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活動

台南「菜市台南」林致維個展(展期至2021.12.05)

台南「菜市台南」林致維個展(展期至2021.12.05)
知道林致維(1/2藝術蝦)是在去年勤走佐藤春夫百年前來台路線時,發現了《旅繪台灣》這本書,當時對作者以行動走訪並畫下多幅水彩畫,詳細記錄且抒發情感的多文字作品感到佩服,一向對認真上進的人會多點喜歡、多點支持,於是在網路上分享了這本書。朋友小蒨牽線而間接認識了致維,但我連一次面也沒見過他,只在FB上,看著自制力強的他日日繪圖的進展,依著時間,看著水彩作品從構圖到上色,從模糊到聚焦,這批菜市水彩畫慢慢...

百年情書 文協百年特展:百年前知青們的熱烈情感(展期至2022.01.02)

百年情書 文協百年特展:百年前知青們的熱烈情感(展期至2022.01.02)
時間不夠,我僅能有十五分鐘鑽進「臺灣文學館」,參觀以藍白兩色,展現年輕視覺意象的「百年情書 文協百年特展」時,一時像是被一群有才華的人所吸引,宛如手中接收到數封滿溢情感的情書,我像是要告別情人似的,火速收集展場中的六封情書,並焦慮著即將要離去,為此,我有點任性的說:「不管了,我們改變行程,等等再來一趟。」我那焦慮的心情,是否像是百年前的文化鬥士,擔心著自己吸收不到西方文化思潮,許多事即將消逝,自己...

2021台南「松鼠的尾巴」:從零開始的佈展過程

2021台南「松鼠的尾巴」:從零開始的佈展過程
防疫三級警戒已過了半個月,這兩星期要建立的新規則、新生活法也應該都完善了。「松鼠的尾巴」也開幕半個月了,這是一個算是幸運又特別的展覽,特別的是,當我們在2021.05.19開幕後兩個小時,全國即宣佈各大博物館/藝文中心等得閉館,於是開幕即閉館,成了短程的展覽。幸運的是,我們有完成開幕儀式,而非處於行進中未達目的地,團隊們努力完成一個從零開始、佈展完備的展覽。

「TAKAO・台客・南風HUE:李俊賢」:高美館夜晚草地影音會

「TAKAO・台客・南風HUE:李俊賢」:高美館夜晚草地影音會
▲你猜得出中間那個組合字,是什麼意思嗎?是個自然景觀現象喔!(答案在文末) 一直思考著,要不要紀錄這一篇心情文章,身邊有一位南台灣重要藝術家前輩,於2019年病逝,那是Doch經常提起的李俊賢老師。由於只跟俊賢老師說過一次話,對他的認識幾乎是從他的離去才開始累積的,要紀錄這場活動,自己略顯不足。

茶山部落採集/獵寮試做:走入野地,自然素材隨手隨做

茶山部落採集/獵寮試做:走入野地,自然素材隨手隨做
這是一個充滿電鋸聲、貨車行駛動感頻率、葛藤泰山秀、越野車、獵寮實作、山棕葉穿過衣服好刺的一天。 為了五月一場「獵人帶路之松鼠的尾巴」展覽,今日麻豆大地藝術季/小事報成員來到嘉義茶山部落,與獵人老師巴蘇雅行動學習,一日採集,試做燻肉架、獵寮、狩獵掩體,我們邊做邊想、自然素材盡在眼前。

2021鄒之國達邦行(1):《獵人帶路》、《鄒之屋》發表會

2021鄒之國達邦行(1):《獵人帶路》、《鄒之屋》發表會
總是在臉書上看見龔卓軍老師與團隊成員深入部落,一回又一回,愈走愈深入,這次終於跟上行程,在嘉義達邦部落三天。回到家後,才深深感受到,為何上山會著迷?也才稍稍感受到《獵人帶路》中,那些高畫質攝影下的山林,為何使嗅覺產生不同反應,視覺功能迷幻將畫面暫停,我的腦內肯定過了篩,自動清除垃圾,把美好的都搶先保留。回想那些深深呼吸、遠目靜觀的三日生活,手竟想不出任何一個字,是腦子還賴在山中吧?!

台南「Error 22鼴鼠」:展覽空間、咖啡甜點、府城的三角隙縫

台南「Error 22鼴鼠」:展覽空間、咖啡甜點、府城的三角隙縫
▲「Error 22鼴鼠」入口 十一月二十日,二〇二〇 週五,慣有的進城日。前一日,才想著該走府城哪一巷弄,決定去吃林鴻文老師題字的「山記魚仔店」,幸運的,在開山路找到停車位。 「山記魚仔店」是一家平價卻有精緻感的店,點了鮭魚飯、滷豆腐(好嫩的豆腐)、手捲及味增烤魚,兩人用一百多元吃了簡單又滿足的一餐,這家店從早上六點開到下午兩點,要吃,得有緣分啊!下回,要來吃魚料理,那才是他們的招牌。

集集到車埕:名為「集集移動美術館」的黃色火車

集集到車埕:名為「集集移動美術館」的黃色火車
我總是對著她們說,小時候yoyo差點從集集火車站前的火車意象基座上摔下來,當時爺爺嚇壞了,媽媽一健步往前,抱住了yoyo,也攔住了悲劇的發生。好多年沒去,孩子都忘了,總是想著那裡到底是哪裡?長得什麼樣子?當我們「跟著佐藤春夫遊台灣」來到集集車站時,我們沒急著關上車站建體,而是望著廣場上的火車雕像,這基座已被圍起來,貼著「禁止攀爬」的護貝紙張,是不是也太多人差點從這裡掉下來?

【博物館】台北「臺灣博物館」:森丑之助採集的原民文物展

【博物館】台北「臺灣博物館」:森丑之助採集的原民文物展
1920年,佐藤春夫來台時,中學同學東熙市介紹森丑之助與佐藤春夫兩人認識,當時為博物館代理館長的森丑之助,建議佐藤春夫遊走台灣山區,他是影響佐藤春夫對台灣觀建立的重要人士。 「H告訴我,丙牛先生是個親切無比又豪邁的人,務必要和他見個面,訂個交情。⋯⋯我們在陰霾蔽空、烏雲催雨的午后,訪森氏於博物館,散步於公園等處。」(摘自《殖民地之旅》之〈彼夏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