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蹟/歷史建物

台南楠西「鹿陶洋江家聚落」:1721年來到此

台南楠西「鹿陶洋江家聚落」:1721年來到此
八年前曾來過楠西的江家古厝,驚訝這麼大一個聚落,保存如此完整,那時孩子們只能跑來跑去,無法感受老房子的穩重魅力,以及世代子孫三百年來,堅守土地的決心。八年後我們再度參訪,孩子已從國小生變成高中生,我已經可以說:「嘿,電影《總鋪師》有來這取景啊!」或者說:「江家在清朝時就遷移來台」,然後一家人討論電影畫面,分析歷史脈絡。我們用小小的眼,望前望後,看前景半月池,看鹿陶洋山撐住聚落,看劃分清楚的各家房屋...

【寫生】嘉義公園:來畫陳澄波熟悉的嘉義公園(15.6ys)

【寫生】嘉義公園:來畫陳澄波熟悉的嘉義公園(15.6ys)
因為女兒說,對嘉義不熟悉,促成了我乾脆安排嘉義寫生行,共讀了畫家陳澄波的油畫繪本,走在車水馬龍的嘉義圓環,那是電影「KANO」中出現的噴水池。無意間,發現嘉義中山路好好逛,爸爸對著三個女生說:「我們不是來逛街的。」女兒也對著想看廟、看糕餅的爸爸說:「我們不是來看廟的。」那我們來做什麼? 走進嘉義公園,跟隨著畫家,一起用油畫寫生,這是我們今日的目的—福爾摩沙寫生計畫No.54站。

來去台南「億載金城」護城河巡一下(15.5ys)

來去台南「億載金城」護城河巡一下(15.5ys)
上學期末最後一天,高中生休業式只有半天,賺到一個難得的半天假,雖然隔天我們就要往花東旅行(參見:「2020花東陰雨綿綿三日遊」),還是邀約著左右姐妹去台南市走走,因為近來整理著多年來「福爾摩沙寫生計劃」文章,正著墨於九年前拜訪億載金城一文,稍加增添歷史資料,心想想著,竟這麼多年沒有再訪億載金城,這可是台灣第一座西式砲台啊!於是,萌生帶著女孩重返二鯤鯓砲臺的念頭。

【2019再訪馬來西亞雙溪大年、檳城】檳城巴巷漁村、E&O飯店外海堤

【2019再訪馬來西亞雙溪大年、檳城】檳城巴巷漁村、E&O飯店外海堤
今年到馬來西亞旅行很幸運,許多交通問題都由朋友幫我們處理,像是這天就由pie開車載我們往檳島郊區ESCAPE,不用苦苦等著公車,而且因為坐上專車,沿途又多拜訪幾個景點。pie實在是個盡責的當地人,更是個美食家、玩樂家,在他導領下,我們走了好多他的私房景點地方,像是晚上要回去時,硬要把我們拖到高檔的E&O(檳城東方大酒店),要我們進去瞧瞧這百年酒店,我們可是剛從叢林冒險回來,一身狼狽,根本不...

【2019再訪馬來西亞雙溪大年、檳城】檳城小印度區:第一次用手抓吃食物

【2019再訪馬來西亞雙溪大年、檳城】檳城小印度區:第一次用手抓吃食物
在檳城散步的第六天,從愛情巷(Love Lane )走到底,走過聖母升天大教堂、聖喬治教堂,然後抵達小印度區,這個區域有濃厚的異國風,街道大聲播放著印度歌曲,我好像進入了一個特別的區域,像是印度電影般,總會有歌舞聲縈繞,走過身邊的女人穿著紗麗,有些雙目之間點著紅點,這裡好特別,明明已在國外,卻還是覺得它特別異國。

【2019再訪馬來西亞雙溪大年、檳城】五福書院、聖母升天大教堂、聖喬治教堂

【2019再訪馬來西亞雙溪大年、檳城】五福書院、聖母升天大教堂、聖喬治教堂
旅行第六天,從牛甘冬走到愛情巷,這一篇把牛干冬路的「五福書院」,以及走到愛情巷底會看到的「聖母升天大教堂」、「聖喬治教堂」一起合併書寫,一個是華人會館組織,二是英國的教堂。這三者都曾有「最早」之說,聖母升天大教堂是馬來西亞最早的天主教堂,聖喬治教堂則是最早的聖公會教堂,而五福書院曾被誤說是最早的華校,對於這三個「最早」,我在此文一起分享。

【寫生】台北「新富町文化市場」:親子市場+明日咖啡館(15.1ys)

【寫生】台北「新富町文化市場」:親子市場+明日咖啡館(15.1ys)
年初寒假完成了從小學到國中共八年50站的「福爾摩沙寫生計畫」,雖已達到階段性任務,但還是不想輕易的中斷這場多年的計畫,於是,八月暑假末,在女兒即將升高中之時,我們趁著北上看展,進行第51站寫生計畫,目標就是「新富町文化市場」,它原是日治時期「新富町食料品小賣市場」,這幾年修復原建築後,有了新的任務,除了舉辦講座、展覽空間、單位進駐,還有一間菜市場裡的咖啡館—明日咖啡MOT CAFÉ。

家族小旅行:來去台南美術館周邊走一圈(15ys)

家族小旅行:來去台南美術館周邊走一圈(15ys)
每逢暑假,家族總會固定安排小旅行,去年去屏東潮州,前年去美濃,今年應我姐的請求,到台南圓一段美食之旅。這回成員有三個男孩、三個女孩,成員組合為四個高中生,兩個國小生,所以,我安排的路線就不能是我姊姊偏愛的文青之旅,或許帶男孩們去逛逛有趣的博物館,那麼,就以美術館周邊走一圈吧!

台南神學院/戰後重要建築「頌音堂」

台南神學院/戰後重要建築「頌音堂」
他老早告訴我,位於台南青年路上的「頌音堂」一定要找機會去看看。每回經過,總是來去匆匆,沒有閒心也沒有學習的時間預算下車,這一嚷六、七年就過去了。他又再次強調,頌音堂是台灣六〇年代現代建築的象徵,非常重要! 五月初的那天,沒有刻意經過,沒有帶著專業相機,在紛亂的時間裡,竟湊出一段可以停下來看看的空白時間,一圓多年來喊著要進去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