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兒童多字圖書

《今天好嗎?公主殿下》十五歲未成年懷孕的故事

《今天好嗎?公主殿下》十五歲未成年懷孕的故事
對於張友漁老師的作品,總是給予相當高的評價,諸多作品探討人們不敢談論的議題,以及應被重視卻總是被忽略的社會現象。多年前與小學時期的女兒共讀過《西貢小子》,這故事道出新移民的心聲,讓人不禁反思,如此多的新移民與我們成為家人,台灣是否給予友善眼神與平等對待?那時每逢到小學演講,幾乎都會推薦這本書,因為我們必須從教育著手,讓孩子學習尊重每一個人。 另一作品《我的爸爸是流氓》更涉及常見的家庭問題,爸爸失業...

《大象》介紹高智商大象的科普書

《大象》介紹高智商大象的科普書
二〇二〇年初爆發新型冠狀病毒,使得各國紛紛發出鎖國政策,跨國際的觀光事業更因為疫情關係而漸漸低靡,在這樣令人擔憂的環境災害下,並不是只有壞消息,反因為地球工業的大幅停擺,使得生態獲得改善,空污問題稍緩、噪音減低下,動物們像是和平使者,不畏懼的走入人類的城市;海龜可以盡情的在低垃圾污染的海灘產卵;水族館表演的企鵝可以獲得喘息,大搖大擺逛園區。而泰國觀光主力的大象也有了不一樣的生命轉彎,因為觀光產業冷...

《阿曼的希望》不畏威權、爭取自由的女性

《阿曼的希望》不畏威權、爭取自由的女性
小的時候,因為是家裡唯一的女孩,很多家事都被要求一手承包,從清晨起床到睡覺前,我必須在上學前打掃庭院、澆花,放學後得收衣服、摺衣服、打掃家裡面,還得把全家共四個房間的木板床擦拭乾淨,清洗佛桌、敬茶拜拜、飯後得洗碗,洗澡後得自己洗衣服,睡前還要幫奶奶按摩。還是小學生的我得做這麼多事,而哥哥弟弟可以玩棒球、看電視,難免心裡不平衡,有一回便向奶奶抗議,為何哥哥弟弟不用做家事,而我卻得全都做?!

敬 永遠的小太陽 林良爺爺/十一歲yoyo讀《小太陽》

敬 永遠的小太陽 林良爺爺/十一歲yoyo讀《小太陽》
今早,在臉書得知敬愛的林良爺爺在睡夢中安詳的離去,不僅是兒童文學界落淚難過,連許多從小就閱讀林良爺爺作品的朋友們也傷心。是啊!我們是一群一定讀過《小太陽》的人啊!因為讀了《小太陽》,才知道原來世界上有這麼溫和的爸爸;因為讀了《小太陽》,才知道原來家庭生活可以這般趣味;也因為讀了《小太陽》,當了母親後回想,原來帶孩子的耐心是受林良爺爺影響,去年此時出版的《童年,再童年》就是向小太陽林良爺爺致敬。 &...

《神奇柑仔店》販賣滿足欲望的零嘴小玩意

《神奇柑仔店》販賣滿足欲望的零嘴小玩意
二〇一七年,改編自日本作家東野圭吾的暢銷小說《解憂雜貨店》的同名電影上映,那時與國中生的女兒一同去觀賞,這部電影節奏鮮明,穿越時空的橋段特別吸引人,最重要的,故事中有一股正面的力量持續發酵著,就是雜貨店裡的老闆擔任起村子裡的夢想師、心理師,任何疑難雜症都可以為你解決,這份激勵人心的愛甚至串起了不同世代的故事。

《世界中的孩子 為什麼會有種族歧視與偏見?》從一則新聞開始⋯⋯

《世界中的孩子 為什麼會有種族歧視與偏見?》從一則新聞開始⋯⋯
我們來說一則新聞吧! 2019年10月9日,美國威斯康辛州麥迪遜西部高中(Madison West High School),有個黑人保安安德森(Marlon Anderson)因為處理學生滋事事件時,遭受到同樣是黑人的高中生用N開頭的單字(Nigger,黑鬼)辱罵,不滿的他要求學生不要用黑鬼來罵人,沒想到,最後卻被學校解雇。10月18日,約1500名學生力挺安德森(Marlon Anderson...

升國中的橋樑書:小學畢業生建議圖書

升國中的橋樑書:小學畢業生建議圖書
今年六月,左右姐妹即將國中畢業,上週考完會考後,有朋友特別寫信來詢問,問我有沒有建議給即將升國中的小學畢業生讀些什麼書?我想,這就像是幼稚園畢業生要升國小的橋樑書道理一樣。在回答這問題之前,我先告訴朋友: 以孩子最想讀、最感興趣的書為優先(就像是zozo,對電影叢書非常有興趣),因為以後就鮮少有時間讀自己喜歡的書了。先把孩子閱讀興趣穩定建立很重要,然後偶而加入大人覺得也不錯的書。

悲劇過後等待安撫的孩子。《被遺忘的孩子》

悲劇過後等待安撫的孩子。《被遺忘的孩子》
女兒zozo幾個月前,在極短的時間內,瘋狂的閱讀《被遺忘的孩子》,我很少看見她如此急著知道故事發展,她把書帶在身邊,出門一有零星時間就拿起來讀。直到我也翻了這本書,才感受為何zozo如此著急,因為故事裡有個弟弟,他就如書名所述,被遺忘了,局外人來看,都可以看見札克弟弟內心有多希望擁有父母的關愛,有多渴望心裡被照顧,但為何成人沒有看見?我們的擔憂完完全全被書所控制,zozo也許能從中體會同為孩子那種...

被霸凌者的心情轉換。《別告訴愛麗絲》

被霸凌者的心情轉換。《別告訴愛麗絲》
國中時期,班上有一個女同學,個性安靜內向,鮮少有微笑掛在臉龐,也許是小學帶上來的人際關係狀態,使得同學們總把她當作一個標靶,不斷的把箭射向她,至今,我仍然不知道班上的同學嘲笑她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那時的我沒有主見、沒有勇氣站出來見義勇為?在中學生的交友生態中,從眾行為是一切的準則,時常不經大腦就傷害了人,而這個傷可能讓受害人一輩子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