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山

【寫生】花蓮瑞穗「掃叭石柱」:來畫1929年鹿野忠雄看到的巨石(17.6ys)

【寫生】花蓮瑞穗「掃叭石柱」:來畫1929年鹿野忠雄看到的巨石(17.6ys)
是呀!我們一年沒有進行「福爾摩沙寫生計劃」,這是從左右女孩六歲開始執行的計畫,一走就十年過去,這十年來畫過五十幾站古蹟建築,平均一年會跑三個地方。這一兩年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多數時間都靜關在家裡,好不容易才能旅行,一定得把寫生氣氛兜回來(書寫這一篇文時,疫情又陷入升溫熱燒階段)。

【咖啡館】花蓮「咖逼小売所 -斗宅。揀茶舍」:縣定古蹟+柴犬雙雙吸引人

【咖啡館】花蓮「咖逼小売所 -斗宅。揀茶舍」:縣定古蹟+柴犬雙雙吸引人
寒假旅行第三天,已從濱海路線轉入縱谷路線,「隨黑潮行」暫行,到花蓮市區走走吧!這天把自己成人口味的行程擱下,安排一趟專屬女孩的行程,我們去了《茶金》展覽,買了少女風的果凍,另外,還去了有柴犬顧攤的「咖逼小賣所」咖啡館,原是日治時期檢察長宿舍的它是花蓮縣定古蹟,興建於1936年,除了日式老宅既有的和風氣氛外,兩隻像是固定時間上班的柴犬,定點式、定時式、定格式的躺臥在榻榻米上,讓喜愛動物的左右姐妹失心...

花蓮光復糖廠日式宅:列管保護的琉球松在庭院

花蓮光復糖廠日式宅:列管保護的琉球松在庭院
是第幾回來到光復糖廠呢?一時還真想不起來。 只要到花蓮,我們總不忘回光復糖廠,女兒把那兒當作是花蓮的家,因為可以一家人睡在榻榻米(女兒自己的房間也是榻榻米呢!),情感濃密外加檜木香,味道與回憶交融在一起。我並沒有每回都紀錄住宿心得,但這次住在一間門前庭院有琉球松的屋子,讓我們都好喜歡,於是,拍了好多張家庭照,想像未來自己的家也是這樣。

花蓮豐濱「大石鼻步道」:登高觀看汪洋大海

花蓮豐濱「大石鼻步道」:登高觀看汪洋大海
「2022隨黑潮之旅」的第二天最後行程。 從台東沿著濱海公路【台11線】一路北上,傍晚四時,抵達花蓮豐濱鄉,來到此是因為想在一個高點看太平洋。「大石鼻步道」簡單易行,僅需一小時內就可以達到高點,從此處望遠,視野寬闊,汪洋大海在眼前。

成功漁港:魚市活蹦跳的台東第一大漁港

成功漁港:魚市活蹦跳的台東第一大漁港
多年前那個冬日午後,來到成功漁港,魚市水泥地面濕濕搭搭的,擺滿著剛入港,捕捉上岸的各類大小魚,種類多到不知其名(其實我自己也不是很懂啊),當時九歲的yoyo忍不住問:「這些都是真的魚嗎?」喊價的人、穿著青蛙裝的漁民、識貨買魚的人蜂擁而至,注視著這些絕對是真的魚,整個魚市場生氣勃勃,充滿了喊價的吆喝聲。

富岡漁港:海岸線滿滿的消波塊

富岡漁港:海岸線滿滿的消波塊
行駛於【台11線】台東段,跨越卑南溪後,便會到富岡漁港,它是僅次於成功漁港,是台東的第二大漁港,它同時也是到綠島、蘭嶼的交通進出港,因為就在加路蘭附近,又稱為「加路蘭港」。 下筆寫這篇紀錄時,恰看到新聞報導,一艘貝里斯籍貨船擱淺在富岡漁港外,擱淺處就是我們開車停駛在路邊望向太平洋,看見的地方。

旅程中的動物們:黑尾鷗、羊駝、黃牛

旅程中的動物們:黑尾鷗、羊駝、黃牛
一趟旅行專注的不僅是古蹟建築、城市風光、自然景色,有時活蹦蹦的生物也常引起我的注目。觀察多年相識的植物,看看時間軸下它們成長的速度,是我的小小樂趣,而突然跳出的動物朋友,總是把旅程的歡樂曲線拉到高點,牠們的出現往往都不按牌理出牌,像是彩蛋讓人驚喜連連,此時,旅程的豐富度快速晉升一級,落下一個大大的「!」。

通往天堂的階梯/大鳥海邊的石頭不見了

通往天堂的階梯/大鳥海邊的石頭不見了
旅行台灣東部,離開首站大武漁港後,滿腦子都是孤獨漁港及無助木麻黃的景象,纏繞著無奈心情繼續行駛台九線。同樣在台九線大武段(大武南濱休憩區,快到時會有指標),有個相當知名的戶外裝置作品,這一站是給左右女孩開心拍照的,也因為停留拍照,剛剛的纏繞的心情稍微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