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成年禮」:學校辦的登山成年禮


▲zozo高二爬山時所攝影,2020.11.07,16.3ys。

對於成年禮,我有許多的想像,當孩童成為大人前,在尚未成熟與成熟之間,存在著一段相當模糊的階段,這階段懵懵懂懂,矛盾又充斥的緩慢前進,姑且就稱為大家所知的:「青春期」。回想我個人在這段期間,常有許多疑惑困著自己,日記裡盡是與自己的對話。這期間青少年因自身身體的成熟與心靈成長兩種速度不一前進下,許多擾人的情緒紛至沓來,擾了自己,沈悶又善變;擾了父母,彼此衝突增多,雖是難熬,但走過了,許多問題就會漸漸明朗化。

為了緩和這時期的動盪不安,少年成年禮是有其必要的,經過考驗後,藉此證明自己有能力,這些儀式或挑戰,暗示著青少年,你是個獨立自主的成年人啊。成年禮在原住民朋友中,可能是上山自主生活一陣子;對於修行的僧人,也許是長期閉關;在地方文化上,台南則有特殊的成年禮——「作十六」,那是有神祇意義的信仰儀式。


▲zozo高一爬山時所攝影,2019.11.09,15.3ys。

青少年可否為自己立下成人禮呢?其實是可以。我還記得自己曾為自己安排一場陌生旅行,分好幾次的假日完成,走在陌生之處,攝影、文字紀錄是我設定的緩進步驟,在那一段內心紛亂的日子裡,這一場類成年禮的過程,間接的讓自己穩定下來,當年的那一本圖文記錄是我讓自己走向成年那一端的重要證書。

家庭同樣可具有立下成年禮的使命,擬定一個儀式感的活動,或許就能協助青少年進行自我「成年禮」,騎車環島、挑戰百岳、獨自旅行、完成自我畫像、做好一件作品、高空彈跳、獨自蓋屋⋯⋯等,只要能夠增加難度及意義感,就能是青少年的「成年禮」。


▲zoyo高一爬山成年禮。

在《青春的夢與遊戲》一書中,有一段河合隼雄對於成年禮的分享:

從前在非近代社會裡,透過「成年禮儀式」這社會整體的巧妙機制,孩子們在一夕之間成為大人;但是近代社會失去了這個機制,孩子們必須經過「青春期」這段時期,慢慢地變成大人。要度過這段時期,對孩子說是艱苦的考驗。
孩子們會以他們自己的方式,形成孩子特有的「自我」。但是這樣的自我,仍然依賴大人而存在。孩子的自我要成為大人的自我,必須在相當程度上,打破對他人的依賴,重新塑造成為具有自主判斷力、能夠思考並決定自己與他人關係的自我。

女兒的高中學校一直有個成年禮傳統,學校會在每年十一月舉辦登山活動,地點大都是台灣小百岳,校方鼓勵學子一起參加,這活動讓高一~高三學生有機會交集,每組穿插不同年級學生,大家一起登高挑戰,甚至校長、老師、教官、校友都一起參加,攻頂後,齊唱校歌,校長頒發成年禮證書。此時,發現有些長輩已在現場候著,原來是畢業多年的校友,在更稍早前就已攻頂。也就是說,這活動包含校友一起參加,以長輩帶領更有「成人拉他一把」的意義所在。

下山後,參與的學生在一同到土雞城吃大餐,歡樂氣氛特別濃厚。上一回,校長大方,還請客喝飲料,樂了高中學子,也拉近師生關係。

高一時(2019.11.09),左右姐妹報名學校的成年禮,學校規劃這樣的活動,以爬山當作孩子成年的象徵。因為班上都只有她們報名,所以認識幾個同樣努力攻頂的學長,回來後,兩人七嘴八舌告訴我,如何披荊斬棘,克服難行的山路。我告訴她們,爬山最怕遇上抱怨的人,一句抱怨身體就重了,若遇上積極向上的人,什麼累、什麼苦都無所謂,即便鐵腿、滑倒九次、大小腿痠到要命都值得。

▲zoyo高一爬山成年禮。

高二(2020.11.07)她們再度報名,這次報名人數比前一年多出一倍,學校出動了五台遊覽車,同樣也是有許多校友一起參加,最高興的是,青少年願意參加爬山活動,是一件好事啊!女兒回到家後,開心又累積一座小百岳,她們告訴我,在山上如何和同學一同上山,又如何差點錯過三角點。我看著相片裡,大汗涔涔的青年學子,不知為何覺得這樣的她們好美、好帥,卯足全力讓自己完成任務,這樣才是真的步入成年的三角點。


▲zoyo高二爬山成年禮。

 

後記:

1.有一回,看見Doch的學生被機車排氣管燙到,我告訴我當時有多痛!我說:「被『煙銅管』燙到,根本就是成年禮啊!因為被燙了一次,才會知道下次要小心。」

2.在台東卑南史前文化中,其成年禮是拔牙:
 【博物館】台東卑南文化公園:好難的學習單(7.5ys)


▲因為太好玩,所以高中一、二都去報名爬山,高三不知能不能去?因為要準備考試囉~

 

延伸閱讀:

【爬山】2020元旦:小百岳NO.67 台南竹仔尖山(15.5ys)

【爬山】迎接2019:爬上陡梯941階的「旗尾山」(14.5ys)

【專欄】看見大世界:不單練體力爬山養成意志力(2017.02)

溝通

【睡前說一點話】練習調整失落的心情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