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蹟/歷史建物

台南「葉石濤文學紀念館」:原 臺南山林事務所

台南「葉石濤文學紀念館」:原 臺南山林事務所
臺灣文學館、孔廟、武德殿這一帶是台南府城觀光蛋黃區,常有步行的遊客穿梭各館之間,這附近有一棟「臺南山林事務所」,約創建於1925~1945年之間,為台南市定古蹟。此建築目前作為「葉石濤文學紀念館」之用,前後幾年來訪,參觀過兩次不同的室內展設。若「臺南山林事務所」是1925年創建,就會恰好符合現為「葉石濤紀念館」,因為葉老就是出生於1925年啊。

雲林土庫半日遊:怪人花枝鱔魚麵、有日本觀音的順天宮、丘山角咖啡

雲林土庫半日遊:怪人花枝鱔魚麵、有日本觀音的順天宮、丘山角咖啡
一年前,上一波疫情煙霧籠罩,「公路旅行」成了疫情下喘息的方式,路上看風景,車內吃美食,車程刻意拉長,抵達更遠的地方。深刻記得有一回驅車前往雲林土庫時的興奮感,陌生城鎮引發感性的刺激,我一向樂於當個觀光客,並非東買西買的購物團,而是叮嚀自己,以陌生的感覺接近環境,才會感覺新鮮、充滿刺激,漸而細膩觀察身邊的人事物。

【野餐】那一天兒童節:高雄大樹舊鐵橋野餐、玩飛盤

【野餐】那一天兒童節:高雄大樹舊鐵橋野餐、玩飛盤
每隔一陣子,總會邀約外甥女一起出來聚聚,阿晴與左右姊姊相差五歲,同是巨蟹座女孩,幼小時期的她不容易和已是少女的姊姊兜上線,但上了小學高年級、國中後,三個人的交集多了,女孩之間的話題常常話夾子一打開,就無止境的沒完沒了,把汽車前座的我和Doch轟炸耳膜。但我很喜歡這種吵死人的家聚時光,幾個月前的兒童節,把阿晴再度邀約出來,約定好穿著白上衣+牛仔褲,這是我們的野餐服。(上次年初三相見時,全家族都穿紅色...

【寫生】花蓮瑞穗「掃叭石柱」:來畫1929年鹿野忠雄看到的巨石(17.6ys)

【寫生】花蓮瑞穗「掃叭石柱」:來畫1929年鹿野忠雄看到的巨石(17.6ys)
是呀!我們一年沒有進行「福爾摩沙寫生計劃」,這是從左右女孩六歲開始執行的計畫,一走就十年過去,這十年來畫過五十幾站古蹟建築,平均一年會跑三個地方。這一兩年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多數時間都靜關在家裡,好不容易才能旅行,一定得把寫生氣氛兜回來(書寫這一篇文時,疫情又陷入升溫熱燒階段)。

【咖啡館】花蓮「咖逼小売所 -斗宅。揀茶舍」:縣定古蹟+柴犬雙雙吸引人

【咖啡館】花蓮「咖逼小売所 -斗宅。揀茶舍」:縣定古蹟+柴犬雙雙吸引人
寒假旅行第三天,已從濱海路線轉入縱谷路線,「隨黑潮行」暫行,到花蓮市區走走吧!這天把自己成人口味的行程擱下,安排一趟專屬女孩的行程,我們去了《茶金》展覽,買了少女風的果凍,另外,還去了有柴犬顧攤的「咖逼小賣所」咖啡館,原是日治時期檢察長宿舍的它是花蓮縣定古蹟,興建於1936年,除了日式老宅既有的和風氣氛外,兩隻像是固定時間上班的柴犬,定點式、定時式、定格式的躺臥在榻榻米上,讓喜愛動物的左右姐妹失心...

台南赤崁樓文昌閣「魁星功名筆」:向考試神求心安

台南赤崁樓文昌閣「魁星功名筆」:向考試神求心安
好多年沒到台南赤崁樓,一段空白時間湧出,幸而進入赤崁樓逛逛。赤崁樓園區因新建工程而挖掘到大範圍遺跡,目前整個園區都處在「工程中」的狀態。十年前帶女兒來寫生,小女兒yoyo所畫的「鄭成功議和圖」群像被挪到停車場,有一種被冷落在一旁的淒涼感。

【爬山】小百岳NO.20 台北新店獅仔頭山:隘勇線+垂直的崖梯

【爬山】小百岳NO.20 台北新店獅仔頭山:隘勇線+垂直的崖梯
幾個月前的寒假,計劃到台北旅行時,愛搜集經驗的zozo告訴我,她想要去爬一座小百岳,我並沒有計畫走自然之旅,實因這趟旅行有太多公務,也有許多展覽得去充電參觀,行李裡安插不了爬山的配備,但為了完成她的心願,多帶三雙鞋、一背包,多準備上山輕便裝也願意。在北上旅程的最後一天,全獻給了台北新店獅仔頭山。爬完山後,滿足感及疲憊感交叉融合,就這樣直接開車南下回家。

台北「臺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日治時期的臺北北警察署

台北「臺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日治時期的臺北北警察署
寒假這趟中北部之遊,從霧峰林家接到台北的「臺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似乎是一條可探知的民主運動脈絡。日治時期林獻堂、蔣渭水、賴和、蔡培火等知識份子,團結推動台灣文化與政治觀念,1920年「臺灣文化協會」成立公司,1921年1月向日本政府提出「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10月蔣渭水諷刺臺灣有「智識營養不良症」(可參考我另一篇文:【咖啡館】台北大稻埕「行冊」咖啡館:《台灣民報》(1923年創刊)總批發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