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兒童多字圖書

悲劇過後等待安撫的孩子。《被遺忘的孩子》

悲劇過後等待安撫的孩子。《被遺忘的孩子》
女兒zozo幾個月前,在極短的時間內,瘋狂的閱讀《被遺忘的孩子》,我很少看見她如此急著知道故事發展,她把書帶在身邊,出門一有零星時間就拿起來讀。直到我也翻了這本書,才感受為何zozo如此著急,因為故事裡有個弟弟,他就如書名所述,被遺忘了,局外人來看,都可以看見札克弟弟內心有多希望擁有父母的關愛,有多渴望心裡被照顧,但為何成人沒有看見?我們的擔憂完完全全被書所控制,zozo也許能從中體會同為孩子那種...

被霸凌者的心情轉換。《別告訴愛麗絲》

被霸凌者的心情轉換。《別告訴愛麗絲》
國中時期,班上有一個女同學,個性安靜內向,鮮少有微笑掛在臉龐,也許是小學帶上來的人際關係狀態,使得同學們總把她當作一個標靶,不斷的把箭射向她,至今,我仍然不知道班上的同學嘲笑她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那時的我沒有主見、沒有勇氣站出來見義勇為?在中學生的交友生態中,從眾行為是一切的準則,時常不經大腦就傷害了人,而這個傷可能讓受害人一輩子都疼。

練習面對長得不一樣的人。《奇蹟男孩》

練習面對長得不一樣的人。《奇蹟男孩》
女兒yoyo在小學六年級看過《WONDER奇蹟男孩》後,強力推薦我要來看看這本書,她用很普通卻有力的說詞說服我:「這一本非常、非常、非常好看,一定要看。」那時我並沒有馬上投入閱讀,直到電影《奇蹟男孩》即將上映(2017.12.01上映),想著,總該把它讀完吧!閱讀後才深深感覺,唯有自己看過這本書,你才會把故事現場拉到你的近中學階段,拉到你從前班級可能存在的巧妙人際霸凌,拉到自己的內心,誠實問自己:...

低潮時總會想起它。《先知》

低潮時總會想起它。《先知》
剛離開一字頭歲月的二十歲,是我第一次讀《先知》,花了120元在誠品買下這本「純文學出版社」出版的書。這本黑色的封面書引領我在紛亂的人生路口,找到沈靜的一條路。二十歲的我在書裡留下許多年少的筆跡,對生命、對人生失望的心情字句,我好像在黑暗的人生觀裡慢慢找尋到曙光,並非全然信仰,也沒有完全否認,但它的確提供了方向。後來,繼續買了原文版《THE PROPHET》,甚至兩年後又買了中英文版(方智出版社),...

現實生活中的醜態與正義。《少爺》

現實生活中的醜態與正義。《少爺》
真正開始閱讀夏目漱石(Souseki Natume,1867-1916)的作品不過是初夏五月的事,書架上一直都有著大陸譯者林少華翻譯的《心》(亦內含《哥兒》),那本書久居書架,帶著「可惜啊!」的氣味召喚著我該去閱讀,因為河合隼雄爺爺的《青春的夢與遊戲》中提到了夏目漱石,促使著我拿起了書。當我投入這被日本稱為「國民大作家」的作品時,果真被強烈吸引,一頁接著一頁,難以割斷他鋪陳的故事,即便是簡體也無法...

衝突條件下偶發的趣味感。《瘋狂樹屋65層:驚奇時空歷險記》

衝突條件下偶發的趣味感。《瘋狂樹屋65層:驚奇時空歷險記》
(這是我為我小麥田出版社的《瘋狂樹屋65層:驚奇時空歷險記》寫的推薦文)小時候喜歡看日本小叮噹漫畫,常常和妹妹兩個人按著情節為故事配音。現在不叫「小叮噹」而是「多拉A夢」,不管是什麼名,許多創意的發想都可以從多拉A夢的肚子裡變出來,那是現實生活中不可能實現的法寶,它滿足了人們天馬行空的想像空間,那是一種想變化、想脫離、想搗彈的欲望。

屏東牡丹排灣族的故事。《佐諾的夏天》

屏東牡丹排灣族的故事。《佐諾的夏天》
左右姊妹的爺爺今年七十五,日治時期末期出生。和爺爺在一起時,我們可以聆聽到許多他兒時發生的故事,尤其是二戰後美軍駐台時期,常常有一些驚奇有趣的故事。喜愛歷史的我,只要一聽到公公要說童年往事時,都有一種要搬凳子、聽故事的濃厚興致。

小一新鮮人的橋樑書推薦書單

小一新鮮人的橋樑書推薦書單
開學了,許多幼稚園畢業的小朋友正式進入小學階段,從前和爸爸媽媽及老師共讀的繪本已經累積許多,如今要開始識字,認識ㄅㄆㄇ,書裡的文字變得愈來愈有吸引力,此時「橋樑書」開始走進舞台,成為最閃耀的主角。

【橋樑書】偵探辦案初級版。《大偵探奈特系列》1-3

【橋樑書】偵探辦案初級版。《大偵探奈特系列》1-3
左右姐妹很喜歡看偵探系列叢書,小學期間讀過「大偵探奈特」、「雷思瑪雅少年偵探社」、「名偵探系列」(已絕版,要到圖書館去借了),這幾套書幾乎都是以閱讀五次以上為起跳,她們會不斷的重新翻閱這些書、重新再辦案一次。這一次,要來介紹「大偵探奈特系列」這套書可說是偵探辦案的初級版,適合小學低年級的小朋友閱讀。

不耐煩母親的孩子。《若伯特的孩子》

不耐煩母親的孩子。《若伯特的孩子》
假期早餐過後,和從前一樣,準備與女兒來一段共讀時光。我從書架上取下《若伯特的孩子》,我們還未一起讀過這本書,沒想到一讀便投入故事當中,這六十頁的短篇小說,讓女兒急著要我唸完它,希望我不要中斷。 這是一則關於動物之間的親情故事。故事一開頭便感覺到主角對媽媽藐視的態度,那幾乎不屑、瞧不起的樣子,讓對「孝敬父母」觀念已根深蒂固的我們讀來有些衝擊,似乎得特別用力去接受這個挑釁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