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是安靜的朋友

芝麻開花了:台南善化賞芝麻花

芝麻開花了:台南善化賞芝麻花
已是多年愛遊的鄉村之旅,我總是在同一時間,仔細看著田裡井然有序的畫面。每到秋冬,那一束束的芝麻被連根拔起,然後交叉綁綑在一起,像是衛兵一樣緊密定位站好,這「芝麻站衛兵」的景象是秋冬台南善化、安定、西港一帶常見的農作事,這區域可是台灣胡麻的主要產地。而我在多年前第一次看到時,是以疑惑的雙眼遠觀,想著:「那一排一排的是什麼農作物啊?好特別。」

生日,就是想往大自然走

生日,就是想往大自然走
十二月七日,是我的生日。 這些年,老早就訓練好自己提出生日的請求,不用不好意思,直接說,也是一種體貼家人的舉動。我可有許多請求,在心裡潛伏許久,常態的生活步調得暫緩擱置才行,因為對自己好一點的念頭,在歲月數字愈來愈多時,愈是加深內化。 ▲2020.12.07這天的雲好特別。 生日是個什麼日子呢? 就是個面對自己的日子啊! 細數一下,自己到底是多少歲數?(我很清楚,數字愈來愈不可愛) 細數一下,還有...

我把高麗菜種死了(2020.04.05-2020.09.23)

我把高麗菜種死了(2020.04.05-2020.09.23)
半年前,冰箱裡的那顆高麗菜,結球底部長出根芽,我把菜葉撥了、煮了,切下根芽底部,心想,丟棄不如把它種下土,因為老早就受繪本《我種了高麗菜》影響,一直想種看看高麗菜,非幻想豐收願望,而是很想看到高麗菜開黃花,結豆莢的樣子。

高雄左營「見城館」:舊城歷史在館內

高雄左營「見城館」:舊城歷史在館內
左營舊城東門,其硓古石牆完整,有著護城河圍繞。走上城牆,馬道寬廣,雉堞更是破損的極少。這是一座我非常喜歡的城門,是清朝鳳山縣舊城東門。二戰過後,國民政府來台,城門內的那片大空地,是「海光三村」眷村,村內有著許多果樹,龍眼、金桔、楊桃都有蜜蜂團團圍住。不遠處就是(大)龜山,有著這座山穩穩坐立,城內城外都不怕。

甘蔗田採收 v.s台灣本土甘蔗糖

甘蔗田採收 v.s台灣本土甘蔗糖
總是有一種回憶在腦海裡轉著,小學放學後,蹲在騎樓下啃著甘蔗,盡興的吸食著蔗汁,甜汁一滴一滴落,我呀,大方施予給腳下的黑蟻群。咬著吃著,遇到節處就換邊,一下子又碰到節,吃甘蔗是很遊戲性的,永遠都和甘蔗在對話,「嘿!你這節好硬啊!」;「喂,你怎麼這麼多節啦。」

《殖民地之旅》1920佐藤春夫來台旅行紀錄

《殖民地之旅》1920佐藤春夫來台旅行紀錄
日本文學作家佐藤春夫,於大正時期1920年六月搭船來台灣,在台時間約一百天。返回日本後,他陸續發表多篇在台所見所聞的報導文學、旅遊文學,這些作品通通都收錄在《殖民地之旅》一書,由文筆文雅的邱若山老師翻譯,篇幅就依佐藤春夫創作的時間序排列。

龍舌蘭、瓊麻:一直一直往上開花

龍舌蘭、瓊麻:一直一直往上開花
▲龍舌蘭開花,2020.03.07 三月初至高雄橋頭參加「南方Hue」活動,在園區看見一株特別的植物,我原以為它是蘆薈這樣的多肉植物,沒想到誤解了。它最特別的是,直直的往上開花,比我都還要高呢!索性拍下照片,回來後經臉書朋友分享,才知道這叫「龍舌蘭」。

台南楠西「鹿陶洋江家聚落」:1721年來到此

台南楠西「鹿陶洋江家聚落」:1721年來到此
八年前曾來過楠西的江家古厝,驚訝這麼大一個聚落,保存如此完整,那時孩子們只能跑來跑去,無法感受老房子的穩重魅力,以及世代子孫三百年來,堅守土地的決心。八年後我們再度參訪,孩子已從國小生變成高中生,我已經可以說:「嘿,電影《總鋪師》有來這取景啊!」或者說:「江家在清朝時就遷移來台」,然後一家人討論電影畫面,分析歷史脈絡。我們用小小的眼,望前望後,看前景半月池,看鹿陶洋山撐住聚落,看劃分清楚的各家房屋...

【2019再訪馬來西亞雙溪大年、檳城】Monkey cup豬籠草公園/Kopi Hutan熱帶雨林中的咖啡館

【2019再訪馬來西亞雙溪大年、檳城】Monkey cup豬籠草公園/Kopi Hutan熱帶雨林中的咖啡館
和檳城好友pie說,我想上去升旗山的「豬籠草公園」,因為四年前來時,發現這公園的廣告,那時zoyo還在豬籠草立體裝置品裡拍了張照。pie說:「我正想帶你們上山去喝咖啡。」沒想到,我要去的Monkey cup,恰好是pie要帶我們去的Kopi Hutan,是同一個地方,同一個老闆經營。

【2019再訪馬來西亞雙溪大年、檳城】新文英碼頭、紅樹林保護區、布秧谷考古博物館

【2019再訪馬來西亞雙溪大年、檳城】新文英碼頭、紅樹林保護區、布秧谷考古博物館
這是大馬旅行的第二天,我們在雙溪大年。 冰淇淋哥哥說要帶我們繞著北馬最高峰—日萊鋒山下一圈,他可客製化行程,知道我們對什麼感興趣,帶著我們到自然保護區及古蹟區,分別為馬莫河(Merbok River)紅樹林保護區,以及布秧谷考古博物館(Muzium Arkeologi Lembah Buja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