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輕輕說

龍舌蘭、瓊麻:一直一直往上開花

龍舌蘭、瓊麻:一直一直往上開花
▲龍舌蘭開花,2020.03.07 三月初至高雄橋頭參加「南方Hue」活動,在園區看見一株特別的植物,我原以為它是蘆薈這樣的多肉植物,沒想到卻誤解了。它最特別的是,直直的往上開花,比我都還要高呢!索性拍下照片,回來後經臉書朋友分享,才知道這叫「龍舌蘭」。

高雄紅毛港文化園區:家鄉片段回憶

高雄紅毛港文化園區:家鄉片段回憶
家鄉夷為平地已經過了十多年,這些年回去看過面目全非的它,也看過重新整形拉平的它,更看過它建立新的建體,變成完全不同的模樣。我總是靠著四根大煙囪來推測我家的位置;靠著南星計畫入口前,那三個「紅毛港」綠底白字知道母校鳳林國中的舊址,以及靠著埔頭仔台電出水口知道小時候騎腳踏車時,在哪個小坡道摔倒了。這些都是移不走,已內建在回憶資料庫,不受環境改變而影響的片段回憶。

時尚水鳥高蹺鴴

時尚水鳥高蹺鴴
冬,十一月,於台南官田。 中秋過後一兩個月,台南官田的菱角已慢慢採收,可看到農民穿著青蛙裝在菱角田裡忙碌著,有時也會看著他們滑著小船,全神貫注的採收,毫不浪費每一分、每一秒。

幾天前,Selena的生日

幾天前,Selena的生日
在這樣的日子裡,請他拍一張我; 在這樣的日子裡,我說,我得看看自己; 在這樣的日子裡,雖然忙著各種行程, 仍沒忘了,和自己多相處,即便只是一分鐘也很重要。

念 庭院倒下的相思樹

念 庭院倒下的相思樹
女兒zozo七歲時曾經告訴我,家裡就像是一座鳥園,可以看到許多鳥在樹枝上。 我明白,你引來的鳥禽非常多,即便僅是那城市三鳥,白頭翁、綠繡眼、吱吱喳喳的麻雀。若細想,還有朱頸斑鳩是常客,翠翼鳩漫步在樹下,五色鳥站立在枝葉下乘涼,紅嘴黑鵯雙雙對對,有時成群赤腰燕環繞飛過,或是小白鷺望著你發呆,今年更有過冬的黃尾鴝與你作伴,我知道,只要有你在,鳥兒就會來。

小葉欖仁樹與蜜蜂群

小葉欖仁樹與蜜蜂群
▲右側為一排小葉欖仁樹,2013.01.05,此時zoyo小學三年級, 8.5ys。 對大樹頗有感情的我,總是想到小時候在黃槿樹下玩花玩葉,有時摸摸大樹,仰頭看一看它,這些回憶是養分,使得我曾把這些童年往事寫在自己《不趕路的親子休日》書中。今天想來説說的是小葉欖仁樹,長相如雨傘的小葉欖仁樹,原產於非洲馬達加斯加,1966年引進台灣,現在是常見的行道樹。

組裝(zoyo學習組裝家具的紀錄)

組裝(zoyo學習組裝家具的紀錄)
一生中有許多的組裝機會,初始經驗是透過長輩與前人牽引,促成新奇的接觸;接著需要他人提攜,保握機會;有時還得嘗試閱讀使用說明書,或是壯大自我,優先別人做看看;慢慢的,熟稔了,可以獨當一面,然後硬著頭皮說:「我可以試看看!」嘗試的過程中也許組裝失誤,也許規則搞錯,然後誤了事,重要時刻時竟也出了差錯。這下要考驗的是,你有沒有勇氣再來一次?躊躇不前?深呼吸還是踱步?哎呀!該如何是好? 失誤也是進步,組裝「...

走進那一片樹林(14.2ys)

走進那一片樹林(14.2ys)
已成人的我啊,對自己的認識是足夠的,知道如何安排自生活的節奏,明白身體需要偶而緩行平衡慣有的急行,那種頻率是自己捉摸出來,從身體裡長出來的經驗。 我看見那兩個才十四歲的女孩,生命中第一次遇到大考試(國中會考),因為自我要求嚴格的個性,預備長時間處在緊張的狀態下。我熟悉這種焦慮,鞭策自身成了壓力的來源。但生活是需要偶而停頓的,一個逗點才能帶來句點,所以,我半強迫半鼓勵女孩,偶而離開書桌,大自然裡有我...

放學

放學
▲小學一年級放學後,zozo變成一隻貓。2012.05.01,6.9ys 九年級女兒開學已經一週了,這學期開始,我改掉放學時偶而不下車的惰性,盡可能的走到學校對面的街口等著她們,讓她們可以放學一看到我,就投來一個擁抱。   這聽來很不可思議,已邁入青春期的國中三年級孩子,怎還會和媽媽在外摟摟抱抱?幸福的我也感到訝異,因為回想自己國中時期,那厭世的身體裡找不到親密的密碼。我慶幸這個小家庭的...

青椒長出來了,把它做成一道菜(2018.03-2019.01)

青椒長出來了,把它做成一道菜(2018.03-2019.01)
這是一段天降下來的好運! 去年三月早春,無意種植青椒的我,僅是把一把種子胡亂的撒在廚房窗前的小花器,沒想到一個一個發芽了,那是在冬季青椒盛產的時期,有時一顆才三塊錢,價廉的青椒常常成為盤中飧。每回備菜時,便順手種下揉成堆的青椒種子,這生命力強的小芽在小花器中,爭奪養分,一一站起來,我只好挪到陽台上的中盆子,那一時期正在照顧藍色蝶豆花,沒多少心力理青椒,任由它們想怎樣就怎樣。

醜醜麵

醜醜麵
Doch在德國念書時,在異鄉自己一個人生活,為了省錢、省時間,常常會自創簡單的料理,「醜醜麵」就是當時解決一餐的快速麵。

【Video】秋冬兩季門前的鳥兒們:小白鷺、翠鳥、黃尾鴝

【Video】秋冬兩季門前的鳥兒們:小白鷺、翠鳥、黃尾鴝
我記得女兒zozo在小學二年級的週記寫下一句:「家附近的風景很好,我在這邊想像:這裡是鳥園。因為這裡的窗戶前會有麻雀、白頭翁或是綠繡眼在樹上吃果子,彷彿像是鳥園呢!一邊寫功課,一邊聽小鳥唱歌曲,好享受喔!」 七歲的zozo一定不知道,庭院那株相思樹上,停了不只這些鳥兒,還有樹鵲、五色鳥⋯⋯;一旁的土密樹果子,招來的鳥兒更是無數,以及門前一條小水河帶來許多愛吃魚的鳥。因為這幾棵樹,我也常常跟著時節,...

毒性的雞母珠卻是我最在乎的種子

毒性的雞母珠卻是我最在乎的種子
週日午後,帶著女兒到住家附近的竹林散步,沿著小山路緩緩上下坡,山溝構成地勢高高低低,不同高度的竹從深處長上來。我們碎步於落葉積滿的小徑,竹子搖搖晃晃,製造出空洞詭異的聲音,有些桃花心木等不及三月的溫暖,已提前長出卵形的蒴果,和竹子結合就像是一組打擊樂器。同樣是高個子樹的相思樹,葉子細細長長,枯了之後,便飄啊飄的落在小徑上,慢慢疊、慢慢疊就成了大自然的毛毯。走過,踏過,踩過,往地面看,一旁較低矮的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