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孩子看藝術展演

2022Mattauw大地藝術季|拔林展區:流域植物、流域食譜

2022Mattauw大地藝術季|拔林展區:流域植物、流域食譜
麻豆大地藝術季終於開展!展期為:2022.10.15~2023.01.29。此藝術季共有九大計畫(小、水、竹、影、植、土、農、聲、原),三大展區(A總爺藝文中心、B拔林工作站、C大隆田園區),此篇介紹B區的拔林展區作品,這展區有個特別的氣氛,就是展場內有個神明桌,是賴氏子孫祭拜祖先的地方,藝術與居民日常相融,非常特別。

快閃找女兒:餵食餐、側拍父親、大學的校慶

快閃找女兒:餵食餐、側拍父親、大學的校慶
幾年前,只要有北部工作邀請,我們總是婉拒邀約,因為就如司機的我們得準時接送孩子上下學,無法離身到北部去。如今,兩個女兒都往台北就讀大學,我們反向操作,歡迎北部邀請,只要有機會順道到台北探望女兒,什麼都願意。這一次,因為北藝大關渡美術館邀請Doch的一場座談,讓我賺到兩天一夜的親子時光。

2022Mattauw大地藝術季|大隆田展區:天色漸暗之時最適合觀展

2022Mattauw大地藝術季|大隆田展區:天色漸暗之時最適合觀展
麻豆大地藝術季終於開展!展期為:2022.10.15~2023.01.29。此藝術季共有九大計畫(小、水、竹、影、植、土、農、聲、原),三大展區(A總爺藝文中心、B拔林工作站、C大隆田園區),此篇介紹C區的大隆田園區作品。 此區有個最佳觀賞時間,就在白日將近、天色漸暗之時,這樣可以同時看見自然光下的《療癒系列2》及需要黑暗中觀看的《沈水流光》,而攝影作品日夜皆可觀看(有打燈)。建議參觀者可在下午五...

2022Mattauw大地藝術季|總爺展區:小計畫展間

2022Mattauw大地藝術季|總爺展區:小計畫展間
麻豆大地藝術季終於開展!從2022.10.15一直到2023.01.29,約有100天展期。此藝術季共有九大計畫(小、水、竹、影、植、土、農、聲、原),三大展區(A總爺藝文中心、B拔林工作站、C大隆田園區),希望我可以好好地介紹這些驚人作品,之所以稱之為驚人作品,也是因為這計畫歷經三年籌劃,整組團隊上山下海,與曾文溪交陪做朋友,無數次的對話交集與籌備活動,是相當浩大厚實的藝術季。

南投「臺灣工藝文化園區」:工藝線、臺灣工藝百年進行式

南投「臺灣工藝文化園區」:工藝線、臺灣工藝百年進行式
十多年沒到南投的「臺灣工藝文化園區」,多年前經過這裡時,兩個小女娃在身邊黏著,無法抽出身仔細看展覽,只是陪著她們在戶外玩耍。今年七月暑假再訪時,整個園區有多館舍(包含工藝文化館、工藝設計館、工藝資訊館、生活工藝館、地方工藝館⋯⋯等),一時不知該從何下手,於是,把車停下來後,從停車場最近的館舍開始,目的在於觀賞台灣工藝發展與各地作品,不管從何開始都可以。

臺灣歷史博物館「樂為世界人 臺灣文化協會百年特展」:以歷史角度出發(已撤展)

臺灣歷史博物館「樂為世界人  臺灣文化協會百年特展」:以歷史角度出發(已撤展)
年初到台南歷博館看了「樂為世界人」展覽,展場資訊豐富,難以一次消化,心想著應該帶著熱愛歷史的女兒來觀展,直到四月再訪,再次閱讀展場如筆記般的歷史統整資料。參觀此展覽時,建議可讀黃煌雄老師的《兩個太陽的臺灣》,一展一書相互搭配與補充。

2022台灣燈會在高雄@愛河灣/大港橋pm3:00水平旋轉

2022台灣燈會在高雄@愛河灣/大港橋pm3:00水平旋轉
今年台灣燈會在高雄,港都高雄很霸氣地設定兩大主場,一在衛武營,另一在愛河灣。愛河灣包含的範圍很大,從前的真愛碼頭成了「流行音樂中心」(簡稱「高流」),與光榮碼頭四周所圍起來的大樓建築群皆屬之,愛河灣脫顯出高雄港市合一的形象,而這些也是多年前六歲女兒寫生的高雄大樓建築群。

台南「菜市台南」林致維個展(展期至2021.12.05)

台南「菜市台南」林致維個展(展期至2021.12.05)
知道林致維(1/2藝術蝦)是在去年勤走佐藤春夫百年前來台路線時,發現了《旅繪台灣》這本書,當時對作者以行動走訪並畫下多幅水彩畫,詳細記錄且抒發情感的多文字作品感到佩服,一向對認真上進的人會多點喜歡、多點支持,於是在網路上分享了這本書。朋友小蒨牽線而間接認識了致維,但我連一次面也沒見過他,只在FB上,看著自制力強的他日日繪圖的進展,依著時間,看著水彩作品從構圖到上色,從模糊到聚焦,這批菜市水彩畫慢慢...

百年情書 文協百年特展:百年前知青們的熱烈情感(展期至2022.05)

百年情書 文協百年特展:百年前知青們的熱烈情感(展期至2022.05)
時間不夠,我僅能有十五分鐘鑽進「臺灣文學館」,參觀以藍白兩色,展現年輕視覺意象的「百年情書 文協百年特展」時,一時像是被一群有才華的人所吸引,宛如手中接收到數封滿溢情感的情書,我像是要告別情人似的,火速收集展場中的六封情書,並焦慮著即將要離去,為此,我有點任性的說:「不管了,我們改變行程,等等再來一趟。」我那焦慮的心情,是否像是百年前的文化鬥士,擔心著自己吸收不到西方文化思潮,許多事即將消逝,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