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蹟/歷史建物

台南神學院/戰後重要建築「頌音堂」

台南神學院/戰後重要建築「頌音堂」
他老早告訴我,位於台南青年路上的「頌音堂」一定要找機會去看看。每回經過,總是來去匆匆,沒有閒心也沒有學習的時間預算下車,這一嚷六、七年就過去了。他又再次強調,頌音堂是台灣六〇年代現代建築的象徵,非常重要! 五月初的那天,沒有刻意經過,沒有帶著專業相機,在紛亂的時間裡,竟湊出一段可以停下來看看的空白時間,一圓多年來喊著要進去的願望。

【2019再訪馬來西亞雙溪大年、檳城】新文英碼頭、紅樹林保護區、布秧谷考古博物館

【2019再訪馬來西亞雙溪大年、檳城】新文英碼頭、紅樹林保護區、布秧谷考古博物館
這是大馬旅行的第二天,我們在雙溪大年。 冰淇淋哥哥說要帶我們繞著北馬最高峰—日萊鋒山下一圈,他可客製化行程,知道我們對什麼感興趣,帶著我們到自然保護區及古蹟區,分別為馬莫河(Merbok River)紅樹林保護區,以及布秧谷考古博物館(Muzium Arkeologi Lembah Bujang )。

台南「鶯料理」成了「鷲嶺食肆」

台南「鶯料理」成了「鷲嶺食肆」
總是刻意安排一週一回的兩人外出,我們定義為進修充電的日子,得離開工作桌,排疏擠在腦中熟悉的邏輯事物,然後走出去建立新的連結。我們參觀台南多到逛不完的博物館、文物館、老房屋,有時鑽入小巷、老市場,吃著市民慣食的料理小吃,聽著他們常用的河洛語,用各種方式融入老府城的生活。漸漸的,我的電腦硬碟裡,累積了許多進修日的照片,這些都是我搜讀歷史、熟悉府城的教材。

台南柳營「劉啟祥故居/美術紀念館」:農村裡的洋樓

台南柳營「劉啟祥故居/美術紀念館」:農村裡的洋樓
已是初春三月份的事了,那天還吹著冬末殘餘的寒風,女兒說,得在家裡讀點書,不打算在假日與我們同行。我裹著厚衣和另一半信誓旦旦的說,我們來遊走台灣小鎮,落實「一鎮一館」的計畫,這誇口的龐大計畫就像當年對著六歲的女孩說,「我們來實施福爾摩沙寫生計畫」,我們的確也辦到了,一走就九年。而這「一鎮一館」計畫能否走下去呢?就先當作散步的小旅行吧!

台南「司法博物館」/原 臺南地方法院:穿上法袍,模擬法庭

台南「司法博物館」/原 臺南地方法院:穿上法袍,模擬法庭
這幾年,台南陸續修復許多古蹟,增加許多新的博物館,像是先前去過的美術館1館是原來的「台南州警察署」;新化青少年圖書館是「原新化郡公會堂」;位於文學館旁的消防博物館則是日治時期的「臺南合同廳舍」,而修復完成的古蹟當中,司法博物館為原來的「臺南地方法院」,是相當精彩的行政建築。

台北北門周邊:鐵道部、郵便局、三井倉庫/《童年,再童年》廣播受訪

台北北門周邊:鐵道部、郵便局、三井倉庫/《童年,再童年》廣播受訪
▲徐逸鴻老師所繪臺北城地圖 對台北不熟的我,透過每一次與孩子的寫生活動,一小點一小點的踏查,先前走了幾回大稻埕,稍微有點皮毛認識,這次認識臺北城,下一次應該就可以把艋舺走讀一回。這一篇,把北門附近的古蹟稍加紀錄,大都是日治時期的建築。 ▲徐逸鴻老師所繪臺北城地圖局部,我近拍北門周邊。 ▲《一個木匠和他的台湾博覽會》一書所附的1935年台北市街圖。 一月三十日,二〇一九,Day 4 台灣總督府鐵道部...

台北北門廣場:原「臺北府城北門」

台北北門廣場:原「臺北府城北門」
2016年,台北拆除引道忠孝高架橋後,終於可以大範圍的看見北門這座老城門,很多建築是需要廣大腹地,才得以由遠至近仔細觀察。橋拆了,城門露出完整的模樣,廣場周邊一帶正積極修復幾處古蹟,像是鐵道部博物館、郵政博物館、三井倉庫⋯⋯等,使得這一區成了台北相當有氣質的文化重區。我站在北門前,看著北門廣場如此開闊,不免覺得先前他深受委屈,被擠在兩道高架橋中間。

台南美術館1館:原「台南州警察署」

台南美術館1館:原「台南州警察署」
台南美術館從籌備設立開始,引發台南藝文圈討論得沸沸揚揚,雖然多年從未有市立美術館,但民間的藝文空間、藝術家的藝術活動是相當活躍的,可以想像,美術館的設立必定讓藝術圈朋友有相當多的想法,彼此交換意見,議論紛紛。

台南新化「晉發米穀商店」:一座百年檜木碾米機縱跨兩層樓

台南新化「晉發米穀商店」:一座百年檜木碾米機縱跨兩層樓
照片資料檔裡,有許多台南新化小鎮的照片,是我們家庭小旅行的足跡,沒有刻意書寫文章發表在部落格,因為拜訪這些地方是如此輕鬆,隨行隨停,像是地板會ㄉㄨㄞ彈的武德殿、楊逵文學館、神秘的新化畜產試驗所(一年開放幾日)、檜木建造的公會堂(現為青少年圖書館),以及走在老街上逛逛生猛活力的早市,觀賞那些老屋齡的房子。

台南水道-淨水池區:蝙蝠生態參觀

台南水道-淨水池區:蝙蝠生態參觀
還記得兩年半前,帶著左右姐妹到古蹟台南水道的淨水區寫生,由於一畫下去欲罷不能,成了當天最晚離開園區的遊客,那時天漸漸黑,原不覺得有何不妥,直到看見千百隻蝙蝠從藍色門上的孔飛射出來,一隻接著一隻,好像那裡面有什麼蝙蝠再生器似的,永遠數不完的飛行體,那時,我們又好奇又驚嚇,畢竟在那樣類似電影場景的地方,沒什麼人,感覺實在太真實,母女三人嚇得連忙下山。 因此,我記住了,舊水道裡有許多蝙蝠,而且是台灣葉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