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家

回到家後,看見兩雙匆忙離家而脫卸下的室內拖鞋,凌亂地滯留在原處,我彷彿看見她們的腳還踏在家裡的地板上,充滿動感與著急,但我明白,女孩已經抽起雙腳離家去。

購物

原安排暑假要好好與女兒過最後一次長假,沒想到她們的劇團的訓練及小事報營隊,讓我們家庭生活少了許多,一直到最後一兩週,匆忙地與她們購買上大學所需物品,藉由購物增加一家子相聚的時光。

安置一個獨立生活空間需要好多東西,床墊、床組、收納櫃子、行李箱、大大小小的生活用品,巨蟹座女孩考慮更仔細,細微到小東西都會記下來(像是指甲刀),光是在寶雅、IKEA就不知逛了多少回。我一方面陪著女孩買物品,協助她們挑選,一方面又幫她們留意女孩在外要注意的事項,千交代萬交代,囉唆成串;爸爸則是注意銀行帳號、手機帳號、MAC電腦的配備⋯⋯等。而外婆則是一句老話:「不要被追走。」


▲女兒十八歲生日禮物是一台電腦

離家北上前三天,八月三十一日~九月二日,二〇二二

帶著女兒回去找爺爺,這是上大學前最後一次與爺爺吃飯。經過一所小學校門口,好多家長等著孩子中午放學,我直覺反應:「啊,12:40了,要放學了。」小學階段都是這時間接送低年級的孩子,這群家長或許正是家有小一新生的家庭,他們有些著急的等著孩子。zozo說:「我還沒有開學耶,我正式脫離十二年國教了。」對我而言,十二年的每一幕都難以忘記,扎扎實實的家長生涯。


▲竟然約我們玩枕頭大戰

女孩就要提著大大小小的行囊北上讀書。

離家前三天,她們要約我邀玩枕頭大戰,把床墊挪到一樓客廳,一家人睡在客廳,大玩枕頭大戰,我一邊和她們打戰,一邊想著,莫非是畢業旅行的橋段與儀式?年輕過後就沒有這樣瘋狂,女孩願意和我們這樣玩,也是認同的舉動。

離家前兩天,她們開始打包準備的衣物,女孩考慮細節,連宿舍帳都想到了,一個人窩著組裝,咦?這看起來像是小時候的嬰兒床,也像是小時候玩的帳篷嗎?不管幾歲,都需要躲藏的空間。

離家前一天,也就是今天,爸爸用心地煮了最能代表他的心的一道菜——醜醜麵,爸爸說,我有用愛慢慢煮,女兒看著這碗麵,然後瞇著眼對著爸爸,投向愛。

失戀的感覺

就在我準備要帶女兒北上時,老媽美玉姐來了一通電話,她似乎也感覺到女兒正面臨一種空巢期的考驗,她與我在電話中聊天,聊得天南地北使得手機發熱。她跟我描述,當年哥哥去當兵時,她一個人進入哥哥的房間,坐在床上,房裡空空蕩蕩的,順手打開兒子的衣櫃,又打開兒子的抽屜,看看他的東西,失落感滿溢,她突然驚覺到,這好像是一種「失戀的感覺」。

美玉姐跟我說,女兒北上讀書,應該就是一種失戀的感覺。我當然明白,也早已有心理準備,但仍在前一晚對著zozo表演「一秒落淚」。

而我的姐,告訴我,當年家人送她到大學搬寢時,放下東西就匆忙離開讓她好失落。成年的我可理解當時肯定是為了要趕著回南部,但也能體會年少的姐,在新環境中沒有家人陪伴的失落感。我記著姐的失落了,叮嚀自己不能匆忙離去,一定要在女兒到新環境時,再多陪她們一會兒。

合照
嗨,女孩,吃過早餐後,我們拍張照吧!這是離家北上讀大學前,最後一次全家福,送你們的MAC電腦帶了嗎?爸爸送你們的起子及捲尺帶了嗎?媽媽滿滿的愛帶了嗎?
帶了,帶了,什麼都帶了,
玩偶帶了,後天早餐可爾必思也偷拿兩瓶了,爸爸媽媽請放心,隨時都會回來「帶」東西。

▲zozo掰掰
20220904-姊妹道別拷貝20220904-zozo與媽媽道別拷貝

離家進宿舍

整個車塞得滿滿的,我們一路從南部開車到北部。第一天先將yoyo的行李家當卸貨在新學校,第二天又帶著zozo入住宿舍,揮別時,她們姐妹倆一起跳支舞,然後就上樓進宿舍。她住在窗邊床,上樓時,撥了電話給她,她從高處往下看,對我們揮揮手,我想起幼稚園的她膽怯地去上學,嘴裡不由地說出當年一樣的話:「寶貝,祝你上學快樂。」

第三天yoyo入住新學校,我們在旅館裡拍下一張合照,希望這個屬猴的豬小妹,未來一切順利。

接著,新生活

緊接著,我開始有了新生活,也要和女兒一樣,在短短四年內充實學習,我得有新計劃,新依據,為自己找到更多的可能性。

跟背景點點頭,IG

延伸閱讀:

專欄】看見大世界:向童年告別 小學畢業微旅行(2017.07) 

白頭翁雛育十二天:從鳥寶寶到離巢 

醜醜麵 

青春畢業旅行 

小時候的冰屋帳篷(這一篇可看到照片)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