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相關藝文活動及報導

2021台南「松鼠的尾巴」:從零開始的佈展過程

2021台南「松鼠的尾巴」:從零開始的佈展過程
防疫三級警戒已過了半個月,這兩星期要建立的新規則、新生活法也應該都完善了。「松鼠的尾巴」也開幕半個月了,這是一個算是幸運又特別的展覽,特別的是,當我們在2021.05.19開幕後兩個小時,全國即宣佈各大博物館/藝文中心等得閉館,於是開幕即閉館,成了短程的展覽。幸運的是,我們有完成開幕儀式,而非處於行進中未達目的地,團隊們努力完成一個從零開始、佈展完備的展覽。

「TAKAO・台客・南風HUE:李俊賢」:高美館夜晚草地影音會

「TAKAO・台客・南風HUE:李俊賢」:高美館夜晚草地影音會
▲你猜得出中間那個組合字,是什麼意思嗎?是個自然景觀現象喔!(答案在文末) 一直思考著,要不要紀錄這一篇心情文章,身邊有一位南台灣重要藝術家前輩,於2019年病逝,那是Doch經常提起的李俊賢老師。由於只跟俊賢老師說過一次話,對他的認識幾乎是從他的離去才開始累積的,要紀錄這場活動,自己略顯不足。

茶山部落採集/獵寮試做:走入野地,自然素材隨手隨做

茶山部落採集/獵寮試做:走入野地,自然素材隨手隨做
這是一個充滿電鋸聲、貨車行駛動感頻率、葛藤泰山秀、越野車、獵寮實作、山棕葉穿過衣服好刺的一天。 為了五月一場「獵人帶路之松鼠的尾巴」展覽,今日麻豆大地藝術季/小事報成員來到嘉義茶山部落,與獵人老師巴蘇雅行動學習,一日採集,試做燻肉架、獵寮、狩獵掩體,我們邊做邊想、自然素材盡在眼前。

2021鄒之國達邦行(1):《獵人帶路》、《鄒之屋》發表會

2021鄒之國達邦行(1):《獵人帶路》、《鄒之屋》發表會
總是在臉書上看見龔卓軍老師與團隊成員深入部落,一回又一回,愈走愈深入,這次終於跟上行程,在嘉義達邦部落三天。回到家後,才深深感受到,為何上山會著迷?也才稍稍感受到《獵人帶路》中,那些高畫質攝影下的山林,為何使嗅覺產生不同反應,視覺功能迷幻將畫面暫停,我的腦內肯定過了篩,自動清除垃圾,把美好的都搶先保留。回想那些深深呼吸、遠目靜觀的三日生活,手竟想不出任何一個字,是腦子還賴在山中吧?!

【博物館】台北「臺灣博物館」:森丑之助採集的原民文物展

【博物館】台北「臺灣博物館」:森丑之助採集的原民文物展
1920年,佐藤春夫來台時,中學同學東熙市介紹森丑之助與佐藤春夫兩人認識,當時為博物館代理館長的森丑之助,建議佐藤春夫遊走台灣山區,他是影響佐藤春夫對台灣觀建立的重要人士。 「H告訴我,丙牛先生是個親切無比又豪邁的人,務必要和他見個面,訂個交情。⋯⋯我們在陰霾蔽空、烏雲催雨的午后,訪森氏於博物館,散步於公園等處。」(摘自《殖民地之旅》之〈彼夏之記〉)

來南藝大古物所:上一堂認識古物維修課

來南藝大古物所:上一堂認識古物維修課
說來幸運!因為認識了台南藝術大學的吳盈君老師,讓我們有幸參觀號稱南藝大最神秘的研究所。為什麼說最神秘?因為即便是學生,若無人指引可能一時也無法得知古物所在哪裡?它就在一個最隱幽的森林深處,最靠近竹林的地方;另外,因為是古物維修,帶著古老物的精神,在恆溫系統的空間下想像發酵,覺得那裡充滿了神秘的力量啊!

【專欄】藝術事件簿:廟宇民藝的饗宴 跟神明交朋友(2017.05)

【專欄】藝術事件簿:廟宇民藝的饗宴 跟神明交朋友(2017.05)
這大概是繼風獅爺專題過後,我投入最多時間的主題。雖然我有絕佳的優勢,可以常常近距離與策展人龔卓軍老師見面,但要把這樣的一個民藝與當代藝術大展遷入親子界,的確很考驗我。我常思索要怎麼寫,才能吸引爸爸媽媽帶著孩子走入展場,要怎麼告訴孩子,這個展覽中,你可以看到什麼有趣的事。想想,真不容易。我在文章中,除了著墨在龔老師想傳達的一些想法(這是在上課中偷偷筆記下來的),還盡可能多介紹展場中的作品,另外融入親...

【安平風獅爺復育側寫3】燒窯/開窯

【安平風獅爺復育側寫3】燒窯/開窯
台南四草有個非常著名的觀光景點,位在四草大眾廟邊的「紅樹林綠色隧道」是台灣第一條人工運河,這裡的紅樹林種類居全國之冠,來到此處可以搭著膠筏遊運河。四草是一片平坦的視野,往西望可看到海邊,另外還有許多魚塭。這次柴窯燒的地點就在四草,此地吹來的西南海風感覺特別親切,那就像是我家鄉紅毛港的風。

【安平風獅爺復育側寫2】風獅爺上色

【安平風獅爺復育側寫2】風獅爺上色
此時,天氣已透出秋風微涼的氣息,下筆紀錄五月風獅爺復育活動時,仍可以感受到那時的悶熱以及安平海風的吹拂。今年的風獅爺其實已經完全燒製完畢,而且正在展覽期間(展訊分享在文末),我回過頭想想這些跟隨側寫的日子,每一尊風獅爺都是在汗流浹背之下,用心捏塑而出的。

【安平風獅爺復育側寫1】捏塑風獅爺

【安平風獅爺復育側寫1】捏塑風獅爺
▲「丸奇號烏魚子」的屋外好風景。這已是第四年了,風獅爺復育計畫從2013年到現在,堂堂走入第四個年頭,每一年初夏,總是可以知道其錚、阿祥等復育計畫團隊/南吼的夥伴又開始籌備工作坊,讓認同安平風獅爺文化的朋友可以加入團隊,這群朋友從報名、文化課程、捏陶上色、柴窯燒製、展覽、屋主認養、安裝屋頂,其中還包含著南吼音樂會,這一連串的工作,一走就四、五個月,為的就是希望安置在安平屋頂的風獅爺能夠愈來愈多,以...

體驗濕版攝影:舊舊的老照片(10.9ys)

體驗濕版攝影:舊舊的老照片(10.9ys)
我並不懂濕版攝影的原理,只知道這是十九世紀起源的攝影技術。三年前我們在高雄美術館看過「約翰.湯姆生 世紀影像特展」,看到約翰•湯姆生(John Thomson, 1837~1921)旅行至遠東所拍攝的照片,時間大約在1865到1871,當時他帶著笨重的攝影器材,在野外做移動式的暗房,他所使用的攝影方式就是火棉膠濕版攝影(wet collodion process)。(請參見:「西方旅者眼中的臺灣-...

國美館「席地開講─看圖說故事」 :在樹下看畫真浪漫(9.2ys)

國美館「席地開講─看圖說故事」 :在樹下看畫真浪漫(9.2ys)
幾個月前,我收到一封有溫度的信,那是一位和我同一所國中,家住隔壁村——鳳鼻頭的不孤單朋友寄給我的信,她說,在2007年我們差點就見了面。算一算,應該就是在和三歲zoyo在國美館「雲遊國繪本區」的那一次。這一次她找上了我,純粹是因為工作的關係,她希望我能夠到國美館導覽一幅李明則藝術家的畫——「左營蓮池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