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的自我追求

去台北找女兒過生日(把去年的事也記下來)

去台北找女兒過生日(把去年的事也記下來)
  去年生日時,自知是最後一次與女兒相聚過生日,所以整個星期都處在慶生的氛圍,一種害怕幸福不再來的心態作祟著。但因為沒有記錄下來,竟忘了到底是怎麼過的,翻閱硬碟照片,讀讀自己寫的幾段話,才從中找出線索,拉出幸福。大腦頓了,很多美好的事物得靠影像與文字牢固,自身軟性的知覺竟不管用,無論如何,我得記下今年的生日。

快閃找女兒:餵食餐、側拍父親、大學的校慶

快閃找女兒:餵食餐、側拍父親、大學的校慶
幾年前,只要有北部工作邀請,我們總是婉拒邀約,因為就如司機的我們得準時接送孩子上下學,無法離身到北部去。如今,兩個女兒都往台北就讀大學,我們反向操作,歡迎北部邀請,只要有機會順道到台北探望女兒,什麼都願意。這一次,因為北藝大關渡美術館邀請Doch的一場座談,讓我賺到兩天一夜的親子時光。

遠端家書

遠端家書
▲上大學後,第一封家書 媽媽,你們都沒有收到信嗎? 我似乎可以想像她的樣子:嘟著嘴,疑惑地發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