蘆屯這個地名,並非讓內地人聽起來難以聽懂,也不是不好的地名,為什麼一定非改不行呢?若說是一切非得改成日本風味來稱呼就無法感覺出是自己的國家,那也實在令人覺得一點都沒有大國民的氣度,太狹窄了。在殖民地就要用殖民地風味的地名才適當。(P.310)

東熙市真的是一個好同學,不僅規勸同學來台灣散心,還介紹了《台灣蕃族誌》作者森丑之助給佐藤春夫,也應此在森丑之助推薦與安排下,去了台灣的深山之旅,日月潭、霧社等,可惜因颱風而沒上阿里山。

丙牛先生⋯⋯立志從事番人的研究,說話帶京都口音⋯⋯據說有著被蕃人稱為日本酋長的封號。⋯⋯託其上司對我多加關照,又親自為我安排了島內值得一見的場所與順路的行程表。託他之福,萬萬沒想到我受到如總督府的賓客似的待遇,在很多地方得到了方便。這個島上主要的名勝古蹟也都無遺漏地看了一巡,真是幸福的一個夏季。(摘自〈受邀到台灣〉)


▲森丑之助贈與佐藤春夫琉璃珠。

1920年來到南國一百天,佐藤春夫去了什麼地方呢?

 

7/6

抵達基隆,在基隆、社寮島(今和平島)、台北。

(事後發表了〈社寮島旅情記〉。)

7/7-7/20

抵達打狗,東熙市的齒科醫院,這期間還去旗後(今 旗津)。

7/20-8/5

到福建、廈門。
(事後發表了〈星〉,即《南方紀行》一書中。)

8/6-9/16

在打狗與台南、安平。
(事後發表了著名的〈女誡扇綺譚〉)

9/16-9/18

嘉義、(因颱風去不了阿里山)、二八水(今二水)、集集。

(事後發表了〈蝗蟲的大旅行〉)

20200605-蝗蟲大旅行2 拷貝

9/19-9/22

集集、日月潭、埔里、霧社。

(事後發表〈日月潭遊記〉、〈旅人〉)

9/23-9/28

能高山、霧社、埔里、台中

(事後發表〈魔鳥〉、〈霧社〉)

9/29-10/1

彰化、鹿港、葫蘆屯(今豐原)、霧峰、台中。

(事後發表〈殖民地之旅〉)

10/2-10/15

台北、基隆

 

這些旅遊文學作品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有〈魔鳥〉、〈霧社〉兩篇。百年前初秋九月,佐藤春夫在抵達集集時,聽到了原住民殺了出草日人七人,這一薩拉馬奧部落事件及對南投山區的觀察,引發了文人思索著,日本國對於台灣的「理蕃政策」得當與否,佐藤春夫並非因為自己為日本人,而對帝國有無限高尚的權威感,他看見政府對待殖民國原住民的暴力行徑相當不苟同,屢屢在作品中暗喻。

 

〈魔鳥〉中寫著:

我在此次旅行中,也看了某個國家的殖民地,在那裡,這個文明國的人把殖民地的土著居民——擁有相當文明的人,因其風俗習慣相異,對待他們雖沒有到殺害的地步,卻把他們當牛馬一樣。這也是文明人要把表情異於他們的別的文明人壓倒、使役的一個常例。(P.111)


▲〈女誡扇綺譚〉文中提起的禿頭港。

20200605-禿頭港1 拷貝

看完兩回展覽後,我比較期望展場能以佐藤春夫旅遊的行程,設計觀賞動線,這樣或許就會跟著文學作家重遊百年前的台灣,然後再依序提起相關作品相呼應。因為我實在很想知道佐藤春夫的同學東熙市的「東齒科醫院」還在不在?〈女誡扇綺譚〉中的安平沈家大宅,暗指為哪旺族?目前還在否?禿頭港在哪?百年前的那些地方,現在又是如何?

顯然這展覽,投入較多對佐藤春夫的介紹,以及幾則文學家之間的八卦,例如與谷崎潤一郎換妻事件、太宰治乞求施予文學獎得主之事。

20200424-太宰治寫給佐藤春夫的信1 拷貝

從《殖民地之旅》一書中,可以嗅覺到佐藤春夫這趟台灣行,是充滿著美好回憶的。

〈蝗蟲的大旅行〉中寫著:

在台灣的各種回憶浮現腦際,真想現在再去一次呢!台灣實在是個很有趣的好地方。(P.93)

 

下回我也要跟著佐藤春夫的路線,走訪這些地方。謝謝百年前的佐藤春夫來到台灣,為我們寫下這些地方文學報導,台灣本土文學或許在大正時期也已慢慢開花結實,相信這些台日文學作品會從那個時代逐步踏過來,影響著後代的我們。

 

展覽名稱:百年之遇——佐藤春夫1920臺灣旅行文學展

展覽日期:2020.04.03~2020.11.29

地點:「國立臺灣文學館」展覽室C

臺南市中西區中正路1號

Open Time:週二~週日09:00—18:00

 

 

後記:

去年夏天在台北空總的「妖氣都市—鬼怪文學與當代藝術特展」也展出佐藤春夫的〈女誡扇綺譚〉。

 

延伸閱讀:

楊逵《送報伕》/班芝花劇團×南藝音樂系打擊組

臺灣文學館「娘惹浮生—臺灣古典文學南洋旅行記」

左右看展覽:三毛逝世二十週年紀念展(6.8ys)

《春風少年歌》。來讀日治時期的少年小說

《人間失格》。失去做人的資格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