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下風光,怎消失?

河邊,水鳥鷺鷥腳印服貼

標示食魚的交戰動線

加入腳印陣線的我

只能觀望已去的戰役

秋季初到,南臺灣得到晚間才會嗅得到一點秋的訊息,白日依舊高溫炎熱,電扇日夜工作,只是黃昏日落時刻不再是七點半,而是稍稍往前一小時。我不是透過溫度得知「秋」即將來,更非是筆記本內的日月格子,而是仰頭忽見候鳥往南方飛、台灣欒樹變了黃,或是中秋前後出現的白茫茫甜根子,才嗅覺到姍姍來遲的秋。


▲這是兩年前,橋下的風光,2020.09.22

九月十三日,二〇二二

驅車前往年年報到的地方,曾文溪畔應該開滿了甜根子,一號省道往小路進入,尚可看到白色花束插滿河床大花盆,再慢慢駛入常去的秘密基地,就在曾文溪河堤邊下車,快步上陡度頗大的堤岸,今天帶著小點心要來這邊看日落、賞甜根子呢!


▲同樣的地點,卻空曠無野草,2022.09.13

咦?是黃昏光線昏暗,抑或是我眼花,橋下風光怎消失?原來茂盛的大片野生甜根子跑去哪?乾澀黃土,連蹂躪殆盡的痕跡都沒有,像是換了一張電腦桌面圖,什麼都沒有,唯一留下的依舊是那座牆、那條河,還有偶而呼嘯而過的台鐵列車。


▲這是兩年前河兩邊都是白茫茫,2020.09.22

我突然感覺到心酸,這曾是和女兒共有的私房景點,如今卻是黃土一片,留下機器剷除的路徑, 我多想問曾文溪:「發生了什麼事?他們想做什麼?」我多想問問堤防外的甘蔗田:「發生什麼事?有什麼可疑的人士出沒嗎?」


▲這個時節都會種甘蔗

香味頓時消失的臭豆腐與水煎包,好似起不了什麼「野餐休閒」的氣氛,我看著眼前什麼都沒有的土地,引發近一點看曾文溪的欲望,從沒有在這裡近距離看過它,去瞧瞧吧!


▲走下去看看!

走下堤防,朝著微微發光的河前進,意志堅定地往前走,我想看看這一段的曾文溪,那曾是被取了綽號「青瞑蛇」的它到底是什麼樣子?乾澀黃土讓我寸步難行,接著慢慢靠近河邊,土已和河水產生濕度而成軟泥,每一片軟泥上都有著不同的腳印,狗群繞了一大圈的動線,也有水鳥腳印,大隻、小隻的亂踩一通,牠們恐是和魚群奮力交戰著。


▲第一次在這裡接近曾文溪

接著還有大大小小的卵石鑲印在軟泥中,靠著黃昏霞光鋪上一層金粉,往西邊望去,好美~雖然橋下風光不見,但意外親近了河,望著它的曲線往西方繞遠去。


▲大大小小的水鳥腳印

因為看不到甜根子,幾日後往高屏溪去:

尋找甜根子:高屏舊鐵橋(屏東端) 

 

延伸閱讀:

台南大內橋。瘋狂密佈的甜根子白 

【Video】秋日,曾文溪邊的甜根子 

秋天來了:橋下的甜根子 

《我說話像河流》口吃者的安靜童年 

通往天堂的階梯/大鳥海邊的石頭不見了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