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親子共讀

《活了一百萬次的貓》愛過,才是真正活過

《活了一百萬次的貓》愛過,才是真正活過
這是一本知名度相當高的日本繪本,1997年出版後人氣不墜,不僅被翻譯成許多譯本,日本電影也常出現它的身影。為何這本書如此跨世代受到喜愛?或許暗示著人們擔心「愛」不輕易,「愛」不長久,或是明白衡量「愛自己」與「愛別人」之間的比例是重要的。透過這隻厭世貓來告訴人們,唯有愛過,熱愛生命,才是真正的活過。

寒暑假閱讀書單紀錄(國小~高中)

寒暑假閱讀書單紀錄(國小~高中)
近日到屏東大學附小演講,分享了親子共讀主題,我談到寒暑假時,自家小家庭都會有閱讀計畫,從女兒小一開始認得字開始,每逢長假必會鼓勵她們增加閱讀,暑假時間較充裕,本數多一些,寒假則因為碰上春節本數較少。暑假閱讀會要求孩子寫繪圖書心得(畫畫+文字書寫),寒假則是抄寫喜歡的詞句。 參與的家長問:「左右姐妹大概是讀多少本?」

那個想聽故事的小男孩

那個想聽故事的小男孩
▲三歲半的zozo想看一本書。2007.02.07 今日,車子依里程數進廠檢查, 我在休息室裡,一個人潤著即將交稿的文字稿。 短短一小時,一幕親子相處的畫面觸動著我, 心生許多感觸,久久難忘。

《徬徨少年時》讓人不斷想到自己成長時

《徬徨少年時》讓人不斷想到自己成長時
寒假期間,我丟了兩本書給高一生,這是媽媽堅持寒暑假要加強閱讀的習慣,大人建議書單加上自己的書,讓自己在長假充實閱讀不偏食,而這可平衡了平時上課無法有充裕時間閱讀。我開出的書單有二:一是卡繆的《異鄉人》,另一是赫曼・赫賽的《徬徨少年時》。

《一隻叫做葉子的北極熊》極端氣候下的北極熊

《一隻叫做葉子的北極熊》極端氣候下的北極熊
處在極地的北極熊似乎已與環保、地球暖化劃成等號,只要談論到北極熊,總會連想到極端氣候將帶來物種絕滅的厄運。在媒體新聞上,看見北極熊在浮冰上孤立無援,等待著冰厚帶來食物,等待過程中因為飢餓只好吃吃藻類、海菜雜食,肉食性的牠們為了生存已轉換覓食型態,令人萬般不捨,人類為何把生態鏈斷絕得這麼殘忍?

閱讀偏食者擴增新口味

閱讀偏食者擴增新口味
上週六參加了女兒高中第一年的親師座談會,zozo班的老師提出了一個計畫,她希望能夠透過老師、家長、學生三方建立書單書庫,提供好書資訊、認養採買、連結好書推薦文等完整的閱讀規劃。我聽了舉雙手贊同,因為參加座談會之前,就想好要來提出閱讀建議,沒想到老師也有這樣的想法,真的很高興遇上理念相同的老師。

升國中的橋樑書:小學畢業生建議圖書

升國中的橋樑書:小學畢業生建議圖書
今年六月,左右姐妹即將國中畢業,上週考完會考後,有朋友特別寫信來詢問,問我有沒有建議給即將升國中的小學畢業生讀些什麼書?我想,這就像是幼稚園畢業生要升國小的橋樑書道理一樣。在回答這問題之前,我先告訴朋友: 以孩子最想讀、最感興趣的書為優先(就像是zozo,對電影叢書非常有興趣),因為以後就鮮少有時間讀自己喜歡的書了。先把孩子閱讀興趣穩定建立很重要,然後偶而加入大人覺得也不錯的書。

台灣各地旅遊繪本

台灣各地旅遊繪本
暑假來了!長假期間是孩子學業的暫時停歇期,同時也是親子相聚的加溫期,利用這段時間帶著孩子到台灣各地旅行,不僅增加認識土地的機會,還能延伸在地文化的學習。旅行前後若有城市鄉鎮的相關繪本伴讀,孩子會更有感覺喔!出發前共讀是一種預告,當孩子親臨旅遊地點時,會發現故事裡說的、畫的都出現在眼前;回程後共讀則是一種溫習,再次透過圖像舊地重遊。

第一次家庭報告:聶魯達與《聶魯達的信差》(12ys)

第一次家庭報告:聶魯達與《聶魯達的信差》(12ys)
暑假期間,集中與zoyo共讀《聶魯達的信差》一書(也是我以前讀的書),這本書的主角是智利詩人聶魯達,他在1971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1973年死於白血症。書中的年代約1970年代,正是智利社會黨贏得政權時期,此時,智利左派右翼一片混亂。若對應於台灣此時期,台灣正開始著手十大建設,1979年發生的美麗島事件。

【童謠創作】《最棒的就是你》:「看看書」、「勇氣」、上學分離焦慮故事劇

【童謠創作】《最棒的就是你》:「看看書」、「勇氣」、上學分離焦慮故事劇
還記得去年正在如火如荼進行南科計畫時,手邊正有Kim交付的歌詞與故事劇創作工作,我一邊身體勞動,一邊大腦也跟著運作,偶而會搬著小學桌椅,在校園內角落就寫起故事劇,身旁熱鬧的校園環境,不影響我進入左右姊妹幼兒園時期產生分離焦慮的傷心情境。我得溫習這情境,才能寫下最真實貼切的心情。

來一段擬人化:介紹自己的鉛筆盒(11.6ys)

來一段擬人化:介紹自己的鉛筆盒(11.6ys)
《十月這美好的一天》中用擬人化的方法描寫一枝愛冒險的鉛筆,如何衝破筆盒逃離主人家,到外頭看看不一樣的世界。我和女兒共讀後,手上的筆似乎也蠢蠢欲動,想寫一些字,我建議zoyo不如將當天的日記寫一篇擬人化的文章。她們一聽,興致高昂,要我趕緊出個題目。我歪著頭想,眼角看見桌上她們鼓滿快爆炸的鉛筆盒,於是鬼靈精的說:「不然我們來寫妳們的鉛筆盒,好不好?」寫作欲快爆炸的她們異口同聲回答好,還說「現在好有靈感...

文字的真實意義。《文字工廠》

文字的真實意義。《文字工廠》
一生中到底會學到多少字?寫過多少字?那天我寫了「抽絲剝繭」一詞,才驚覺這輩子第一次寫「繭」這個字,我完全無法組合部首與部件,這個字如此陌生,下筆非常困難,內心不由的對於「繭」字感到抱歉,這是一個我少接觸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