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教室

成功漁港:魚市活蹦跳的台東第一大漁港

成功漁港:魚市活蹦跳的台東第一大漁港
多年前那個冬日午後,來到成功漁港,魚市水泥地面濕濕搭搭的,擺滿著剛入港,捕捉上岸的各類大小魚,種類多到不知其名(其實我自己也不是很懂啊),當時九歲的yoyo忍不住問:「這些都是真的魚嗎?」喊價的人、穿著青蛙裝的漁民、識貨買魚的人蜂擁而至,注視著這些絕對是真的魚,整個魚市場生氣勃勃,充滿了喊價的吆喝聲。

【Video】個性活潑的白環鸚嘴鵯與鵲鴝

【Video】個性活潑的白環鸚嘴鵯與鵲鴝
春天到,花兒盛開,風鈴木花朵豔麗地炸開了,木棉花霸氣地橘紅滿天下,還有苦楝淡淡粉紫的小花多少女!像極了刷子的刷子樹也紅通通地垂掛著⋯⋯,春天的顏色好多采多姿!隨即而來的就是鳥兒成群結隊出籠,遠處近處多種鳥聲起起落落,愈來愈多小鳥來我窗前啄窗,一而再,再而三地干擾我的工作,讓我忍不住拿起相機拍攝,現在又讓我插播寫了一篇鳥兒出籠的文章。

富岡漁港:海岸線滿滿的消波塊

富岡漁港:海岸線滿滿的消波塊
行駛於【台11線】台東段,跨越卑南溪後,便會到富岡漁港,它是僅次於成功漁港,是台東的第二大漁港,它同時也是到綠島、蘭嶼的交通進出港,因為就在加路蘭附近,又稱為「加路蘭港」。 下筆寫這篇紀錄時,恰看到新聞報導,一艘貝里斯籍貨船擱淺在富岡漁港外,擱淺處就是我們開車停駛在路邊望向太平洋,看見的地方。

旅程中的動物們:黑尾鷗、羊駝、黃牛

旅程中的動物們:黑尾鷗、羊駝、黃牛
一趟旅行專注的不僅是古蹟建築、城市風光、自然景色,有時活蹦蹦的生物也常引起我的注目。觀察多年相識的植物,看看時間軸下它們成長的速度,是我的小小樂趣,而突然跳出的動物朋友,總是把旅程的歡樂曲線拉到高點,牠們的出現往往都不按牌理出牌,像是彩蛋讓人驚喜連連,此時,旅程的豐富度快速晉升一級,落下一個大大的「!」。

通往天堂的階梯/大鳥海邊的石頭不見了

通往天堂的階梯/大鳥海邊的石頭不見了
旅行台灣東部,離開首站大武漁港後,滿腦子都是孤獨漁港及無助木麻黃的景象,纏繞著無奈心情繼續行駛台九線。同樣在台九線大武段(大武南濱休憩區,快到時會有指標),有個相當知名的戶外裝置作品,這一站是給左右女孩開心拍照的,也因為停留拍照,剛剛的纏繞的心情稍微鬆解。

外行者來種稻:陽台種不出一碗米(2021.07.27—2022.01.03)

外行者來種稻:陽台種不出一碗米(2021.07.27—2022.01.03)
案發期間:2021.07.26~2022.01.03 案發起點:旗哥育苗場。 案由:從育苗場帶回秧苗數株,放置日照不足陽台,外加門外漢知識不足,導致稻子幾近零收成。 ===================== 我把二十九粒稻子放在檯燈下,女兒好奇湊過來看,我珍惜著說:「這是我收成的稻子。」她們聽了哈哈大笑,不小心搖晃了桌子。 「小心!這是我的曬穀場。」這讓她們更加受不了媽媽的無厘頭,頻頻揶揄這是「...

《山、雲與蕃人》博物學家鹿野忠雄高山紀行

《山、雲與蕃人》博物學家鹿野忠雄高山紀行
無攀登高山經驗的我,僅是偶而爬爬小百岳,走山間步道,處在山裡迷戀地望遠、讚嘆山脈之美,可我卻沒有自信可以長時間裸露在山裡,雖然身體有能力調節喘吁吁的呼吸節奏,卻因為在平地嬌生慣養,而懼於攀登高山,「便利」是人類的發明,但「求生方法」也是人所碰撞累積的,到底為何我沒有那股冒險的精神?

有紅色臭角的玉帶鳳蝶:從毛毛蟲、結蛹到羽化

有紅色臭角的玉帶鳳蝶:從毛毛蟲、結蛹到羽化
九月初,那盆曾經吸引過無尾鳳蝶的橘子盆栽,再次將喜歡柑橘類葉子的蝴蝶引過來,經過了三星期的等待,幼蟲結蛹,羽化成蝶,此時才赫然發現,一直以為自己觀察的是無尾鳳蝶,沒想到是玉帶鳳蝶,連同上一次的紀錄也誤解了,因為沒有看見羽化結果,誤以為是無尾鳳蝶,真的是真相大白! 世界就像是蝴蝶的變化,稍不留意,世界就變了;稍不留意,蛹就成了與前身長得完全不一樣的蝴蝶,尾巴就長出來了,無尾鳳蝶變成了玉帶鳳蝶。 以前...

高砂熊蟬:高調鳴叫的黑蟬

高砂熊蟬:高調鳴叫的黑蟬
▲2021.10.18 夜間蟬 從夏季到秋天,總有著許多聲音的記號,我特別鍾愛蟬鳴捲繞著樹林山丘,告知夏季的到來,那就如春雷打響春天的鈴鐘。而到夏季秋天傍晚,另一波蟬鳴更令人期待,那霸道的聲響,如牽魂的古樂不斷的輪轉鳴叫,它壓過了蟋蟀唧唧聲,壓過了螽斯紡織娘勤奮工作聲,少了這聲音,秋天就顯得過度低啞沒落。

喜好喧叫的樹鵲

喜好喧叫的樹鵲
一旦忙碌的跳動生活佔領整個身體時,自然仙子總會派來使者平緩生活節奏,這一次是樹鵲。 初次與樹鵲相遇是2016年在高雄旗山,成群聚集的長尾巴鳥聚集在樹梢,同時發出同種類之間的鳥叫聲,那就像是合唱團一樣,把聲音聚焦,宏亮的播放出來,那一回的初遇讓我事後查詢得知,這群鳥朋友叫做「樹鵲」,由於是鴉科,可以想像聲音有多麽響亮,甚至到達「吵」的階段啊。

台南大內橋。瘋狂密佈的甜根子白

台南大內橋。瘋狂密佈的甜根子白
有一種白,叫做「瘋狂密佈的甜根子白」。 才嚷著今年初秋甜根子長得好,中秋過後無雨搗亂,也無冒失鬼秋颱報到,白色花束直挺挺的,點綴河床兩岸,該去秘密基地看甜根子的,那是每年初秋的約會,但「忙碌」這傢伙並不妥協,只好自己另尋機會賞花。

曾文水庫搭遊艇:山豬島的山豬不懷好意

曾文水庫搭遊艇:山豬島的山豬不懷好意
八月底,小事報團隊到茶山部落及曾文水庫場勘,爲九月營隊做準備。離開珈雅瑪瀑布後,我們下山回走臺三線,準備進入曾文水庫搭遊艇,半年前枯水水荒,讓台灣各地水庫逐漸見底,曾文水庫也一樣「庫」底空空,終於等到夏季雨來了,日日午後雷陣雨,讓水庫又進站加滿,溢滿了嘩啦啦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