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教室

芝麻開花了:台南善化賞芝麻花

芝麻開花了:台南善化賞芝麻花
已是多年愛遊的鄉村之旅,我總是在同一時間,仔細看著田裡井然有序的畫面。每到秋冬,那一束束的芝麻被連根拔起,然後交叉綁綑在一起,像是衛兵一樣緊密定位站好,這「芝麻站衛兵」的景象是秋冬台南善化、安定、西港一帶常見的農作事,這區域可是台灣胡麻的主要產地。而我在多年前第一次看到時,是以疑惑的雙眼遠觀,想著:「那一排一排的是什麼農作物啊?好特別。」

鷹:黑鳶、大冠鷲、鳳頭蒼鷹

鷹:黑鳶、大冠鷲、鳳頭蒼鷹
▲yoyo繪圖。(16.3ys) 在小事報「小事一樁」NO.003(2020.11月)投了稿,寫了一篇:〈鷹〉,還請了yoyo幫我畫插畫,把這些鳥看到的猛禽用短短的字句表達。 「小事一樁」是由曾經參與「小事報——安業刊」、「小事報——曾文刊」共同的夥伴持續創作的介面,讓我們的小小報持續發刊。

生日,就是想往大自然走

生日,就是想往大自然走
十二月七日,是我的生日。 這些年,老早就訓練好自己提出生日的請求,不用不好意思,直接說,也是一種體貼家人的舉動。我可有許多請求,在心裡潛伏許久,常態的生活步調得暫緩擱置才行,因為對自己好一點的念頭,在歲月數字愈來愈多時,愈是加深內化。 ▲2020.12.07這天的雲好特別。 生日是個什麼日子呢? 就是個面對自己的日子啊! 細數一下,自己到底是多少歲數?(我很清楚,數字愈來愈不可愛) 細數一下,還有...

青少年「成年禮」:學校辦的登山成年禮

青少年「成年禮」:學校辦的登山成年禮
▲zozo高二爬山時所攝影,2020.11.07,16.3ys。 對於成年禮,我有許多的想像,當孩童成為大人前,在尚未成熟與成熟之間,存在著一段相當模糊的階段,這階段懵懵懂懂,矛盾又充斥的緩慢前進,姑且就稱為大家所知的:「青春期」。回想我個人在這段期間,常有許多疑惑困著自己,日記裡盡是與自己的對話。這期間青少年因自身身體的成熟與心靈成長兩種速度不一前進下,許多擾人的情緒紛至沓來,擾了自己,沈悶又善...

【一日獨生女】與zozo三人行:嘉義梅山太平雲梯、太平老街、雲之南步道、再訪「咖啡漫步」(16.2ys)

【一日獨生女】與zozo三人行:嘉義梅山太平雲梯、太平老街、雲之南步道、再訪「咖啡漫步」(16.2ys)
這個暑假,左右女孩有個特別的經驗,兩人在不同日期拜訪台中,zozo與好姐妹兩人閨蜜小旅行,yoyo參加臺灣青年民主協會活動。她們在一週內,分別獨自離家,也獨自與爸媽在一起。我們突然嘗試到僅生一個孩子的生活,女孩更是體驗到獨生女的滋味。

《翠鳥》我也深深被翠鳥所吸引

《翠鳥》我也深深被翠鳥所吸引
猶記得,第一次見到牠,就被牠一身時尚華服所吸引,二〇一三年,和女兒執行「散步水圳邊」計畫,我們在嘉南大圳的善化支線首次看見這藍色的鳥兒,身形迷你的牠飛功一流,抓魚神功簡直是日本忍者級,閃速的讓人無法輕易觀察,更別遑論用相機拍下牠,一身藍色羽毛的牠像是琉璃裹身的鳥,在河水上來回穿梭,點綴水上風光。

我把高麗菜種死了(2020.04.05-2020.09.23)

我把高麗菜種死了(2020.04.05-2020.09.23)
半年前,冰箱裡的那顆高麗菜,結球底部長出根芽,我把菜葉撥了、煮了,切下根芽底部,心想,丟棄不如把它種下土,因為老早就受繪本《我種了高麗菜》影響,一直想種看看高麗菜,非幻想豐收願望,而是很想看到高麗菜開黃花,結豆莢的樣子。

遠觀南投土地公鞍嶺、日月潭拉魯島

遠觀南投土地公鞍嶺、日月潭拉魯島
一九二〇年,日本文人佐藤春夫七月來台旅行,秋日九月十八日抵達集集,隔日前往日月潭,往日月潭這段路徑是古道,中途經過土地公鞍嶺,當天夜宿日月潭涵碧樓。 我的旅程已進行了五天,無時間登上古道,徒步複製佐藤春夫乘坐椅轎的行程,更無預算居住高級旅館涵碧樓,不過我可以開著車,遙望土地公鞍嶺及日月潭的拉魯島,作為我此趟旅行的終站儀式。

竹子樂器:就從竹林開始吧!

竹子樂器:就從竹林開始吧!
那是個冬天的午後,為了兒童節的一場木工坊,我們走進了竹林,雖沒有夏天繁多氾濫的蚊蟲,仍穿上外套,把自己包得緊緊的,一點縫都不想讓蚊蟲趁虛而入。走著走著,前方就是竹林了,高聳的竹段在天邊搖晃著,像是在向我們招手。那些叢生的竹子群旁,總會有許多蚊子,若搖搖它們,肯定驚天動地的喚起蚊蟲的攻擊活力,我們還是低調行事就好,可別太熱情。

台南曾文水庫:四月枯水期像是枯山水

台南曾文水庫:四月枯水期像是枯山水
也許是因為受到近來「台南山海圳綠道」宣傳的影響,我們在春天舊地重返從前去過的地方,一是嘉南大圳南幹線官田段,另一則是曾文水庫,這兩處都已經事隔七、八年再訪,再訪時發現改變竟然不大,尤其曾文水庫遊樂區。

台東大鳥海邊疊石頭(15.5ys)

台東大鳥海邊疊石頭(15.5ys)
趁著全國高中生提前放寒假(高三生學測),我們也一溜煙的往東部去。南迴公路的「草埔隧道」完工通車了,省了約有二十分鐘的路程,曲折拐彎的山路排掉了,心裡反有些落寞,沒有經過一點頓車的熬,就看到太平洋,好像錯過了什麼重要的過程。於是,到了大武鄉的大鳥,把車停著,去海邊吹吹風,正式與太平洋打聲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