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後

龍舌蘭、瓊麻:一直一直往上開花

龍舌蘭、瓊麻:一直一直往上開花
▲龍舌蘭開花,2020.03.07 三月初至高雄橋頭參加「南方Hue」活動,在園區看見一株特別的植物,我原以為它是蘆薈這樣的多肉植物,沒想到卻誤解了。它最特別的是,直直的往上開花,比我都還要高呢!索性拍下照片,回來後經臉書朋友分享,才知道這叫「龍舌蘭」。

跟女兒要了一份母親節禮物:自創「迷宮」(15.9ys)

跟女兒要了一份母親節禮物:自創「迷宮」(15.9ys)
我是一個會主動跟孩子要母親節禮物的媽媽,因為不想默默的讓這日子無聲無息,如果沒發聲,好像無法自我鼓勵、給予自己掌聲。但我要的禮物不是什麼高級品,無需花費金額,只要出自自己所做,就能夠讓身為母親的我,得到最親密的愛。今年,我跟女孩要了一份「迷宮」禮物,因為突然想走迷宮,便要女孩自創遊戲,好讓媽媽盡情的走迷宮,她們一口就答應,對她們而言,做勞作這件事輕而易舉。

母親節讓媽媽開心就對了:zoyo與外婆的〈四季紅〉(15.9ys)

母親節讓媽媽開心就對了:zoyo與外婆的〈四季紅〉(15.9ys)
五月第二個週末,母親節假期 我跟女兒說:「媽媽最喜歡的母親節,就是有你們在的母親節。」反應快的zozo說:「那不就是天天都是母親節。」對耶,天天都是母親節啊!但我還是加強語氣的說:「媽媽的意思是說,這可能是你們可以陪我一起度過母親節的倒數兩年(次),因為以後如果去遙遠的地方讀書,或是長大去他鄉工作,母親節不見得可以回來啊!」她們聽完安靜了一下,好像聽懂了,媽媽為何如此珍惜這些倒數的日子。

猶記得孩子會考前一個月⋯⋯

猶記得孩子會考前一個月⋯⋯
▲去年會考前三個月,zozo自己拍了一張書桌上的參考書。 僅剩下不到一個月了,今年即將要會考的國中生(以及家長),一定很緊張吧?!去年已完成會考的左右姐妹至今都還關心著會考大小事,也知道今年因為肺炎疫情取消了英聽考試。我想起去年四、五月,正是女兒升高中會考前一個月,那時,國三生的她們心情如何呢?

十五歲的自畫像(15.6ys)

十五歲的自畫像(15.6ys)
女兒五歲那年,因為多年在家帶養她們,陪著她們長大,感受特別細膩,我總是站在她們的角度想很多事,例如想像她們長大後,若看到自己的自畫像一定會很有感覺。從未留下任何一張兒時畫作的我,對於過去成長的痕跡非常珍惜,那年,我興起了讓女兒畫自畫像的念頭,這念頭好像也在彌補我兒時少於被記錄的遺憾,我們定下計畫,每隔五年就自畫一次。

來南藝大古物所:上一堂認識古物維修課

來南藝大古物所:上一堂認識古物維修課
說來幸運!因為認識了台南藝術大學的吳盈君老師,讓我們有幸參觀號稱南藝大最神秘的研究所。為什麼說最神秘?因為即便是學生,若無人指引可能一時也無法得知古物所在哪裡?它就在一個最隱幽的森林深處,最靠近竹林的地方;另外,因為是古物維修,帶著古老物的精神,在恆溫系統的空間下想像發酵,覺得那裡充滿了神秘的力量啊!

防疫寒假收假(15.6ys)

防疫寒假收假(15.6ys)
今天是寒假收假,正確的說,多出兩週的武漢肺炎防疫假要真正劃下句點,而真正考驗台灣的是在明日開學後。這是一個特殊時期,我告訴女兒,希望以後妳們不要再遇上寒暑假延後。在此紀錄這兩週,我們都在做些什麼?

2020鼠年初二:尪仔標DIY,拍出紅包號碼來(15.6ys)

2020鼠年初二:尪仔標DIY,拍出紅包號碼來(15.6ys)
鼠年初二的白天,下了好大的雨,和昨日溫熱的天氣相比,像是天空鬧脾氣。我在午前回到娘家,家裡只有我和姐兩戶人家,老媽美玉姐煮了簡單的料理餵餵子孫的肚,她端出番茄炒飯,自傲的說是總鋪師炒的飯,她的二女婿Doch捧場的連吃三碗;她也燉了好大一鍋涼補雞湯,湯頭清甜,甘味順喉,換我連舀三碗直嘆美味,這鍋湯好像怎麼喝也喝不完。

學吉他的路上(13.6-15.6ys)

學吉他的路上(13.6-15.6ys)
▲琳琳姊姊送吉他衣服給zoyo當作十五歲的生日禮物;而吉他背帶是好姐妹紫涵送她們的生日禮物。 女孩學吉他滿兩年了,這兩年來上課的次數並不多,加總一下不到三十回,可是生活卻因為吉他有了改變。

高中課程:自己做細胞模型+魯班鎖(15.2ys)

高中課程:自己做細胞模型+魯班鎖(15.2ys)
這一篇是很陌生的主題,因為zozo做得很愉快,也結合了一些創意,於是萌生為她紀錄的念頭。上高中幾個月後,每位同學的才華漸漸「明朗化」,小時候所學的會浮上檯面,很快地就知道誰的體育好?誰的琴彈得好?誰會打鼓?誰又會熱舞?誰具有領導能力?人際關係處理上,誰又比較成熟?這些通通都會在短時間內顯現而出。

薑餅屋DIY:為什麼薑餅屋變成廟與車庫了?

薑餅屋DIY:為什麼薑餅屋變成廟與車庫了?
升上高中的左右姐妹,在看自己小時候照片時,常常有一種好像在看別家小孩的心情,有時會出現一種非常喜歡的眼神,大喊著:「好萌喔!」或是「我喜歡這樣的小朋友。」她們已經大到可以把自己小時候看成另一個人,然後客觀的評論這一對雙胞胎小女生。換言之,她們應該是老了喔!年紀長了,有一些舉動可以推測,像是開始想要回味以前做的事,就如她們早在幾天前就一直問我:「今年可以做薑餅屋嗎?」這好像是十年前做過的事,她們現在...

【ZOZO創作】記憶中,我所眷戀的那條路(15.2ys)

【ZOZO創作】記憶中,我所眷戀的那條路(15.2ys)
▲小學二年級的上學路,2012.03.28,7.7ys 考試時,學校出了一道作文題目:「記憶中,我所眷戀的⋯⋯」,她說拿到題目時,馬上浮現了方向,她自訂為:「記憶中,我所眷戀的那條路」然後寫下了六、七歲時一段平凡的上學路記憶。 回到家後,她與我分享,我看著稿紙裡的每一個字塑形成當時的畫面,筆下的風景與心情我都記得,因為是我牽著那110多公分的她,擺動著小手去上學,那條上學路也是我的育兒路。

【Video】國中最後一年回幼稚園:《動物冒險去》(14.11ys)

【Video】國中最後一年回幼稚園:《動物冒險去》(14.11ys)
女孩在暑假的一場表演,讓十四歲末的她們有更多美好的回憶。 升上國中後,左右女孩每一年都會回當年的幼稚園,她們兩人表演歌唱,簡單的戲碼逗笑自己的學弟學妹,她們總是盡心盡力,知道小朋友喜歡看什麼,喜歡什麼好笑的梗,設計戲碼時,把這些元素融合進去,就這樣,兩回回娘家,她們成了弟弟妹妹會記得的「左左右右姊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