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稀疏的情感交流帶來的荒謬劇情

容我重複這些摘自我文字部落格「跟背景點點頭」文字,因為早在三個月前,我就讀寫過《異鄉人》,我把這本書遞給女兒,想讓十五歲的她們讀看看。在這同時,我也把赫曼・赫賽的《徬徨少年時》(另譯《德米安》)推薦給她們看。她們一本各花三天讀完,我問:「兩本書,哪一本比較有感覺?」如我預料,她們對《徬徨少年時》較有感覺。

但yoyo有自己的見解,才看半小時就告訴我,《異鄉人》的主角有點像是《人間失格》的主角,只是沒那麼討厭。我說,太宰治寫的《人間失格》(1948年)有點是無賴派氛圍,《異鄉人》(1942年)好像是什麼事都無所謂,即便被關了,也會說每天在監獄看看窗外的天空好像也會慢慢習慣。我暗示著:「到了後頭,有個高潮喔!整個氣氛會改變。」

 

我把自己的閱後想法寫在此,同時也把女兒抄書的段落分享在此。

…………………………………………….

朋友Y告訴我,他喜歡這本書,我惦在心裡,看著他的作品悄悄地畫入《異鄉人》的影子(即陳致元老師的新版《想念》),更讓我覺得非好好讀不可。

早就該讀卡繆的書,不是嗎?怎一直拖這麼久呢?不過一星期時間,就可以慢速的在睡前讀完,卡繆文筆順暢,很快就可以讀到心裡。但真的讀到心裡了嗎?我很質疑自己碰觸多少?為何起的漣漪不如想像中那樣驚動一切,是我年紀太大了嗎?我的枕邊人斬釘截鐵的告訴我:「是!」他告訴我,這是一本年輕時候就要看的書,十七八歲應讀的書。或許太多的歷練就會讓自己也像莫梭一樣,很多事都無所謂了。

 

異鄉人莫梭對外在環境及內心世界都無所謂,毫無掛慮,更別說「牽絆」兩字,他似乎沒有特別的情緒起伏,也沒什麼強烈的欲望。在故事前半段,呈現著可有可無的靈魂在這世界做著自己的事,無須特別交代,沒有特殊情感,對母親、愛人、鄰居及信仰都是如此的淡薄陌生。

 

開頭是這樣寫的:

今天,媽媽走了。又或者是昨天,我也不清楚。

 

這樣一段話,已經把「他」說得很清楚。

 

有時他也會顧慮著已經死亡,剩下軀體的媽媽。

我喝完咖啡想抽根菸,卻有點猶豫,不確定能否在媽媽面前抽。

 

面對工作,老闆也一眼視出他無所志願。

話一說完,他顯得有些不快,批評我總是答非所問,缺乏雄心壯志,而這一點在商業界是致命傷。

 

莫梭一點也不在意,不想聽從建議調職到巴黎,認為自己沒有理由改變現在的生活。

而在獄中,他也會想著:

我常想若是有人讓我住在一根枯樹幹裡,天天無事可做,只能仰望那一小塊天空的變化,我也會慢慢習慣。

 

他就是這樣一個人,稀疏的情感交流,淡薄人生。但每個人讀過,想像出的莫梭可能不一樣。

 

這樣毫無起伏、樣樣不那麼在意的人生碰上了一個高潮,後半故事交代了這異鄉人,在與送行母親那天一樣炙熱的天氣誤殺了人、誤進了監獄,也被嚴重的判了刑,一些原本對人生的態度而塑造成一個殺人兇手的特質,對母親的死表現異常冷靜、不知道媽媽多少歲數、守靈時睡著了,並且喝了咖啡牛奶;母喪期仍約會看喜劇電影、親熱做愛,導致審判時,一面倒的覺得他無人性,無法原諒,會造成社會危害,很多事一疏忽竟演變成冷漠殺手形象的促成劑,一切如連鎖反應一樣讓人措手不及,如此荒謬!

 

律師說,莫梭給人的印象是個沈默寡言、性格內向的人,莫梭回答:「那是因為我從來都覺得沒什麼好說的,所以寧可把嘴閉上。」

 

監牢期間,他也無所謂的繼續牢房生活,用細碎的小事消磨時間。

我從鐵盆上端詳我的倒影,覺得即使試著對它微笑,它看起來依舊很嚴肅。我左搖右擺,看著那倒影在我眼前晃動,但它還是維持著嚴峻和陰沈的表情。

 

審判過後,一切不太一樣,似乎有些變形,他好像懂了,瞬間拉回和常人同樣的節奏,而這對自己生活,對外在環境宛如一個異鄉人的人,慢慢的和自己對話,那靈魂好像清空,又好像填進了什麼。

我不能想像這個一直伴著我的聲音會有終止的一天。我向來不擅長想像,但仍舊嘗試模擬心跳聲不再迴盪於腦際的一刻。然而無論多麽努力也是徒然,黎明或是上訴的問題總是婚之不去。最後我決定,不去勉強自己才是明智之舉。

 

我個人超書列在原文章,以下為左右姐妹超下有感覺的字句:

20200204-zozo畫異鄉人 拷貝

zozo抄書:

・這群人的靜謐卻讓我感覺不到他們存在的真實。(P.18)

・這四槍彷彿短促的叩門聲,讓我親手敲開了通往厄運的大門。(P.73)

・我失去了表達情感、擁有善意的權利。(p.119)

・事實上,我沒有所謂靈魂,沒有一點人性,沒有任何維繫人心的道義準則能讓我有所共鳴。(p.119)

・整個法庭的靜默淹沒了我。(p.126)

・我就會知道命運的巨輪至少有過停擺的案例;在這無可逆轉的既定安排下,有那麼一次,偶然和機運曾經帶來了改變。(p.127)

・人對自己不了解的事物總會衍生出過於誇張的印象。(p.131)

・有時候我們自以為很篤定的事,實際上並非如此。(p.135)

・你真有那麼愛這個世界嗎?(p.139)

・這是我的生活方式,只要我願意,它也可以是完全另外一種。我選擇了這樣做而非那樣做。(p.141)

・從我遙遠的未來,一股暗潮穿越尚未到來的光陰衝擊著我。流過至今我所度過的荒謬人生,洗清了過去那些不真實的歲月裡人們為我呈現的假象。(p.141)

・活著的人都是幸運兒,世界是只有這一種人。(p.141)

・那場暴怒淨化了我的苦痛,掏空了我的希望;在布滿預兆與星星的夜空下,我第一次敞開心胸,欣然接受這世界溫柔的冷漠。(p.143)

 

yoyo抄書:

・白晝在岩漿一般的大海中拋錨。(P.72)

・一時間我什麼都看不見,只有太陽依然在我的額頭上敲鑼打鼓。(P.73)

・這四槍彷彿短促的叩門聲,讓我親手敲開了通往厄運的大門。(P.73)

・我常想若是有人讓我住在一根枯樹幹裡,天天無事可做,只能仰望那一小塊天空的變化,我也會慢慢習慣。⋯⋯人到最後什麼事都會習以為常。(p.92)

・我發現即使在外頭僅生存過一天的人,都能在監獄裡待上百年。(p.94)

・原來日子能讓人同時覺得漫長又短暫。漫長得度日如年不說,還膨脹到彼此交疊,最終界線消失,既定的名字也不復存在。對我來說,只有「昨天」或「明天」這種詞彙還保有原意。(P.96)

・他熱烈地喊道:「我控訴這個男子帶著一顆罪犯的心理埋葬了母親。」(P.114)

・一直以來,我總是專注於眼前,像是今天或明天即將到來的一切,無暇顧及過往。當然,以我現下的處境,我無法跟任何人以這種語氣說話。我失去了表達情感、擁有善意的權利。(p.119)

・在那個生命逐一消逝的養老院,夜晚依然像個憂鬱的休止符。(P.142)

20200123-yoyo畫異鄉人2 拷貝

女兒讀完後,我讓他們看1967年拍攝的《異鄉人》電影,yoyo發現,它是按照書的劇情走,所以每段對話都清楚,而這也激起她們的投注。

 

書名:異鄉人L’Étranger

作者:卡繆Albert Camus

譯者:張一喬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09年9月

原著出版:1942年(1957年諾貝爾文學獎)

適讀年齡:15歲以上

Zoyo閱讀齡:15.6 ys(高一寒假閱讀)

延伸閱讀:

《人間失格》。失去做人的資格

《少爺》現實生活中的醜態與正義

成長過程中出現的陌生人。《夏先生的故事》

《夕霧花園》原著小說與電影

yoyo簡畫:卡夫卡的《蛻變》(14.1y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