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輕輕說

【陽台種植】適合夏天栽種的A菜:蟲害少、好栽種|種了三回合(2022.02.13~2022.06.02)

【陽台種植】適合夏天栽種的A菜:蟲害少、好栽種|種了三回合(2022.02.13~2022.06.02)
〈花盆〉by 瓦歷斯‧諾幹 我們用移植的山野 招喚久違的大自然 朋友寄來我大概一百年也種不完的種子,你若是去買種子包,一包約1000顆籽,數個花盆可以種個兩年多,而這包裹內約有萬粒籽,一個半日照陽台,可供給實驗者無限的贊助。智子多可愛!她給我各種菜籽,肯定知道我喜歡東種西種,累績失敗與成功的經驗,如果每一種植物都可以寫成一篇種植紀錄,我的部落格就已成了菜圃。 謝謝我的好姐妹,知道我的興趣與喜愛,什...

毛豆正春收:毛豆炒蛋、涼拌毛豆、毛豆蒸蛋

毛豆正春收:毛豆炒蛋、涼拌毛豆、毛豆蒸蛋
好多年前,一直以為台灣毛豆的產季只有秋季十一月,因為時間一到,盛產地的台南新市就會舉辦毛豆節。其實除了十一月,約莫春假四月前後,也可以在市場看到整袋的毛豆大賣,這告知著毛豆產季有春季與秋季兩季,時間點大約是4-6月及11-12月。

【陽台種植】秋葵:播錯時間種好久|收成六支(2021.12.06~2022.04.13)

【陽台種植】秋葵:播錯時間種好久|收成六支(2021.12.06~2022.04.13)
不孤單朋友建議我種種秋葵,她說秋葵很好種,我一聽到好種就沒多想什麼,以為一下籽就能躺著等收成,沒多做功課注意播種時間,且在新化市場碰到賣種籽的攤位,就喜孜孜地買下一包十元種子,這一路從去年十二月到今年四月,竟然比平均值種植收成時間多一倍,整整四個月的漫長期,不過上回種稻熬半年,已熬出我的耐性了,四個月的等待就是六支毛茸茸秋葵(秋葵有絨毛),不過我只吃了四支秋葵,最後兩支想留下來自然乾燥,以後來取籽...

【Video】個性活潑的白環鸚嘴鵯與鵲鴝

【Video】個性活潑的白環鸚嘴鵯與鵲鴝
春天到,花兒盛開,風鈴木花朵豔麗地炸開了,木棉花霸氣地橘紅滿天下,還有苦楝淡淡粉紫的小花多少女!像極了刷子的刷子樹也紅通通地垂掛著⋯⋯,春天的顏色好多采多姿!隨即而來的就是鳥兒成群結隊出籠,遠處近處多種鳥聲起起落落,愈來愈多小鳥來我窗前啄窗,一而再,再而三地干擾我的工作,讓我忍不住拿起相機拍攝,現在又讓我插播寫了一篇鳥兒出籠的文章。

爸爸戴了女兒的錶(17.6ys)

爸爸戴了女兒的錶(17.6ys)
他老是慢了幾分,該集合的時間漏掉了數十分,起床時間也擱閒著,說好的時間點晚了好幾格,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原來是手錶偷走「時間」,藏在機芯裡不放人,秒針慢了,分針遲了,倒楣被抱怨的就是帶錶的主人。

外行者來種稻:陽台種不出一碗米(2021.07.27—2022.01.03)

外行者來種稻:陽台種不出一碗米(2021.07.27—2022.01.03)
案發期間:2021.07.26~2022.01.03 案發起點:旗哥育苗場。 案由:從育苗場帶回秧苗數株,放置日照不足陽台,外加門外漢知識不足,導致稻子幾近零收成。 ===================== 我把二十九粒稻子放在檯燈下,女兒好奇湊過來看,我珍惜著說:「這是我收成的稻子。」她們聽了哈哈大笑,不小心搖晃了桌子。 「小心!這是我的曬穀場。」這讓她們更加受不了媽媽的無厘頭,頻頻揶揄這是「...

有紅色臭角的玉帶鳳蝶:從毛毛蟲、結蛹到羽化

有紅色臭角的玉帶鳳蝶:從毛毛蟲、結蛹到羽化
九月初,那盆曾經吸引過無尾鳳蝶的橘子盆栽,再次將喜歡柑橘類葉子的蝴蝶引過來,經過了三星期的等待,幼蟲結蛹,羽化成蝶,此時才赫然發現,一直以為自己觀察的是無尾鳳蝶,沒想到是玉帶鳳蝶,連同上一次的紀錄也誤解了,因為沒有看見羽化結果,誤以為是無尾鳳蝶,真的是真相大白! 世界就像是蝴蝶的變化,稍不留意,世界就變了;稍不留意,蛹就成了與前身長得完全不一樣的蝴蝶,尾巴就長出來了,無尾鳳蝶變成了玉帶鳳蝶。 以前...

高砂熊蟬:高調鳴叫的黑蟬

高砂熊蟬:高調鳴叫的黑蟬
▲2021.10.18 夜間蟬 從夏季到秋天,總有著許多聲音的記號,我特別鍾愛蟬鳴捲繞著樹林山丘,告知夏季的到來,那就如春雷打響春天的鈴鐘。而到夏季秋天傍晚,另一波蟬鳴更令人期待,那霸道的聲響,如牽魂的古樂不斷的輪轉鳴叫,它壓過了蟋蟀唧唧聲,壓過了螽斯紡織娘勤奮工作聲,少了這聲音,秋天就顯得過度低啞沒落。

綽號

綽號
▲zozo從小就有很多綽號,2014.01.27,9.6ys 幾年前,女兒zozo還是小學生時,我為她寫下了一篇綽號文,經過好多年,她的綽號又多了。

喜好喧叫的樹鵲

喜好喧叫的樹鵲
一旦忙碌的跳動生活佔領整個身體時,自然仙子總會派來使者平緩生活節奏,這一次是樹鵲。 初次與樹鵲相遇是2016年在高雄旗山,成群聚集的長尾巴鳥聚集在樹梢,同時發出同種類之間的鳥叫聲,那就像是合唱團一樣,把聲音聚焦,宏亮的播放出來,那一回的初遇讓我事後查詢得知,這群鳥朋友叫做「樹鵲」,由於是鴉科,可以想像聲音有多麽響亮,甚至到達「吵」的階段啊。

換我幫你綁頭髮:媽媽的髮型造型師

換我幫你綁頭髮:媽媽的髮型造型師
▲yoyo七年級時,幫媽媽綁頭髮。 工作出任務時,綁了一頭浪漫的髮型,女生夥伴敏銳地觀察到,她們不吝讚美的說:「妳頭髮好漂亮」;「妳今天的髮型好好看」,我把這些讚美轉述給髮型編織師yoyo聽,她笑臉欣喜,滿是成就。我的手可無法操控自己的長髮,我的眼更無法180度轉到後腦勺督促手技,這樣的髮型全都是十七歲女兒綁的,她們用自己細膩的雙手,親手讓媽媽變漂亮。

「時間感」的詩

「時間感」的詩
  一年前,因為小事報的課程,我收集了一些關於山海自然的詩,這次我收集並摘錄了一些有「時間感」的詩,因為從河流流逝的意象,感受「時間」點與線軸的存在。何謂「時間感」?只要在詩中有感受時間的當下,時間的流逝,或是具有過去、現在、未來時間點、時間段落的想像,都在我收錄的範圍內。在此也分享給朋友們,一起來讀詩。

疫情之中的車旅行:黃牛、野狗的悠閒生活

疫情之中的車旅行:黃牛、野狗的悠閒生活
還記得那是盡少出門的日子,每日防疫中心報導著驚人的數字,生活像一團毛線糾結在一起,在居家防疫又想出門透透氣時,待在車子裡,是我們唯一的作為,賴著車子,不敢輕易下車。車子,保護著我們;車子,杜絕我們與人的接觸;同時,車子可以把我們載到一個可以稍微停留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