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其錚「島過來」陶藝個展

導覽結束後,其錚面向與會的朋友說:「如果要問我,這次展覽和先前有什麼不一樣?那就是我比起從前更有耐性了。」

三月七日,二〇二一

這天參加吳其錚「島過來」個展,他特地騰出一場導覽,我看著眼前的他,在黑暗展場裡,背後就是他捏塑的窯,還有火神被吊著。兩座窯被銀色鐵絲圈了又綁,綁了又圈,像是血管密密麻麻纏繞著,它們也挺有耐性地與主人多年相處,願意一次又一次擔起任務,在高溫退離後,又被一片又一片撿起來修補,它們似乎是展場裡,努力撐著,光耀主人的重要爐火。


▲火神

該怎麼解釋「島過來」這名字呢?是其錚與育霓兩人跳島多處的延伸創作,所形成的多「島」氣氛,抑或是展場入口倒貼馬偶圖像,象徵著顛「倒」過來?我想,兩者應該都是。


▲風調雨順出海去


▲夫妻倆抬起來,輕輕搖擺,還挺有默契的呢!

一進展場,可明顯看到黑白兩區,白色展牆下被界定為陸地,往前滑向黑色、深不可測的大海,那片海黑黑暗暗,就如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Pi流放大海時,那種廣大無邊的黑暗是如此無助。方形肚子的連肚馬立在前方,如船上的望遠鏡,中空的方形肚可以望向遠方,指引船員航向哪個島嶼。這雙馬的方形肚創意來自其錚曾看過小朋友畫圖,把動物的身體畫成四方方。我心裡笑著,zozo小時候也把駱駝肚畫成四方形。


▲誰在洞那端?

海上有著什麼島?沖繩、馬祖、安平,還有另一端靠岸的山脈,那是與龔卓軍老師爬山得來的靈感。

因為拜訪沖繩時,觀察房屋屋頂紋路的造型,以及屋簷較延展突出,而創造出可用海星撐著的貝屋,屋子頂端也安置著風獅爺,與安平的老房子有些連結。


▲旅行沖繩時,衍生創意做出貝屋,屋頂上頭還有風獅爺

曾在安平閩式建築安座風獅爺的經驗,讓其錚清楚看見,老宅馬背上的五行意涵,在地上可滑行的「龜房」也融合金木水火土元素,這些宛如會飛、會滑的屋子十分討喜,尤其裝上輪子,都想像著龜房滑溜出去似的。


▲屋頂馬背都不一樣


▲後方那件作品是什麼呢?

滑出去的是漁港的男人們,他們出海去,而女人呢?其錚說著早期安平的日常,男人出海時,女人悠閒的打麻將。這景象也捏塑成作品,怕熱裸著上身打麻將的女人們,在牌桌上洗牌,八手搖擺、興風作浪,波濤洶湧的浪與海上的男人就在女人的牌桌上翻覆著。

印象最深刻的,是其錚、育霓也曾跳島到馬祖,他們滔滔不絕的描述元宵的「擺暝」祭典、鼓板隊及扛乩,當地福州人信仰白馬尊王,卻在島上少見馬的形象神偶,於是白馬作品就這樣生成,這沈甸甸的白馬被圈入竹棍,關節可動,若要抬起,需多人共扛才能抬起白馬王子啊。

「島過來」/「倒過來」?

吳其錚的創作自述寫著:

上一次個展名是[裝風]。那時覺得作品是一個容器,用來裝盛感覺,像裝湯的碗。但這些年經歷了許多事,迫使必須重新面對自己。再一次開始創作時,感覺那碗翻倒了過去,周遭湯水流濺,碗竟然變成了島。

這幾年,創作對我來說,好像是必須不斷的向前,游過那些感受的海,所需重新攀登而上的,核心之地。

這段話像是行經遠程的旅者,在沙漠中找到方向,不疾不徐,他不急著裝水裝風,並非忘了盛,而是念頭轉換,容器有所改變,盛多盛少,或是反向給予,我想,其錚都還在想著。

延伸資訊:

1.土偶claydoll,FB

2.

展覽:吳其錚個展《島過來》

展期:2021.02.27 (六) – 2021.04.04 (日)

地點:水色藝術工坊當代藝術館

台南市中西區環河街129巷31號

開放時間:星期四~日13:30—19:00

 

2021.03.20 (六) pm2:00有燒窯活動

2021.03.27 (六) pm2:00有座談

 

後記:

四歲zozo畫的方形駱駝。

延伸閱讀:

吳其錚「裝風」陶藝個展

【安平風獅爺復育側寫4】2016風獅爺復育計畫展覽

吳其錚「土偶戲」陶藝個展

捏陶無上限(8.5ys)

相隔三年的約定:與其錚叔叔捏陶之約(7.4y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