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繪本

《活了一百萬次的貓》愛過,才是真正活過

《活了一百萬次的貓》愛過,才是真正活過
這是一本知名度相當高的日本繪本,1997年出版後人氣不墜,不僅被翻譯成許多譯本,日本電影也常出現它的身影。為何這本書如此跨世代受到喜愛?或許暗示著人們擔心「愛」不輕易,「愛」不長久,或是明白衡量「愛自己」與「愛別人」之間的比例是重要的。透過這隻厭世貓來告訴人們,唯有愛過,熱愛生命,才是真正的活過。

《法布爾的微觀世界》昆蟲記繪本風

《法布爾的微觀世界》昆蟲記繪本風
法國昆蟲行為觀察學家——法布爾(Jean-Henri Casimir Fabre,1823–1915),是許多昆蟲愛好者的啟蒙老師,一生貧困的他雖沒有過多財富,但堅韌的研究精神就是最富有的資產,他細膩的觀察力及豐富多感的文學筆調,寫出昆蟲的世界,其巨作《昆蟲記》影響著後代許多人,拉近人與昆蟲的距離。

西蒙娜‧希洛羅作品:《害羞一族》、《如果冬天來了,告訴它我不在喔》

西蒙娜‧希洛羅作品:《害羞一族》、《如果冬天來了,告訴它我不在喔》
九月收到三民書店的文稿邀請,希望我為西蒙娜‧希洛羅的兩本作品:《害羞一族》、《如果冬天來了,告訴它我不在喔》撰寫推薦文。對於西蒙娜‧希洛羅作品並不陌生,自己也曾介紹過他的另兩本作品:《我的姊姊怎麼了?》及《奶奶臉上的皺紋》,以及三民書店則另一本《抱抱我》都是相當溫暖的繪本。 這次要來介紹的是《害羞一族》、《如果冬天來了,告訴它我不在喔》兩本,在反覆閱讀下,發現西蒙娜‧希洛羅的作品有個特別的地方,就...

《翠鳥》我也深深被翠鳥所吸引

《翠鳥》我也深深被翠鳥所吸引
猶記得,第一次見到牠,就被牠一身時尚華服所吸引,二〇一三年,和女兒執行「散步水圳邊」計畫,我們在嘉南大圳的善化支線首次看見這藍色的鳥兒,身形迷你的牠飛功一流,抓魚神功簡直是日本忍者級,閃速的讓人無法輕易觀察,更別遑論用相機拍下牠,一身藍色羽毛的牠像是琉璃裹身的鳥,在河水上來回穿梭,點綴水上風光。

《禁止黑暗的國王》珍惜那差一點失去的東西

《禁止黑暗的國王》珍惜那差一點失去的東西
凝視著封面的圖與文字,就足以讓人注目許久,這本繪本題材為禁止黑暗,圖畫以黑、黃兩色為主要色調,作為黑暗與光明的對比。這兩種強烈顏色時常作為抗爭色彩,閱讀此故事亦可發現,是一則由人民發起的反政府法令運動。作者愛蜜莉.哈沃斯-布斯(Emily Haworth-Booth)從想像力切入,不帶沈重的趣味圖像,引領讀者思考,是一本相當有深度的繪本。

寒暑假閱讀書單紀錄(國小~高中)

寒暑假閱讀書單紀錄(國小~高中)
近日到屏東大學附小演講,分享了親子共讀主題,我談到寒暑假時,自家小家庭都會有閱讀計畫,從女兒小一開始認得字開始,每逢長假必會鼓勵她們增加閱讀,暑假時間較充裕,本數多一些,寒假則因為碰上春節本數較少。暑假閱讀會要求孩子寫繪圖書心得(畫畫+文字書寫),寒假則是抄寫喜歡的詞句。 參與的家長問:「左右姐妹大概是讀多少本?」

《小豬乖乖系列:幼兒生活成長套書》寶貝的心情與帶養秘訣

《小豬乖乖系列:幼兒生活成長套書》寶貝的心情與帶養秘訣
嘿!小豬乖乖是誰?他或許就像是身邊的寶貝,正黏著你,要你趕快說故事;或是睡像香甜,一點都不像稍早那個反覆無常、難以搞定的難纏兒;也或許像個人小鬼大,頗有人生哲理的小小哲學家,說出人生真理驚嚇全場,但有時又得花好大功夫說服他,修正他的壞習慣,這真讓人費心費力,難以捉摸。

《這是水平線》。谷川俊太郎的繪本詩

《這是水平線》。谷川俊太郎的繪本詩
總覺得詩人寫繪本是最適合的,仔細斟酌的字句,帶來無限的想像,大小讀者自然會自行添入劇情,形成一本人人讀來各有不同韻味與解析的作品。 讀過谷川俊太郎的詩,但不多,無法老王賣瓜談心得,但若從繪本作品出發,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我翻閱了《這是水平線》數回,從前面翻到後面,再從後面翻回來;從故事一開始跟著走,又從看似結尾的地方返回走,那就像是循環詩,又像是故事接龍,一不小心,就會跟丟,大小讀者可要專心點...

《戴帽子的女孩》來看陳澄波的畫

《戴帽子的女孩》來看陳澄波的畫
這一兩年,女兒開始接觸油畫,用油畫畫了母親的畫像及自己的十五歲自畫像,我索性安排一場使用油畫顏料的寫生記;又因為女孩說,對台灣嘉義不熟悉,寫生地點就安排在嘉義。我想到了多年前,與還是小學生的左右姐妹共讀過繪本《戴帽子的女孩》,那是「陳澄波文化基金會」用畫家陳澄波作品串連故事的繪本,其中幾幅風景畫,還是我們決定的寫生地點—嘉義公園,我心裡有許多起點,決定用此與女孩二讀《戴帽子的女孩》。

《一隻叫做葉子的北極熊》極端氣候下的北極熊

《一隻叫做葉子的北極熊》極端氣候下的北極熊
處在極地的北極熊似乎已與環保、地球暖化劃成等號,只要談論到北極熊,總會連想到極端氣候將帶來物種絕滅的厄運。在媒體新聞上,看見北極熊在浮冰上孤立無援,等待著冰厚帶來食物,等待過程中因為飢餓只好吃吃藻類、海菜雜食,肉食性的牠們為了生存已轉換覓食型態,令人萬般不捨,人類為何把生態鏈斷絕得這麼殘忍?

《躲貓貓》尋與匿都是得獨自面對

《躲貓貓》尋與匿都是得獨自面對
他跟我描述一段童年故事。 父母為小學老師的他,小時候就住在學校教師宿舍,學校就是他的家。假日時,這群師長子弟的孩子們,會相約在校園裡玩,其中最熱門的遊戲就是躲貓貓。猜拳輸的人當鬼,數數完後來找躲藏的人。校園裡有很多地方可以躲,每個人都在展現自己多會找地方。這次他真的找到一個絕佳之處,溜進老師辦公室,將自己瘦小的身體彎曲,凹進去木櫃裡,就這樣自豪著絕對不會被人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