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寶桑

成功漁港:魚市活蹦跳的台東第一大漁港

成功漁港:魚市活蹦跳的台東第一大漁港
多年前那個冬日午後,來到成功漁港,魚市水泥地面濕濕搭搭的,擺滿著剛入港,捕捉上岸的各類大小魚,種類多到不知其名(其實我自己也不是很懂啊),當時九歲的yoyo忍不住問:「這些都是真的魚嗎?」喊價的人、穿著青蛙裝的漁民、識貨買魚的人蜂擁而至,注視著這些絕對是真的魚,整個魚市場生氣勃勃,充滿了喊價的吆喝聲。

旅程中的動物們:黑尾鷗、羊駝、黃牛

旅程中的動物們:黑尾鷗、羊駝、黃牛
一趟旅行專注的不僅是古蹟建築、城市風光、自然景色,有時活蹦蹦的生物也常引起我的注目。觀察多年相識的植物,看看時間軸下它們成長的速度,是我的小小樂趣,而突然跳出的動物朋友,總是把旅程的歡樂曲線拉到高點,牠們的出現往往都不按牌理出牌,像是彩蛋讓人驚喜連連,此時,旅程的豐富度快速晉升一級,落下一個大大的「!」。

通往天堂的階梯/大鳥海邊的石頭不見了

通往天堂的階梯/大鳥海邊的石頭不見了
旅行台灣東部,離開首站大武漁港後,滿腦子都是孤獨漁港及無助木麻黃的景象,纏繞著無奈心情繼續行駛台九線。同樣在台九線大武段(大武南濱休憩區,快到時會有指標),有個相當知名的戶外裝置作品,這一站是給左右女孩開心拍照的,也因為停留拍照,剛剛的纏繞的心情稍微鬆解。

富岡漁港黑夜前

富岡漁港黑夜前
第一次到花蓮台東,遇上陰雨綿綿下雨天,景色模模糊糊,像是對焦不明的風格照。我看不見愛的山,也看不到愛的海,心裡幾分落寞,總覺得應該還可以做些什麼吧?!否則明日將帶著失落感離開東部。

台東池上「BIKE DE KOFFIE 米貝果」:用黏人的池上米做的貝果

台東池上「BIKE DE KOFFIE 米貝果」:用黏人的池上米做的貝果
十年前,在池上遇到一個年輕人,他告訴我,人生正遇到挫折,決定來池上當農夫一陣子,想一想未來,他說這件事時,我們正在吃池上便當。 這天,到池上車站旁的「米貝果」時,問起櫃檯的老闆們是不是當地人,她們竟然都來自台南與高雄,還告訴我:「池上的米特別黏人。」聽完這句話,我想著:當年的年輕人不知是否還在池上?!

台東長濱「書粥」書店:店長都是打工換宿用輪的

台東長濱「書粥」書店:店長都是打工換宿用輪的
還記得二〇一八年邀請台南正興國外交部長高耀威來「行動講堂」演講時,被他滿腦的創意點子逗笑,眼前的他實在太有梗了啊,隨時隨地都會迸出妙趣幽默的想法。最令人敬佩的是,他都願意起而行,不是空頭說說而已。演講末後閒聊時間,他告訴我,可能會到一個很遠的地方開書店。三個月後,二〇一九年二月,耀威果真到台東長濱鄉開了一間,相對於台南正興街遠的要命的書店。

台東大鳥海邊疊石頭(15.5ys)

台東大鳥海邊疊石頭(15.5ys)
趁著全國高中生提前放寒假(高三生學測),我們也一溜煙的往東部去。南迴公路的「草埔隧道」完工通車了,省了約有二十分鐘的路程,曲折拐彎的山路排掉了,心裡反有些落寞,沒有經過一點頓車的熬,就看到太平洋,好像錯過了什麼重要的過程。於是,到了大武鄉的大鳥,把車停著,去海邊吹吹風,正式與太平洋打聲招呼。

2020花東「陰雨綿綿三日遊」(15.5ys)

2020花東「陰雨綿綿三日遊」(15.5ys)
來到台灣東部這麼多回,第一次遇到連續兩天下兩,遠處的山變成白茫茫霧氣,遠處的海也變成白茫茫水氣,東部與西部因為陰雨綿綿,風景好像相差不多。但其實不然,呼吸的空氣就能一較高下,輕薄的天氣,沒有過多的懸浮粒子,沒有濁濁的味道,每吸一口都是清新,眼睛雖然看不到美景,但鼻子為我聞到了美景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