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美術館「捕風景的人—方慶綿的影像與復返」展覽(展期至2021.08.29)

終於走進嘉義美術館,這棟在今年討論度很高的古蹟美術館,一直以古蹟之美招喚著我前去參觀,偏逢疫情嚴峻遲遲無法前往,終在暑假末預約進場,尤其再不參觀「捕風景的人 方慶綿的影像與復返」展覽,就會錯過展期。

許久之前,就知道策展團隊開始追查嘉義「新高寫真館」,也開始上山走著八十年前攝影家方慶綿的玉山路線,這計畫經過許久籌備與執行,終在嘉美館開館後,以首檔展覽完整呈現。「你歌影視社」拍攝的《獵風景的人》,其影像還在我腦海中播放,旁白詞句搭配著布農族族語,再透過翻譯,字字敲中了心坎,觀賞過兩回影片的我像是完整預習功課的小學生,準備好好地進入課堂。

若觀賞日治時期畫家陳澄波,其1934年作品《嘉義街景》一畫(可從《戴帽子的女孩》這本繪本看見此畫),右側有一家「新高寫真館」,位置大約是現在嘉義市中正路和光華路交叉。而方慶綿攝影師也於1929年拍攝《新高寫真館前的廟會遊行》(玉山管理處收藏),影像中的位置就在此街角,同樣有「新高寫真館」。

20210820-捕風景的人7拷貝

方慶綿(1905-1973)於南投集集出生,原在鎮上由日人臼井直義開設的「臼井寫真館」當學徒,主要是販售紀念照給來台工作的伐木工,所以在展場中,可看見一張方慶綿站在大木樁上被吊起來的照片,不知是不是工人玩笑吊起他,看了會有英姿煥發的光芒。

20210820-捕風景的人11拷貝

1926年,他首次登上玉山,1927年創業開設「新高寫真館」,他主要以拍山岳攝影為名,在峰頂為遊客拍攝登新高山(即玉山)的紀念照。長年往返山頂、阿里山工作站、平地的他,號稱登越玉山三千次,而被稱為「新高伯」。

展場中展出許多玻璃乾版底片,為新高伯留下的珍貴玉山影像,同時也有當時上山使用的大型木製相機、冰爪、三腳架等,以及裝玻璃底片的木質片盒。這樣往返三千次玉山的攝影師拍下無數照片,在1972年被《漢聲雜誌》英文版ECHO所報導,是第一次受到媒體關注,也是因為當年的採訪,讓這次的資料更為完整齊全。

策展團隊一行人重複復返,走訪方慶綿登峰山徑,登峰過程比對老照片重新拍攝,捉摸著老前輩方慶綿可能站在哪個方位拍攝。展場中最讓我喜歡的場景是二樓玻璃帷幕,玻璃上以紅色線條勾勒出玉山山脈山陵線,搭配新高伯的玉山攝影,成為「一路上的風景」。

此展即將撤展,能夠在疫情稍緩下,到市定古蹟的嘉義美術館看展,甚為欣喜,雖尚未登過玉山,但能從這些影像當中,想像新高伯為當時登山熱的遊客拍照,然後沖洗出來販賣,我彷彿也走在峰頂,過度開心而失態的比出了YA,然後喀嚓一聲,被獵入底片中。

 

延伸資訊:

捕風景的人—方慶綿的影像與復返,Link

展期:2021.03.13)– 2021.08.29

地點:嘉義美術館

嘉義市西區廣寧街101號

開放時間:09:00—17:00(週一休館)

《獵風景的人》影片部分

延伸閱讀:

2021台南總爺藝文中心「松鼠的尾巴」線上導覽影片集 

吳其錚「島過來」陶藝個展 

宜蘭「阮義忠台灣故事館」:透過影像看見台灣的故事 

臺南國際攝影節 TiFF(2018第一屆) 

茶鄉之旅:嘉義隙頂茶園風光、二延平步道(10.1ys)

嘉義創意文化產業園區:建築很國外的嘉義酒廠(9.2y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