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你去了哪兒。《很新、很新的我》

我來說一則自己的故事。
那是發生在我剛升上國中的那一年暑假,那時,我的身體裡還存有小學生天真的分子,一種還處在快樂童年的樂園裡的單純形象。我並沒有太多「奇怪」的多餘情感(以孩子的角度來說),成天只知道玩樂,甚至沒有靜下心來想想自己是怎麼一個人?那種青春期該有的似懂非懂的情愫都沒有像落葉一般,孤零地灑落在我身上。但有一天,發生了一件讓我摸不著頭緒的事,一個要好的同學——財,丟了一句話給我。


那天,我和妹妹Rose開心的玩耍,我們在養殖場的戶外養池爬上爬下,一旁還有幾個孩子,包括財。我和他一樣大,這個暑假正式成為國中生,當我一副無思無慮,樂陶陶的玩著尚屬「兒童」程度的遊戲時,財在一旁愁眉苦臉,滿腹憂愁,一種標準式的「少年維特的煩惱」。突然,沈默的他開口說了一句,讓我充滿問號的外星語,他說:「我迷失了。」他說完後,繼續讓沈默主宰著他,一旁的我也沈默了,疑問塞滿整個腦門,天呀!同學在說什麼啊?!我怎麼都聽不懂!那時的我不僅對於「迷失」兩字感到疑惑,也對於他所言迷失了自我感到莫名其妙,但想想,這其中好像有那麼一點什麼,我非但感受不出,而且可以肯定的是,我還沒遇上。

回家之後,我一直想著,為何財說:「我迷失了。」那代表著什麼?這問題跟了我一、兩年,就在國中階段中後段日子,原本不識愁滋味的我,也開始為賦新詞強說愁,開始感受到什麼叫做「迷失了自己」。

那種「迷失了自己」就如《很新、很新的我》裡的男孩一樣,他感覺到一切好像一點一滴地在默默改變,然而他卻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只能說「有人不在這裡了,我不知道是誰」

是誰不在這裡了?是那個會挑選可愛壁紙的他、會喜歡熱熱鬧鬧玩彈珠的他、會摟著泰迪熊、熊貓玩偶的他、會收集瓶蓋、棒球卡的他,這個他和男孩不一樣,現在的男孩只想安安靜靜的做自己的事,想自己的事,就像是財一樣,靜靜地感受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就那麼神奇的,人們到了某一個階段,身心開始有了不一樣的改變,你好像發現了自己和從前不太一樣,甚至可能可以二分法地分辨出「小時候」與「現在」(這個「現在」指的是少年時期)的不同。我們開始有很明顯的「自己」主窄著生活,似乎可以不用父母幫我們打點,我們擁有自我想法,而且和從前不一樣。

「迷失了自己」應該就是「找到了新自己」,我在國中那三年,因為財一句外星語有了這樣的體認。《很新、很新的我》的男孩也一樣,他打包了小時候的玩具,望著這紙箱,然後想著:
有人離開了,
有人不在了。
我心裡明白,他就在那整箱子的東西裡頭。

書名:《很新、很新的我
文:夏洛特.佐羅托
圖:艾瑞克.布雷格德
譯:李碧姿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01年7月5日(初版),2010年7月12日(初版十刷)
適讀年齡:7-9歲親子共讀,10歲以上自己讀
zoyo閱讀齡:10.3ys

延伸閱讀:
午後水墨畫:畫裡透露著成長的情懷(10.6ys)
成長過程中出現的陌生人。《夏先生的故事》
我們曾經都怕黑。《嗨!黑漆漆》
【Video】靜靜地唸一篇哲學的詩。《心的房子》
委屈與疼痛(8.4ys)
【Video】我到底存不存在?(5.10y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