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日誌23】夏至,黃鸝鳴叫

時間已來到六月底,今天六月二十一日,二十四節氣的「夏至」。這天太陽直射北回歸線,是一年陽光最炙熱、最強烈的日子。不過南台灣卻是雨天,八分雨兩分晴,衣服曬不乾的一天,雨水把水庫的肚子快要灌滿了。

六月二十一日,週一,二〇二一(zoyo 16.10ys)

書寫二十三天的防疫日誌了,算一算到期末,足足會有三十篇,我就像是得到一個特別的任務,強迫自己天天紀錄。因為得留意生活變化,因此看見許多生活中的小地方,小細節。對待孩子也像是學齡前那樣,更加傾聽她們說話。

一早就在後院拍照,後院那株爬藤類植物,一直讓我很苦惱,因為我不知道他是誰?這藤有超強的伸展力,藤枝一直一直往前伸展,直到抓到牆壁。我得平均一星期用剪刀剪去枝藤,免得他們包圍我的後院。這些日子開始開花的他促使我上網查詢,原以為找到了答案,叫做「疏花魚藤」,但仔細判斷小花朵,似乎又搞錯了,這是一個謎。

今天黃鸝鳥夫妻叫得好大聲,七、八點就開始唱歌,也許是準備參加二重唱歌唱比賽吧!兩隻鳥一搭一唱,從早上到下午,響亮的叫聲敲醒整個社區。後來在一陣雨來,牠們躲在木棉樹上理羽毛,才能清楚拍攝到牠們。

早起之故,十點多我溜回房裡睡回籠覺,實在有點罪惡感,當我在睡覺時,和我同樣早起的女兒卻得上課。不到半小時,聽見她們又在樓上打桌球,真的是一到下課就打球,擾了想偷睡的媽媽。

中午煮了湯麵,切了木瓜,愛吃水果的她們真是來者不拒,晚餐水果則是芒果,今日兩種水果都是橘黃色。說到芒果,康熙58年時(1719),福建巡撫呂猶龍曾經上奏進貢芒果給康熙皇帝,結果康熙皇帝不感興趣回答:「知道了,再不必進。」當時呂猶龍在四月底將新鮮芒果醃製,裝在罐子裡(應該就是情人果了),送到北京不知已何時?想必已經不那麽好吃了,若是現在,愛文芒果可是相當美味的水果,在我們家得「一直進」。

晚上吃咖喱飯,是昨天特地留下的,我又加入蘆筍一起煮,zozo另外又加了cheese片。我看她搭配的飲料為比菲多,覺得好奇怪的搭法啊!媽媽搭的是冷茶,小孩搭的是更甜的飲料。

飯後濾一杯掛耳咖啡,啜飲夏目漱石,咖啡包來自「旗津tha̍k冊」,書則是來自selena的書櫃。

夏目漱石( 1967-1916),本名夏目金之助,日本國民大作家。

少爺》是夏目漱石三十九歲時(1906年),開始在日本《杜鵑》雜誌連載的作品之一,1907年出版。

《後來的事》為1909年在「朝日新聞社」連載。

《心》1914年在「朝日新聞社」連載後出版。

 

今日疫情:

本土確診75人,降到100人以下了。

 

【防疫日誌22】她有個願望:想吃火鍋 

【防疫日誌21】九層塔

【防疫日誌20】我是如此珍惜朝夕相處的日子

更多「防疫日誌」,Link

 

延伸閱讀:

台南玉井「噍吧哖事件紀念園區」:來認識余清芳抗日運動 

高雄「旗津tha̍k冊」獨立書店:入內就啟動講台語的書店 

台南曾文水庫:四月枯水期像是枯山水 

木棉花開,眾鳥春宴:黃鸝、紅嘴黑鵯、栗尾椋鳥 

你敢聽孩子說你的壞話嗎?(5.9y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