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好喧叫的樹鵲

一旦忙碌的跳動生活佔領整個身體時,自然仙子總會派來使者平緩生活節奏,這一次是樹鵲。

初次與樹鵲相遇是2016年在高雄旗山,成群聚集的長尾巴鳥聚集在樹梢,同時發出同種類之間的鳥叫聲,那就像是合唱團一樣,把聲音聚焦,宏亮的播放出來,那一回的初遇讓我事後查詢得知,這群鳥朋友叫做「樹鵲」,由於是鴉科,可以想像聲音有多麽響亮,甚至到達「吵」的階段啊。


▲2016年在旗山孔廟看到的兩隻樹鵲,長得非常健康。

2018年在住家社區再度看見樹鵲,九月時節出現的牠們是一對夫妻,那時觀察到牠們黑、灰、褐三色的羽毛,以及羽毛側邊有一塊白色的部分,由於長尾巴拉得很長,體長就偷吃步的逼近40公分。牠們的學名是:「Dendrocitta formosae」, 台灣特有亞種,亦稱「 灰樹鵲」,1863年由斯文豪命名。

同一年年末最後一天,為歡慶新年度到來,我們家庭去爬旗尾山,由於早記得樹鵲的聲音,所以一看到成群結隊的鳥朋友,便能判斷出吵鬧的夥伴就是樹鵲。這三回的相見要我忘了牠們可難,即便在各處看到牠們,從聲音與外型皆能判斷出樹鵲又在佔領區域了。但我沒想到,這一次如此近距離見到牠們,早晨七、八點的鳥鳴鬧鐘,真是要我忽略牠們的存在都很困難。


▲2021.09.25早晨七點多,樹鵲來到我陽台

這兩位晨間客喜歡搖頭晃腦的,兩者互相影響,A叫了一串,B肯定會馬上接上,雖然第一拍慢了,但仍有默契的互相鳴叫,牠們這一拜訪,把原先喜歡來庭院前吃土密果子的眾鳥,好像少了一半數量,尤其是鳥類中的弱勢——綠繡眼。


▲2021.09.28,應該是同樣兩隻

陽台及反光玻璃是觀鳥好角落,從頭到尾,灰頭、褐身、黑尾,雄雌外型皆相同。正面看像是小企鵝一樣,但一轉身,顯得過度累贅的長尾巴好像太多餘了。

臺灣生命大百科」網頁中提到,樹鵲在日治時期僅分布於台灣中海拔山區,從未出現在 600m 以下的地區,當年的數量並不普遍。但這些年我發現樹鵲的地方,皆已是平地至中海拔山區,或許這就像是鳳頭蒼鷹往低海拔處遷移一樣。

期待以後樹鵲還能再來!這個陽台來過小啄木、小白鷺、赤腰燕,還會有誰來呢?靜靜期待自然仙子派來使者。

 

延伸閱讀:

【防疫日誌23】夏至,黃鸝鳴叫 

【Video】秋冬兩季門前的鳥兒們:小白鷺、翠鳥、黃尾鴝 

【Video】五色鳥來敲窗。赤腰燕找新家 

【台61線】布袋濕地生態園區漂浮的鳥蛋 

《翠鳥》我也深深被翠鳥所吸引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