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樑書

愛冒險的小孩啊!想要成為不一樣的自己。《小提姆和勇敢的船長》

愛冒險的小孩啊!想要成為不一樣的自己。《小提姆和勇敢的船長》
孩子啊,嬰幼兒時期和父母合而為一,像個緊黏的行動體,慢慢的,每增長一歲就多感覺到自己的存在,兩歲的「不要」是脫離的開始,五歲的跨入校園是跳板,到了七、八歲,孩子似乎開始想做些不一樣的事,他們開始幻想冒險、闖蕩天涯,喜愛刺激與不一樣的人事物、更熱愛偷偷做一些事(即便只是幻想),這些大大小小、暗自來的事都是一種探險,證明自己可以決定一些事,證明自己可以戰勝許多難關。所以,我們該給這階段的孩子冒險一下,...

小一新鮮人的橋樑書推薦書單

小一新鮮人的橋樑書推薦書單
開學了,許多幼稚園畢業的小朋友正式進入小學階段,從前和爸爸媽媽及老師共讀的繪本已經累積許多,如今要開始識字,認識ㄅㄆㄇ,書裡的文字變得愈來愈有吸引力,此時「橋樑書」開始走進舞台,成為最閃耀的主角。

【橋樑書】偵探辦案初級版。《大偵探奈特系列》1-3

【橋樑書】偵探辦案初級版。《大偵探奈特系列》1-3
左右姐妹很喜歡看偵探系列叢書,小學期間讀過「大偵探奈特」、「雷思瑪雅少年偵探社」、「名偵探系列」(已絕版,要到圖書館去借了),這幾套書幾乎都是以閱讀五次以上為起跳,她們會不斷的重新翻閱這些書、重新再辦案一次。這一次,要來介紹「大偵探奈特系列」這套書可說是偵探辦案的初級版,適合小學低年級的小朋友閱讀。

《去問貓巧可》拉開思考的層面

《去問貓巧可》拉開思考的層面
橋樑書是協助慣於閱讀圖畫繪本的學齡前孩子進入多字圖書的過渡書,這些書宛如是一座協助的橋,讓剛上小學的孩子慢慢練習拼音,挑戰自行閱讀一本書,所以這一類過渡書必定得帶有一些樂趣,才能讓小朋友充滿興趣而願意繼續讀下去。

小孩閱讀中國經典故事。《怪怪龍捲風》《鹹魚變神明》

小孩閱讀中國經典故事。《怪怪龍捲風》《鹹魚變神明》
左右姊妹在學齡前至小學低年級階段特別鍾愛兩本兒童月刊,那是學齡前閱讀的《小太陽》(4-7幼兒雜誌),以及小學低年級階段閱讀的《星期八》,這兩種雜誌zoyo大約都讀過兩、三年,接受度很高,她們都很喜愛。 上個月收到「星期八」編輯來信,他們希望我們可以讀讀謝武彰老師的兩本新書——《怪怪龍捲風》、《鹹魚變神明》。對於謝武彰老師的作品並不陌生,謝武彰老師尤其專研中國文學著作,他將艱澀的文言文轉換成白話文,...

什麼都擬人化一下!。《書看書 魚釣魚》《弄想成真》

什麼都擬人化一下!。《書看書 魚釣魚》《弄想成真》
卡司特提斯一定是個盯著某物品看,可以看很久的觀察家!看久了,生活用品都像是人一樣,有了思維、有了語言、有了情緒,然後向主人碎碎唸許久。這些物品很會提問,然後丟出想法,接著,主人得有個完整的故事架構,讓它們找到適合的篇幅。 卡司特提斯一定是個嚴謹的畫家,每一個場景、每一個圖像與細微之處都有完整的安排,他一點都不馬虎。我最喜歡的就是他畫自家木頭地板與木櫃、木桌的紋路。

添加「愛」的美食。《食神小饕餮》

添加「愛」的美食。《食神小饕餮》
記憶中有幾個很會做菜的親友,他們做菜時總是很有自信,很有個人風格,而且從不看食譜。若仔細觀察這些人做菜的態度,大都能以「堅定不移」來形容,再推想他們做菜的目的,有許多都是為了所愛的人做菜,他們希望家人、朋友吃得愉快,吃得健康,所以,饕客品嚐時若是掛著滿足的笑容,對他們來說就是最有成就的成績。

我喜歡好笑的故事。《卡梅拉系列》

我喜歡好笑的故事。《卡梅拉系列》
我常常把自己還可以寫點文章的能力歸功給我的父親,小時候爸爸對於我的閱讀書量很大方,常常記得他每逢假日就帶我到二手書店,然後對著眼前桌上一片書海,闊氣地說:「隨便挑。」那時的我眼睛亮了起來,不管什麼種類我都會挑幾本來看,大人的、小孩的、科學的、文學的⋯⋯什麼都挑,父親從來不會過濾我所買的二手書,在我捧回家的這一大疊二手書中,最多的就是「笑話集」了。

收養的兒童故事。《艾瑪的臭小弟》

收養的兒童故事。《艾瑪的臭小弟》
半年前,我看了一部兒福聯盟的紀錄片《嗨!寶貝》,那時我並沒有讓女兒zozo、yoyo一同觀賞這部紀錄片,但我常常口述告訴她們這是怎麼一回事。半年後我在她們閱讀的一套橋樑書「我會自己讀」裡,看到一本關於收養家庭、寄養家庭的故事,雖會自己讀這系列的書(而且已經都讀完好多回了),但她們仍舊喜歡每個晚上拿一本書請媽媽唸給她們聽。她們以為這本《艾瑪的臭小弟》只是一個姊姊對弟弟的童真抱怨,但其實故事中有深切的...

小學生的夢想學校。《找不到國小》

小學生的夢想學校。《找不到國小》
試著回想我的小學學校,那是一個不太華麗,土裡土氣的校園,記得讀小學時代它已經過七十歲大壽了,現在的它不知還像不像當年一樣?若問當時它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我想是那一座有雙道(還是三道?)磨石子材質的大象溜滑梯,另外還有幾位風趣的老師,至於學習的過程全不在我的記憶錄中。

左右圖書館:《拉拉、我和動物們》

左右圖書館:《拉拉、我和動物們》
在圖書館借書總能借到書店看不見的經典好書。上了小學以後,左右姊妹借書都是直接拿字多的圖書,鮮少過濾,目的像是要一網打盡圖書館所有適合中低年級小朋友的圖書,這些書帶回家往往得讀上一兩個月,每一本都有精彩的故事等著孩子探索。《拉拉、我和動物們》也是我們順手拿的一本書,仔細讀完後才發現原是德國童書,譯者鄭如晴老師寫著:「拉拉與我」這系列書在八〇年代,不僅連載於德國德國最大的雜誌社之一的「布呂姬特」(Br...

左右圖書館:《原來如此》、《不可思議》科學故事集

左右圖書館:《原來如此》、《不可思議》科學故事集
幾個月前yoyo在學校圖書館借了《不可思議》,我告訴她那是一本科學書,而且還有另一本,她很高興地要我幫她找看看,然後我們在圖書館借了《原來如此》,當她看了這兩本書之後,下了一個大結論:「媽媽,以後可以盡量借一些科學的書嗎?我很有興趣。」原來小朋友到了小學階段,對科學的興趣會愈來愈濃厚。

兩本妖怪的童書:《帕拉帕拉山的妖怪》、《膽小的妖怪》

兩本妖怪的童書:《帕拉帕拉山的妖怪》、《膽小的妖怪》
女兒很喜歡和我一起共讀關於妖怪的書,這像是顯現人類對於奇特生物的好奇,以及透過想像來減低對未知事物的恐懼,很多圖書對於怪獸的描寫也都打破世俗的成見,把怪獸變得很可愛,甚至是害怕異於自己的人類,有些有科學原理撐腰,告訴你怪獸其實是自己想像來的,不管是那一種,我相信這都是作者站在孩子的立場,希望純真的孩子別被奇特的事物所嚇倒。這次我來說說兩本關於妖怪的圖書-《帕拉帕拉山的妖怪》及《膽小的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