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峰林家宮保第:佐藤春夫與林獻堂精彩對話在此處

從北台中的豐原離開後,我們要到南台中的霧峰。就像百年前一樣,佐藤春夫也從葫蘆墩離開後,去了阿罩霧。

霧峰舊稱「阿罩霧」,因為平埔族原住民的社名Ataabu譯音而得名。這次前往霧峰林家宮保第園區,其中「宮保」一詞是對皇太子老師的尊稱,由此可知霧峰林家是清朝大臣的宅第(林文察為清朝水陸提督,為國戰死沙場後受封為太子太保),宮保第園區屬霧峰林家的下厝。

20200924-霧繞罩峰
我翻閱著《霧繞罩峰》、《直探匠心》二書,也看李崗導演的《阿罩霧風雲》影像紀錄,以及多篇介紹林獻堂的報導,這些都作為我出發前以及回程後,補充資料的來源。其中《霧繞罩峰》書寫詳細,書中提起,過去老百姓不敢直呼宮保第宅名,就以宅第前三棵榕樹稱之,這也是「三欉榕仔」地名的由來(「三欉榕仔」是下厝的別名)。

霧峰林家花園是從小就知道的地方,那似乎是台灣人皆知的大戶人家,但一直到現在,我才踏進這大宅第。想像著一百年前,佐藤春夫用外國人的眼光看這文人與武將之居,他看到大花廳時,是不是也像我初訪一樣,直嘆「太誇張了啊」。同時,我也想像著已故畫家林壽宇,成長於宮保第,有書僮、有一匹馬,有百年的漢風建築,還有無數的文風充飽他的童年。

霧峰林家的祖籍是福建漳州府平和縣,1746年來台始祖林石,從鹿港登陸,在大里購地深耕,開拓有成。無料遇上林爽文事件(1787)被牽連入獄而病亡。之後家族遷往阿罩霧,其第四代大兒子林文察奉旨鎮壓戴潮春之亂、太平軍作戰,最後年僅三十七歲死於作戰,而有功於國。其子林朝棟購地興建「宮保第」,用以紀念父親的功業。

霧峰林家有兩支脈後代,林文明(林文察之弟)、林朝棟、林祖密後代稱為「下厝」,這脈絡武將,是上戰場的驍勇戰士,軍功發揮其影響力;「頂厝」則是林文欽、林獻堂等,以支持藝文、社會運動聞名。

霧峰林家是台灣歷史上極為顯赫的世家,在清代同治、光緒年間,家族有多人得到軍功及科舉方面的殊榮,可為文武雙全的望族。⋯⋯一九一一年(日治明治四十四年)梁啟超曾受林獻堂之邀,前來台中霧峰,成為藝文雅事。

(摘自《直探匠心》)

 

1907年,林獻堂第一次到日本旅遊,在奈良旅館巧遇梁啟超,林獻堂向梁啟超請益,一是廣東人,一是台灣人,兩人用書寫的方式溝通。林獻堂接受梁啟超建議柔性抗日,而這漸漸影響林獻堂,在1921年推動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

20200729-霧峰林家9 拷貝

也許正是因為林獻堂是台灣重要人物,當佐藤春夫來台時,在地人推薦他定要見見林獻堂。(其實佐藤村夫到福建時,也參觀了林祖密的宅邸)

 

殖民地之旅〉裡寫著:

B君⋯⋯針對我的發問告訴我說,在這裡無論如何也要找時間跟機會去登門拜訪的明示,絲毫不用躊躇猶疑的,乃推阿罩霧的林熊徵氏。說門閥、論人物,可說是本島第一,假若試著想像台灣共和國這樣的一個國家成立的話,那時的大統領鐵定是他無疑。

林熊徵氏(意指林獻堂)。

因為B君(報社記者)這段話,使得百年後讀者的我也被說服了,更因為〈殖民地之旅〉中,林獻堂與佐藤春夫精彩的對話,更讓我看見推動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的林獻堂,以長於佐藤春夫十一歲,理性、剛毅又達禮之姿,話中帶話,犀利又文雅,從一問一答的對話中,可看出林獻堂是相當明理、沈穩、有見解之人。

無論如何,一定得到這國定古蹟——霧峰林家宅園看看。

 

七月二十九日,二〇二〇,Day 4

一樣又是趕在閉館前,買了門票進入,前方正有警政團體來,導覽人員逐一介紹林家歷史與建築,我跟著團體走,一邊聽一邊紀錄。

在看《霧繞罩峰》一書時,最感到心痛的就是,林家花園於1984年開始進行修復工作,從宅第測繪到1995年大花廳動工,整整花了十多年,就在1999年9月底即將修復完成開館時,竟發生了九二一大地震,把修復完成的整個擊垮崩壞,於是,修復再度重來。


▲六邊型紅磚地磚,有如龜形,象徵平安歸來

我們從大門的第一進到最後第五進(第四進已無,在1935年台中大地震毀壞,因「四」在華人世界為不吉祥數字,故不再重建)路線前進,最後再繞回第二進的大花廳戲台。導覽人員要我們仰頭看斗拱;平視看柱子,告訴我們內方外圓,即告示後代待人八方玲瓏;低頭看著六邊型紅磚地磚,有如龜形,象徵平安歸來;還有茄苳入石榴的木鑲技法⋯⋯等等。

宮保第一開始完工時,右邊長房是林朝棟居住,左邊次房是林文明居住,中間為公廳,是宴席之用。另外還有大花廳舞台,兩側還有露天觀賞席,前方是重要長官座位,也就是VIP貴賓席,面對舞台左側是少爺男士觀賞區,右側是無法露臉的閨秀女子聽戲的區域,這裡簡直就是私人表演廳及招待所,這大花廳是台灣僅存的木製福州戲台。

在《直探匠心》一書中寫著:

清光緒初年,霧峰林家的權勢到達高峰,他們在大宅第「宮保第」南側建造一座大花廳,即用來接待達官貴人的客廳,其內有一座戲台,構造精巧,為台灣最著名的古建築之一⋯⋯此為台灣唯一現存的清代官紳宅第附屬的大戲台。

我們憑藉著一組密碼,進入大花廳,一進來就被華麗建築所震懾,坐在大花廳前的宴客廳座位,癡癡的往前看,在這個場域不僅曾有掌聲、歌聲及樂器聲,還有重要的軍事會議在此發生。這舞台還有一個特別之處,舞台下有六個水缸,裝1/3水位的水,舞台上集音回聲,有如現今的音響擴音系統。

最後,我拿起旅遊手冊,對著女兒上堂課。而且要他們看看裡頭最為兩側寫的對聯。

堂堂的氣派,古色古香。不知叫做什麼,在相當於壁龕處的正面中央,有一個高一點的壇,其上放著備有桌子、香爐的座位,想必是身為大官的主人座位。在其背後兩旁掛著不知是什麼材質的整片葡萄紋樣的木板面上,雕字塗金寫著「斗酒縱覽廿一史」、「爐香靜對十三經」的對句聯。我想這對句也不是文人墨客喜歡的句子,只適合大官所好。龕(音刊)廿(音念)

與正面的這個主人位子相對的地方,可看到雕刻的欄杆,指著一個中二樓似的地方,據A轉譯主人的話,那是演戲的舞台。

(摘自〈殖民地之旅〉)

我腦中不停出現〈殖民地之旅〉書中,林獻堂與佐藤春夫的精彩對話,林獻堂文雅語詞中帶劍,佐藤春夫形容自己像是一條死去的大蛇,想來不禁莞爾。

我的論敵,從頭到尾,看來都是重複其社交性辭令。卻在無意間,短劍一閃,讓我覺得自己所論的致命要害被一剔而破。我就如同一條大蛇的屍體似地長長地橫躺在那裡,不得不把自己的怪論殘骸往自己的胸中收藏而感到無限的難過。(摘自〈殖民地之旅〉)

跟著佐藤春夫遊台灣1920 v.s 2020

【台61線】濱海快速公路:麻豆—苗栗之間

鹿港老街:詩趣豐富的市街

鹿港「郊行博物館」、五福大街的中山路

鹿港「書集囍室」:文風鼎盛的小鎮書店

【咖啡館】苗栗後龍「重成商號」/「我們Our」咖啡館

台北中山堂/劇場咖啡:原臺北公會堂

【博物館】台北「臺灣博物館」:森丑之助採集的原民文物展

基隆港邊/和平島天后宮

基隆和平島公園:天然泳池、奇岩怪石、琉球漁民慰靈碑

舊名為葫蘆墩的豐原/頂街派出所A.D1936藝文咖啡

霧峰林家宮保第園區:佐藤春夫與林獻堂精彩對話在此處

 

更多「2020跟著佐藤春夫遊台灣」旅行集,Link


▲圓為規,方為矩,這兩扇門教導後代子孫,做人要規規矩矩。咦?我們好像不太有規矩。


▲zoyo已經16歲,準備升高二,今天說好,都來穿黃色。

同樣是嚇死人豪華的宅第:

【2019再訪馬來西亞雙溪大年、檳城】檳城娘惹博物館

【2015大馬吉隆坡、檳城之旅】檳城「張弼士故居」(BLUE MANSION):一間沒有廚房的大宅(11 ys)

後記:近來讀了好多霧峰林家史料及建築影片介紹,還有電影《阿罩霧風雲》,滿腦子都是林獻堂,也是因為這番密集閱讀,才更能感受到,為何提起台灣重要的歷史人物,林獻堂總是位居前三名。這張照片來自《台灣霧峯林家留真集》,時間為大正九年,即1920年。佐藤春夫見到他的樣子,大概就是這樣了,我腦子裡的林獻堂也是這樣。

延伸閱讀:

台南楠西「鹿陶洋江家聚落」:1721年來到此

台中宮原眼科:沒吃到冰淇淋,也沒喝到奶茶(7.7ys)

來南藝大古物所:上一堂認識古物維修課

楊逵《送報伕》/班芝花劇團×南藝音樂系打擊組

【寫生】台南「劉啟祥故居」:坐在地上畫(15.4ys)

【寫生】台南鹽水「八角樓」:站在路邊畫畫/點心城冬瓜茶(10.5y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