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歲圖書專區

虎年讀繪本:有老虎的繪本

虎年讀繪本:有老虎的繪本
2019年農曆春節時,我寫了一篇《豬年來讀豬繪本:繪本中的豬朋友》,在豬年新春,整理了幾本有豬豬角色的繪本。一眨眼過了三年,來到虎年,接續先前分享模式,也在書櫃裡找了幾本有老虎的繪本,讓小朋友在虎年讀繪本,作伙來「虎」幸福。

《等啊等,在排什麼隊呀?》「群體」呼嚨著你

《等啊等,在排什麼隊呀?》「群體」呼嚨著你
米價逐漸上漲,里民觀看米價漲幅頗大,心裡不免擔憂,隔壁老李帶著米袋到米行糴米,要一斗米;後巷王大媽看見了,也趕緊買了一斗米;廟埕邊的林家媳婦看見了,進了米行,發現人人簇擁在此,深怕米買不到,就會後悔莫及,林家媳婦緊張的不知該如何是好,但昨天才買米呢! 同學最近風靡五人偶像團體,照片中的男明星帥氣迷人,每個人都有專屬的尖叫歌迷團。同學說起這偶像明星都像是自己的愛人般,非收集到照片放在身邊日日思戀不可...

《發光的樹》人生最美好的那一刻正發光著

《發光的樹》人生最美好的那一刻正發光著
(這是selena掛名推薦的書) 不可否認的,我們都清楚那些高聳的樹木是有生命、充滿靈性知覺的,他們有自己的聲音、顫動的方式、年輪清楚記錄成長史,他們甚至會眷顧人們,吸納所有人的煩憂,給予前來樹下,滿臉愁悶的人依靠,風一吹,微動著傾聽,這是最安靜的長者。

《我的完美願望》當你只能有一個願望時⋯⋯

《我的完美願望》當你只能有一個願望時⋯⋯
「願望」一詞總是令人興奮,莫名的就有一種發光的愉悅感,那代表著有可能會實現,即便機率只有一點點。 每回外出返家前,愛人總是問:「還有什麼願望沒有實現的?」這聽來像是溺愛家人、養大欲望之口,任誰都不敢輕易就說出,那可是生日時才有的特權,不能隨便就來一則。愛人可不管,還是丟來問答題,貼心的他鼓勵我們說出來,別把想做的事放在心裡不敢說。

《台語兒童公民繪本與微動畫》。來看台語繪本

《台語兒童公民繪本與微動畫》。來看台語繪本
當你自認為台語講得還不錯,你可能會跟人說: 我台語不錯。 阮台語袂歹。 阮台語真輪轉/輾轉。 三種說法可以聽出你台語使用的程度,若說要保持語言的功力,經常性使用是不二法門,但台語可有學問,日常用語難免疏漏特殊唸法或是唸錯音,有時得仰賴長輩或是專家惠賜道地說法。幾年前一位老師曾以一句話,告訴我台語的奧妙,「香港的香真香」,三個「香」字竟有三種台語讀音。

《基因大冒險》來認識雙胞胎的先天與後天

《基因大冒險》來認識雙胞胎的先天與後天
身為雙胞胎家庭,涉獵雙胞胎知識與資訊是基本的功課,那是認識孩子的第一步,若遇上同是雙胞胎家庭,則會聊上幾句雙胞胎話題及經驗談,彼此的距離因此而拉近。曾經有一老年雙胞胎,她那帶有歲月痕跡的臉,淺淺微笑告訴我,現在仍與姐妹膩在一起;遇過不同日期出生的雙胞胎,姐姐先出生,妹妹隔好幾天再出生,那是一對不同出生日的雙胞胎;還有同一年媽媽生了姐姐,然後又生了異卵雙胞胎兄妹,三人上小學時同班,成了偽三胞胎;當然...

《我是狗》你的狗就像是你爸媽

《我是狗》你的狗就像是你爸媽
鄰居狗兒——歐咪哩是隻有教養的家犬,每天早晨六點半、下午五點半會陪著阿嬤一起出去散步,阿嬤步伐小,走得慢,歐咪哩若離她太遠,會停下來等主人,遇到上下樓梯、難行路段時,也會細心的留意阿嬤。這隻狗兒堪稱是我見過最有愛的狗,雖然阿嬤老是把牠當作小孩罵,說牠不理人、擺架子,歐咪哩也無怨無悔,低著頭靜靜的聽著。

《無聊的秘密》腦袋空空沒想法,可能是好的開始

《無聊的秘密》腦袋空空沒想法,可能是好的開始
「無聊」應該就是腦袋空空,很鬆的狀態吧!我想不起自己兒時有無「無聊」時刻,也許「無聊」是一種常態,自然地融入一天的某個時刻,這段時間裡,自己是自己的主人,一個人發呆很享受,毫無時間上限的望著天空雲朵,一朵又一朵的拼湊幼童想像圖;沒有上下課鐘聲管制的午後,盡情觀察螞蟻昆蟲族,這種看似無聊的活動,名正言順成了我的童年必修課。

《我說話像河流》口吃者的安靜童年

《我說話像河流》口吃者的安靜童年
幾個月前,好友蓉與我分享一本書,她從北部郵寄到南部,從略冷的初冬傳送到忘了入冬的南方。夜裡拜訪這本繪本,封面是個男孩站在湍急水中,水起了浪,他安安靜靜的享受其中。入內的圖畫引領著我,一種極緩的翻閱速度進行著,十分鐘後,闔上書,闔上眼,故事最後的那份感動扣住了我。

《地圖喵》就用圖像式學習與想像吧!

《地圖喵》就用圖像式學習與想像吧!
這是近來親子天下出版的一本繪本,內容鼓勵大小讀者作圖像式思考,親子天下邀請我為這本書書推薦文。在書寫期間,曾經打開電子圖檔與Doch共同討論,想起他曾開過「譜記」一門課,或許可以引介此觀念作為引導,於是又讀了《人類環境中的創作過程——RSVP環》一書,可真是一書養一書,藉由繪本自我充實是絕對可以的。 以下為我所書寫的推薦文:

《活了一百萬次的貓》愛過,才是真正活過

《活了一百萬次的貓》愛過,才是真正活過
這是一本知名度相當高的日本繪本,1997年出版後人氣不墜,不僅被翻譯成許多譯本,日本電影也常出現它的身影。為何這本書如此跨世代受到喜愛?或許暗示著人們擔心「愛」不輕易,「愛」不長久,或是明白衡量「愛自己」與「愛別人」之間的比例是重要的。透過這隻厭世貓來告訴人們,唯有愛過,熱愛生命,才是真正的活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