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度燃燒的藝術家:拜訪李朝進老師

再度拜訪南部六、七〇年代重要的藝術家,這次走進李朝進老師的工作室。
只要上網搜尋李老師,會有許多的資料與影像告訴你,李老師是南部現代藝術的開拓者,是台灣重要的藝術家前輩。


十月二十日,二〇一八
採訪前看著他英挺的站在門前迎接我們,氣色與體態都不像是七十幾歲的老長輩,他似乎隨時都可以做什麼,隨時都可以醞釀想法。在訪問過程中,他說的幾段話特別令我深刻。

他說,很多創作與童年經驗有關,靠著記憶、童年的感覺去畫。1941年出生的他,經歷過二戰末期,轟隆的轟炸聲影響著他,他說,自己有些創作是用戰爭的手段,破壞、爆裂的手法去做,表達那時承受的壓力。

「媒材本身有自己的個性。」李老師在一段話當中,安插了這句話。
我想著他拿鉛管顏料去燃燒,用麻布在畫布上穿啊、黏啊、塗啊,多層覆蓋,厚度也成了表達思想的單位,然後用油漆奮力潑灑,以及銅銲猛烈燃燒,他好像真的在感覺每一個媒材的個性。它們會抵抗嗎?還是順從藝術家的意識與那雙手?
我不禁聯想,日本建築家安藤忠雄童年深受鄰居木工師傅的影響,師傅說過類似的話:「木頭也有個性,所以一定要讓它們往好的方向伸展。」

然後我又聽到他說:「很多創作做熟了、步驟明確了,也就不有趣了,不想做了。」這個喜愛變化的藝術家,做許多實驗,熟練了,就又換一種方式,年輕時代的他是如此激亢又生猛!而今近八十的他肯定地對著後生晚輩這樣說,語氣中帶有火苗燃燒的餘溫,熱度緩緩傳來。

20181020-22 拷貝20181020-23 拷貝

延伸閱讀:
拜訪黃明韶老師
那個下午,在林鴻文老師的工作室(7.6ys)
收夢。2018張秉正水墨個展(已撤展)
宜蘭「阮義忠台灣故事館」:透過影像看見台灣的故事
再去橋頭「魚刺客廳」找藝術家拉馬(10.6y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我是李老師任教正修工專時的學生,因為長年居住國外而與老師失聯,看到這篇報導,憶起半世紀前受教的景象,不知道要如何與李老師聯絡,可以賜告嗎?

    1. 紀年 您好
      麻煩您寫信給我,讓我知道您的聯絡方式,
      我會試著傳達給李老師。

      我的信箱:mayi1207@hotmail.com

      洪淑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