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山/登步道

【獵人帶路ll:曾文溪/楠梓仙溪臨界區域踏查|玉山南山】(3):向獵人學習

【獵人帶路ll:曾文溪/楠梓仙溪臨界區域踏查|玉山南山】(3):向獵人學習
「三月十五日下山到台南,隨即趕到嘉義方面,調查阿里山山番(阿里山鄒族)。三月三十一日午後三點抵達達邦社(Tapangu),正好下著直徑約一公分的冰雹,覺得很新奇,就向番人查問,番人說降冰雹是少見的。今晚下起雨來,有點像冰雨。冒著冷雨轉往勃仔社,略微調查後,便結束達邦社一帶北鄒族的調查工作。」 森丑之助(摘自《生蕃行腳》)

【獵人帶路ll:曾文溪/楠梓仙溪臨界區域踏查|玉山南山】(2):留下痕跡的動物們

【獵人帶路ll:曾文溪/楠梓仙溪臨界區域踏查|玉山南山】(2):留下痕跡的動物們
「今天是九日,是登高的日子,天未亮就起床煮飯,吃過飯後穿好草鞋就出發了。破曉時已爬上南邊的分水嶺,旭日剛剛從新高山的側面升起,繞過Yabunaya山的山腰前行,忽然一隻水鹿不知從哪裡奔竄到我們眼前,番人立即舉槍射擊,可惜沒有擊中。」 森丑之助(摘自《生蕃行腳》)

【獵人帶路ll:曾文溪/楠梓仙溪臨界區域踏查|玉山南山】(1):山裡的植物

【獵人帶路ll:曾文溪/楠梓仙溪臨界區域踏查|玉山南山】(1):山裡的植物
「Yabunaya山南側的林木都被燒光了,連樹影都看不見,只在下方近楠梓仙溪上游溪谷處,還有濃密的森林。北側一帶是針葉樹的原生林,松柏林的底層密生著箭竹,在這裡我採到葉柄有銀線的植物,似乎是金線蓮的變種。」 森丑之助(摘自《生蕃行腳》p.261) 註:1900年4月6日,森丑之助一行人沿著水山、石山、鹿林山的稜線前進。Yabunaya山稜,指的是延伸到塔塔加鞍部的稜線。Yabunaya山指的是鹿林...

風從河谷吹上來

風從河谷吹上來
海邊長大的孩子啊,自然熟悉海味浸泡的鹹漁村,那烈陽撒落在地面會反光刺眼,長不高的樹無法遮擋炙熱的焰光、海水的亮度總是過高,還帶著一閃一閃的亮片,空氣中好似暗藏著漁獲百味,貓又循著味道久居在村落。這些這些,你應該都知道。

【2024無支配】台南山海圳「烏山嶺水利古道」:細雨寒風中行走

【2024無支配】台南山海圳「烏山嶺水利古道」:細雨寒風中行走
今年元旦爬山,走了一段烏山嶺水利古道,那是日治時期「官佃溪埤圳計畫」(嘉南大圳建造)中,八田與一與工作人員往返東西口探勘的路線,特地去走是因為有意讓Doch「無支配藝術實踐課程」的學生一起來走,算是元旦爬山慣例,也算是行前場勘。開學過後,我們果真就帶著年輕人再走一次東西口水利古道。

山中的結婚紀念日

山中的結婚紀念日
我忘不了自己在摸索適當的言辭,想描繪眼前所見的色彩之美時,所陷入的失落感。人所擁有的語言能力,是何等的淺薄啊。急躁中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想叫卻叫不出來,這時候,我不免感到茫然無助。 鹿野忠雄(摘自《山、雲與蕃人》)

【爬山】小百岳NO.63 大凍山——台南第一高峰

【爬山】小百岳NO.63 大凍山——台南第一高峰
這是冬季二月爬大凍山的紀錄,雖然已過了三個月,但一想起山況,還是會有一種腳好痛、腿好抖的感覺瞬間閃出。網路上有一篇文章,形容大凍山步道是「虐腳」的石坡路,作者形容得太恰當,真的是苦苦虐待自己的雙腳啊~所以,若決定要上大凍山,一定要有一雙舒服且耐得住下坡一直被抵住的鞋子,一定要帶著ok蹦,起水泡時可以先貼痛處,抵擋一下下坡摩擦腳掌、腳趾的腫痛。

花蓮豐濱「大石鼻步道」:登高觀看汪洋大海

花蓮豐濱「大石鼻步道」:登高觀看汪洋大海
「2022隨黑潮之旅」的第二天最後行程。 從台東沿著濱海公路【台11線】一路北上,傍晚四時,抵達花蓮豐濱鄉,來到此是因為想在一個高點看太平洋。「大石鼻步道」簡單易行,僅需一小時內就可以達到高點,從此處望遠,視野寬闊,汪洋大海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