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女兒考試去:台藝大+中山大學

高中三年級是未來進入大學的準備年,學測考試加上到各校面試,需要整整一年時間。今年四月帶女兒到北藝大獨招考試,五月則要帶yoyo兩日跑兩個學校面試,第一天搭乘高鐵到臺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第二天則到熟悉的中山大學劇場藝術學系面試。依舊紀錄兩次的陪考,讓我們彼此都記得這件事,也讓未來同領域考生,看看左右姐妹在面試期遇到的事,而這樣東奔西跑的面試經驗,相信是許多高三生共同的回憶。

五月二十二日,二〇二二,台藝大(17.10 ys)

這是我與yoyo母女兩人的旅行,出門前一晚,Doch還為女兒做了第三代慧根,這個叫做「能量環」的幸運物,是女兒堅信父親可以帶來好運的信物。她抱了爸爸,抱了姐姐,然後揮手說再見。

為了能一日來回南北,選擇高鐵作為移動的交通工具,這樣的交通成本是省不了的。上一次搭乘高鐵是何時呢?十七歲的她告訴我,忘了小時候搭高鐵的模樣,我說,就是飛起來的樣子啊。

我腦裡出現了一張照片,那是兩歲的她,高興地像隻鳥。親愛的孩子,很多你忘記的兒時記憶,媽媽可能都會記得,我根本就是記憶倉庫。

中午就到台藝大,考生們幾乎都會在門口拍張照,期望自己能順利進來。原計劃中午在學校的摩斯漢堡吃午餐,萬萬沒想到!摩斯竟然沒有開,校園速食店的營業時間真是非常彈性啊。只好往7-11去,超商好多人,門庭若市,人們進進出出,這裡買東西要自己微波、自己裝飲料,完全DIY,店員們忙到沒辦法服務你。我對yoyo說:「如果你以後考上這裡,就要全自動自己來。」

買了微波食物及飲料,離人群遠一點,坐在石椅上吃飯,石椅不穩,搖搖晃晃的,起落時會發出硿隆的聲音,像是秤重的大磅秤,本應穩重形象,卻是輕浮地不成樣,任誰都沒輒!起身一看,石板上倒寫了明顯的藍色字:「關係搞砸大師」,這是我在台藝大看到最有趣的事。

Yoyo進去戲劇系考試的一小時,我到處遊蕩,台藝大歷史久,是李安、侯孝賢、王童多位導演的母校,我幻想著當時這些前輩走在這校園是什麼樣的氣氛?什麼樣的學風造就如此多的導演?走著走著,真的一下子就逛完,校園佔地不大,就像是高中校園。我繞到無人摩斯漢堡戶外座位區,一人獨享,任我使用。

Yoyo考出來後,心情輕鬆許多,還指著自己的衣服說,老師有問這個問題。「你穿這件『把自己種回來』是什麼樣的想法?」這要感謝林生祥的專輯概念T恤,讓yoyo可以好好發揮。我們早早就離開台北,甚至還可以買鐵路便當回家呢!

五月二十三日,二〇二二,中山大學

第二天的應考,全家人都來到中山大學,yoyo顯然有些緊張,和我們擁抱後、摸摸第三代慧根,然後揮手與我們說再見,她有一整天的考試科目,難怪會緊張不已。yoyo應該較熟悉藝術大樓,幾個月前我們曾經來到中山大學看看環境。從藝術大樓往海上看,風景迷人,在這裡肯定可以有無限的創作力。

不過對於這裡常常出現的台灣獼猴,可一點都無法吸引yoyo,她喜歡這學校的自然環境,但對於不怕人的猴子心生畏懼。我對yoyo說:「如果你考上中山,除了猴子要克服外,還得學會騎摩托車呢!在中山沒摩托車等於沒腳啊~」

我很喜歡中山大學,除了曾經在這裡工作外,這裡臨海依山、生態豐富,可滿足喜歡觀察自然的我。中山大學周邊也有許多必踩景點,除了可從輪渡站搭渡輪到旗津外,還有蓮海路上的雄鎮北門、打狗英國領事館官邸、港口邊的星巴克⋯⋯都讓我好喜歡。


▲zozo與我


zozo與爸爸同樣的姿勢

坐在這 望著遠處不動的貨輪,

或是急躁進出的小筏。

可發呆、可工作、可想像漂泊的心情,

平靜注入日常。

鄰座幾人,不發一語,敲擊著鍵盤,

他們像是時常逗留此處的人,

平靜亦注入日常。


▲我與Doch喝咖啡,zozo打字。

 

延伸閱讀:

【三人行】帶著女兒考試去:來去北藝大 

往中山大學後方走:山路的獼猴、山海宮廟前黑輪攤、一百階下的柴山小漁港

散步東華大學+花蓮夏日的「海或瘋市集」

2016初夏台北三日遊Day 1:來去參觀大同大學(11.11ys)

台中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倚在教堂牆(10.2y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