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後

2023兔年初二:寫書法接龍、抽紅包

2023兔年初二:寫書法接龍、抽紅包
今年美玉姐的八個內外孫,有六人已經上大學了,身為家族活動組組長的我,毅然決然地砍掉了大學生領壓歲錢這件事,我說:「我是討厭的姑姑及阿姨,你們都已經成年了,不能再領壓歲錢了。」去年早已暗示這件事,是因為連左右姐妹也覺得大學生領紅包怪怪的,為了讓年輕人們知道「成年」早已降臨,我把停止領壓歲錢作為成年的分界線,但晴與翔兩位國中生還可以領很多年喔!

2023兔年到:玉兔年畫+戲劇風格的門神

2023兔年到:玉兔年畫+戲劇風格的門神
盼啊盼啊,終於等到女兒們都回到了家,zozo已回家三日,日日帶著她回顧童年味蕾的滋味,回味著南部的美食;yoyo因為劇組工作,直到昨天深夜三點多才回到南部,雖然在外地唸書,但還是得回家過年,這是她們北漂後第一次的春節,什麼事都不能忘,包括每年畫年畫與門神。

去台北找女兒過生日(把去年的事也記下來)

去台北找女兒過生日(把去年的事也記下來)
  去年生日時,自知是最後一次與女兒相聚過生日,所以整個星期都處在慶生的氛圍,一種害怕幸福不再來的心態作祟著。但因為沒有記錄下來,竟忘了到底是怎麼過的,翻閱硬碟照片,讀讀自己寫的幾段話,才從中找出線索,拉出幸福。大腦頓了,很多美好的事物得靠影像與文字牢固,自身軟性的知覺竟不管用,無論如何,我得記下今年的生日。

快閃找女兒:餵食餐、側拍父親、大學的校慶

快閃找女兒:餵食餐、側拍父親、大學的校慶
幾年前,只要有北部工作邀請,我們總是婉拒邀約,因為就如司機的我們得準時接送孩子上下學,無法離身到北部去。如今,兩個女兒都往台北就讀大學,我們反向操作,歡迎北部邀請,只要有機會順道到台北探望女兒,什麼都願意。這一次,因為北藝大關渡美術館邀請Doch的一場座談,讓我賺到兩天一夜的親子時光。

遠端家書

遠端家書
▲上大學後,第一封家書 媽媽,你們都沒有收到信嗎? 我似乎可以想像她的樣子:嘟著嘴,疑惑地發問。

離家

離家
回到家後,看見兩雙匆忙離家而脫卸下的室內拖鞋,凌亂地滯留在原處,我彷彿看見她們的腳還踏在家裡的地板上,充滿動感與著急,但我明白,女孩已經抽起雙腳離家去。

父親節,送給爸爸一台(微迷你)相機?

父親節,送給爸爸一台(微迷你)相機?
女兒啊,媽媽知道妳們忙著戲劇,但要提醒妳們,父親節快要到了!別忘了寫張卡片給爸爸。 媽媽,我們怎麼會忘記父親節?我們怎麼可能不寫卡片給爸爸?! 媽咪知道,只是想再次提醒你們,爸爸很喜歡收到妳們的卡片。

帶著女兒考試去:台藝大+中山大學

帶著女兒考試去:台藝大+中山大學
高中三年級是未來進入大學的準備年,學測考試加上到各校面試,需要整整一年時間。今年四月帶女兒到北藝大獨招考試,五月則要帶yoyo兩日跑兩個學校面試,第一天搭乘高鐵到臺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第二天則到熟悉的中山大學劇場藝術學系面試。依舊紀錄兩次的陪考,讓我們彼此都記得這件事,也讓未來同領域考生,看看左右姐妹在面試期遇到的事,而這樣東奔西跑的面試經驗,相信是許多高三生共同的回憶。

【暑假刷電影7】《恐怖份子》(Terrorizers)

【暑假刷電影7】《恐怖份子》(Terrorizers)
【暑假刷電影】又輪到zozo選電影,這些日子女孩開始上戲劇課程,一週放假日也只剩下兩天,一等到可以刷電影,可讓zozo開心極了!因為她老早就預訂好影片。別無他意!又是楊德昌導演的作品,是第二十三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恐怖份子》(1986),這是繼1985年《青梅竹馬》後,又是另一個描述關於建設中擁擠的都市,人們侷促不安、信任懷疑兩兩存在的緊湊生活。

【爬山】小百岳NO.63 大凍山——台南第一高峰

【爬山】小百岳NO.63 大凍山——台南第一高峰
這是冬季二月爬大凍山的紀錄,雖然已過了三個月,但一想起山況,還是會有一種腳好痛、腿好抖的感覺瞬間閃出。網路上有一篇文章,形容大凍山步道是「虐腳」的石坡路,作者形容得太恰當,真的是苦苦虐待自己的雙腳啊~所以,若決定要上大凍山,一定要有一雙舒服且耐得住下坡一直被抵住的鞋子,一定要帶著ok蹦,起水泡時可以先貼痛處,抵擋一下下坡摩擦腳掌、腳趾的腫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