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輕輕說

遲到

遲到
▲zozo最近愛的小倉鼠玩偶,這是她拍的照片。 三月二十一日,二〇二一(zoyo 16.7ys) 護送女兒到學校練戲劇的路上,我們聊起昨日去學校上資訊課差點遲到,我們互相發表對於「遲到」的看法。我語氣堅定的描述,非常介意自己遲到,總覺得那是造成別人困擾,也是一種負面的形象。和我有同樣特質,容易緊張的大女兒zozo也附議的說:「是啊!我完全沒辦法接受遲到。」我又分享經驗,「所以,媽媽都會多預留出門準...

台南官田國小大麥收成

台南官田國小大麥收成
一聽到「官田」,直接可以聯想的是「菱角」。稻穗在盛夏已收成,水田為菱角提供滋養的溫床,幾月過後的秋季,菱角進入採收期,此時,便可見到菱角農滑著小船採紅菱的農村景象。這所位於盛產菱角之地的官田國小,有著天然的農植大環境,一進入校園才發現,不僅是菱角,這所小學似乎什麼都種得出來,包括大麥。

25小格舊木櫃,上漆改造

25小格舊木櫃,上漆改造
年前大掃除時,把房間的那面牆換了顏色,整個房間都被換了模樣,有了不一樣的個性。趁著興頭正烈,持續延伸刷漆活動,目標投射在那座回收的木櫃。一年前在路邊撿到這木櫃,它像是離群索居的孤獨者,被遺棄在世界的邊緣,我將它撿了回來也過了一年,如今終於想到可以將它安置在哪個角落。

房間刷漆,換了一面牆色

房間刷漆,換了一面牆色
房裡的那面牆,換了顏色已過了多日,每走在它面前,就像個被使者抓來成為影像的焦點,我在牆面前做著各式的動作,梳著頭、抹著乳液,擦上護髮油,有時呆望著僅有五尺距離的牆,整頓剛剛經歷的內心思路。若有個隱形的攝影師,這面牆已讓我這主人留下感性的一面。

木棉花開,眾鳥春宴:黃鸝、紅嘴黑鵯、栗尾椋鳥

木棉花開,眾鳥春宴:黃鸝、紅嘴黑鵯、栗尾椋鳥
每年到了三月,橘紅色的木棉便像炸彈似的,一朵一朵輪番盛開,整棵樹都成了橘紅色花朵的展示櫃,豔麗的掛在枝頭上,也許是開得太火紅,霸氣凌人,樹幹英挺,被稱為「英雄樹」,和十一月開粉紅色花的美人樹,成了春秋相隔的英雄與美人。原產於印度的木棉,每到春夏兩季可忙碌,三月開花,四月結果,五月碩果迸裂,白色棉絮四處飄散,成了五月雪,而這也是過敏族的惡夢開始。

紋白蝶長大記:從卵、菜蟲、蛹到羽化

紋白蝶長大記:從卵、菜蟲、蛹到羽化
▲有蛹、蛹殼、剛羽化的紋白蝶。 左右女孩三歲時,曾自創怪異的毛毛蟲,zozo發現一種叫「急急蟲」,她說急急蟲總是很急很急,而yoyo發明一種叫「吃吃蟲」,因為吃吃蟲很愛吃東西。童年時期,她們可沒有真正養過毛毛蟲,細部觀察過蟲兒的一舉一動,直至高中自己種菜,發現小白菜上的小菜蟲後,才興起養菜蟲的念頭,這一養,竟從卵、菜蟲、蛹到羽化,整個長成過程都仔細觀察了。

學校/自家兩地種植小白菜PK賽(2020.11.25-2020.12.27)

學校/自家兩地種植小白菜PK賽(2020.11.25-2020.12.27)
左右家小小的陽台,靠著幾盆花器,實驗種了不少植物呢! 想起上半年才剛把高麗菜種死,心裡鬱卒的很,下定決心一定要再來種點別的植物才行!高中二年級的zozo,班上同學近來熱中種植,在教室外闢了小花圃種起了菜,還擔心老鼠來偷吃。我笑年輕人怎突然懷念起幼稚園、國小時期的種菜活動(幼稚園時期,還真的有種番茄)!這些高中生還種了橘子,也想種了小白菜,幻想收成後,中午若吃泡麵可加菜。我興起了和zozo兩地種菜的...

芝麻開花了:台南善化賞芝麻花

芝麻開花了:台南善化賞芝麻花
已是多年愛遊的鄉村之旅,我總是在同一時間,仔細看著田裡井然有序的畫面。每到秋冬,那一束束的芝麻被連根拔起,然後交叉綁綑在一起,像是衛兵一樣緊密定位站好,這「芝麻站衛兵」的景象是秋冬台南善化、安定、西港一帶常見的農作事,這區域可是台灣胡麻的主要產地。而我在多年前第一次看到時,是以疑惑的雙眼遠觀,想著:「那一排一排的是什麼農作物啊?好特別。」

鷹:黑鳶、大冠鷲、鳳頭蒼鷹

鷹:黑鳶、大冠鷲、鳳頭蒼鷹
▲yoyo繪圖。(16.3ys) 在小事報「小事一樁」NO.003(2020.11月)投了稿,寫了一篇:〈鷹〉,還請了yoyo幫我畫插畫,把這些鳥看到的猛禽用短短的字句表達。 「小事一樁」是由曾經參與「小事報——安業刊」、「小事報——曾文刊」共同的夥伴持續創作的介面,讓我們的小小報持續發刊。

生日,就是想往大自然走

生日,就是想往大自然走
十二月七日,是我的生日。 這些年,老早就訓練好自己提出生日的請求,不用不好意思,直接說,也是一種體貼家人的舉動。我可有許多請求,在心裡潛伏許久,常態的生活步調得暫緩擱置才行,因為對自己好一點的念頭,在歲月數字愈來愈多時,愈是加深內化。 ▲2020.12.07這天的雲好特別。 生日是個什麼日子呢? 就是個面對自己的日子啊! 細數一下,自己到底是多少歲數?(我很清楚,數字愈來愈不可愛) 細數一下,還有...

青少年「成年禮」:學校辦的登山成年禮

青少年「成年禮」:學校辦的登山成年禮
▲zozo高二爬山時所攝影,2020.11.07,16.3ys。 對於成年禮,我有許多的想像,當孩童成為大人前,在尚未成熟與成熟之間,存在著一段相當模糊的階段,這階段懵懵懂懂,矛盾又充斥的緩慢前進,姑且就稱為大家所知的:「青春期」。回想我個人在這段期間,常有許多疑惑困著自己,日記裡盡是與自己的對話。這期間青少年因自身身體的成熟與心靈成長兩種速度不一前進下,許多擾人的情緒紛至沓來,擾了自己,沈悶又善...

洪醒夫的〈散戲〉,與我童年歌仔戲的回憶

洪醒夫的〈散戲〉,與我童年歌仔戲的回憶
▲2009.05.20的路邊歌仔戲 高二女兒告訴我,國文課要課堂演戲,內容是課本中的其中一課,國文老師要大家操台語演出,可說是困難度十足。zozo十分緊張,因為她要負責演主要角色,台語是一大挑戰,她不想敷衍了事。 我問起。「是哪一篇文章呢?」原來是洪醒夫的〈散戲〉一文(約收錄後半段三分之一),真巧!家中恰好有一本洪醒夫的《黑面慶仔》,我訝異著國文課本收錄洪醒夫文章,yoyo回應:「現在重視鄉土文學...

《翠鳥》我也深深被翠鳥所吸引

《翠鳥》我也深深被翠鳥所吸引
猶記得,第一次見到牠,就被牠一身時尚華服所吸引,二〇一三年,和女兒執行「散步水圳邊」計畫,我們在嘉南大圳的善化支線首次看見這藍色的鳥兒,身形迷你的牠飛功一流,抓魚神功簡直是日本忍者級,閃速的讓人無法輕易觀察,更別遑論用相機拍下牠,一身藍色羽毛的牠像是琉璃裹身的鳥,在河水上來回穿梭,點綴水上風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