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找回我的帽子》諜對諜,到底誰在說謊?

《我要找回我的帽子》是一則挺有意思的故事,反覆讀了幾回,發覺故事有好幾種版本,作者顯然把故事主導權丟給了讀者,讓不同年紀的讀者自行想像,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在我讀來,整則故事衝刺著文明與暴力的矛盾扭力。

一隻熊遺失了一頂帽子,他到處詢問,是否有看見他的帽子,顯然沒人看見。但回想尋帽過程,突然憶起兔子頭上戴著一頂帽子(是他的帽子,或是他想要的帽子?)於是,搶走了兔子上的帽子,緊接著戴上了帽子。當松鼠問起,有無看見一隻戴帽子的兔子時,熊多贅字地回應:「我沒在任何地方看見任何一隻兔子。」外加一句頗讓人毛骨悚然的話:「我不吃兔子。」

這本繪本沒有明確的明爭暗鬥,沒有暴力相向,但不動聲色的構成謊言的因果,畫面柔和色彩卻也讓人有點倒抽一口氣。


▲紅色字是一種暗示

到底誰說謊了?「紅色警戒」暗示著一切,紅色字出現,紅色背景出現,那似乎是謊言的徵兆,是兔子說謊,假裝他都沒有看見任何一頂帽子,而且沒問什麼,就惡人自招「我不偷帽子。」抑或是熊說謊,他的帽子根本不是兔子頭上那一頂,當然,在沒有紅色字眼下,他表明不吃兔子,也挺讓人擔心這外表文雅有禮的熊,其實粗俗暴力至極。而這就是我前言提到的「文明與暴力的矛盾扭力」。


▲紅色背景似乎也是一種暗示

兩次熊兔相見,就是讀者自我想像的開始。

第一回,彬彬有禮、樂於助人的熊聽到兔子沒看到他的帽子,接受這「睜眼說瞎話」,還道聲謝謝(事實上,他對每一個動物都說聲謝謝)。但他是真的相信兔子沒有拿走帽子,還是接受對方不願意承認?

當熊想著,萬一他再也找不回帽子怎麼辦?他突然意識到,最重要的東西消逝後,他有多想念它,然後,他想起自己有看到帽子,而這構成第二回相見。

第二回,熊決定跑去跟兔子要回(可能是他的)帽子時,畫面就停在那一刻,熊與兔面面相覷,真理與謊言就在四目對峙下,即將產生後果,可惡的作者沒有告知讀者,熊用了什麼手段要回帽子,中間發生了什麼事?他留白給讀者自我想像。

緊接著,松鼠問:「你有沒有看件一隻戴著帽子的兔子?」此時,熊像個心虛的惡賊,說著「我不吃兔子」這一回答肯定嚇壞了腦筋轉得快的讀者,是熊吃掉了兔子?而這真的是熊的帽子嗎?

文雅暴力的強勢者,表面知書達禮,文質彬彬,私底下卻是一頭猛獸,一口咬住弱勢者,為了找回(要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不動聲色地做出有利於己的惡事,想來還挺像現實社會的人際險象。而謊言就像是漏氣的氣球,表面相安無事,安然度過,但很快地就會露出線索,小兔子到底有沒有偷熊的帽子呢?那頂帽子是熊的嗎?那斷格的畫面,熊與兔發生什麼事?這些都是作者丟給讀者的任務,如何完成這故事,仰賴你的價值觀。

天真可愛的小朋友,可能會想著:

那是兔子的帽子,熊誤會兔子了,他又找到另外一頂紅帽子。

(因為熊說話時,沒有紅色字,應該沒有說謊!不,作者可能也說謊了,熊有看到兔子喔。)

我如何想著呢?

兔子說謊了,他撿到了別人的帽子;

熊也說謊了,那一頂不是他的帽子;他們相見了,在巨大形體惡勢力下,兔子交出了帽子,熊要到了他所要的帽子(利益)。

這社會就是如此殘酷。

當然你也可以說:

熊用道德主義,說盡人生大道理,說服兔子交出贓物,兔子痛哭流涕感謝熊的啟迪。

如果是這樣,一切也就太矯飾了。

書名:《我要找回我的帽子

文·圖:雍·卡拉森(另有作品:《野狼的肚子我的家》、《嗨!黑漆漆》)

譯:柯倩華(另譯有:《巴布的藍色時期》)

出版社:親子天下

出版日期:2022年02月初版

適讀年齡:2-6歲親子共讀;6歲以上自己讀;全年齡適讀。

 

延伸閱讀:

《新朋友》認清「不是每一段友誼都能長存」 

《我們是筷子》離開舒適圈,再創價值 

《等啊等,在排什麼隊呀?》「群體」呼嚨著你 

《發光的樹》人生最美好的那一刻正發光著 

《禁止黑暗的國王》珍惜那差一點失去的東西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