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玩誌

高雄「旗津tha̍k冊」獨立書店:入內就啟動講台語的書店

高雄「旗津tha̍k冊」獨立書店:入內就啟動講台語的書店
從沒想過,定位為大啖海鮮、搭輪渡、玩沙攤、放風箏、騎腳踏車等休閒形態的旗津,有一天,它突然出現了一間獨立書店。我還記得,那是去年九月為了一場大林蒲的展覽而跑了幾家咖啡館及藝文空間,其中包含「旗津tha̍k冊」。我懷疑著,旗津有書店嗎?疑惑驅使著我數次前往探索,這與家鄉紅毛港類似格局的老房,很快的成了我時常走訪的書店之一,因為每靠近它,就覺得走回家鄉的狹窄小巷裡,巷子最底的那間就是我的家。

那幾家常吃的台南美食小吃

那幾家常吃的台南美食小吃
心血來潮,來分享幾家左右家常會在台南吃的小吃部,大都是中式小館、庶民美食,在甜蜜多多的台南享用美食,明顯吃得出來,這些飯菜烹煮時是撒著「糖」的,也明顯感覺到烹飪高手在人間,每一種料理都有自己的風格與堅持,台南人的手藝真的是無敵。

【爬山】2021元旦:小百岳NO.58嘉義獨立山/民雄「慢靈魂」咖啡(16.5ys)

【爬山】2021元旦:小百岳NO.58嘉義獨立山/民雄「慢靈魂」咖啡(16.5ys)
幾天前,氣象強烈報導,入冬以來,霸王級的寒流即將來到,怕冷的我,猶豫著到底要不要頂著8度C的低溫去爬山,我問zozo:「8度耶,要元旦去嗎?」她回答我:「這樣不是很特別嗎?」我問Doch:「8度耶,要元旦去嗎?」他也說:「還好吧?!」疏不知怕冷的人,一聽到十度以下就發抖。既然家有兩票都說無妨,那就體驗一下低溫下爬山的經驗,繼續執行左右家元旦爬山的傳統慣例。

尋找佐藤春夫《女誡扇綺譚》之文學景點(2):醉仙閣、稅關俱樂部

尋找佐藤春夫《女誡扇綺譚》之文學景點(2):醉仙閣、稅關俱樂部
「跟著佐藤春夫遊台灣」路線終究得往南部行,百年前日本文豪佐藤春夫遊臺寫下的著作——〈女誡扇綺譚〉,其故事場景在五條港及安平,若循著佐藤春夫的筆,能畫出多條路線及景點,經過百年仍尚存並熟悉的景點,必然成了探訪的目標。我攜帶著書,踏點著,氣溫不是百年前的縟暑難熬,而是氣候宜人、正午稍有烈陽的秋末,頂著愉快的心情,踏著雙腳走著走著,發覺愈來愈親近台南府城。

尋找佐藤春夫《女誡扇綺譚》之文學景點(1):佛頭港、老古石街、沈家

尋找佐藤春夫《女誡扇綺譚》之文學景點(1):佛頭港、老古石街、沈家
2020年是我自訂的「佐藤春夫年」,看了「百年之遇——佐藤春夫1920臺灣旅行文學展」後,暑假便起而行的行萬里路,安排一場旅行,走訪台灣西部幾個百年前,佐藤春夫曾拜訪過的景點。佐藤春夫諸篇殖民國文學作品中,《女誡扇綺譚》應該最廣為人知,故事發生地點就在府城臺南的五條港地區及安平,於是,我又背起行囊,尋找著文中所述的佛頭港、老古石街及沈家。

【咖啡館】台南「透南風咖啡劇場」:能安靜閱讀工作的地方

【咖啡館】台南「透南風咖啡劇場」:能安靜閱讀工作的地方
去台南「透南風」咖啡館三、四回了,不知為何,每次進城就想去坐一下,也許是那兒的氣氛使然;也許是它有實力,讓想靜下來閱讀或工作的人,有個安身之處;也或許透南風的朋友,就如早就認識的朋友;還有,下午三點出爐的麵包相當吸引人,常常可以讓我們在隔一天早晨,有個美味愉快的早餐。種種原因,讓我們在非假日時,走到市中心,總是不由得迎面感受「透南風」。

台南「Error 22鼴鼠」:展覽空間、咖啡甜點、府城的三角隙縫

台南「Error 22鼴鼠」:展覽空間、咖啡甜點、府城的三角隙縫
▲「Error 22鼴鼠」入口 十一月二十日,二〇二〇 週五,慣有的進城日。前一日,才想著該走府城哪一巷弄,決定去吃林鴻文老師題字的「山記魚仔店」,幸運的,在開山路找到停車位。 「山記魚仔店」是一家平價卻有精緻感的店,點了鮭魚飯、滷豆腐(好嫩的豆腐)、手捲及味增烤魚,兩人用一百多元吃了簡單又滿足的一餐,這家店從早上六點開到下午兩點,要吃,得有緣分啊!下回,要來吃魚料理,那才是他們的招牌。

【一日獨生女】與zozo三人行:嘉義梅山太平雲梯、太平老街、雲之南步道、再訪「咖啡漫步」(16.2ys)

【一日獨生女】與zozo三人行:嘉義梅山太平雲梯、太平老街、雲之南步道、再訪「咖啡漫步」(16.2ys)
這個暑假,左右女孩有個特別的經驗,兩人在不同日期拜訪台中,zozo與好姐妹兩人閨蜜小旅行,yoyo參加臺灣青年民主協會活動。她們在一週內,分別獨自離家,也獨自與爸媽在一起。我們突然嘗試到僅生一個孩子的生活,女孩更是體驗到獨生女的滋味。

鹿港中山路籐椅店:開車到鹿港載回一張椅

鹿港中山路籐椅店:開車到鹿港載回一張椅
沒有招牌,沒有店名,只有成堆的藤椅半成品、完成品堆放在店內,告訴來往的行人,這裡是一家籐椅店。 暑假到鹿港旅行時,經過中山路,發現了這家騎樓有著斜靠在牆邊的大籐椅的藤椅店,往內看一眼,就知道精彩無比,Doch一如往常,遇見台灣工藝翹楚,一定入內請教並請求拍照。那一回我們拍回幾張照片,同時也帶回了「必再訪、必買椅」的決心。

遠觀南投土地公鞍嶺、日月潭拉魯島

遠觀南投土地公鞍嶺、日月潭拉魯島
一九二〇年,日本文人佐藤春夫七月來台旅行,秋日九月十八日抵達集集,隔日前往日月潭,往日月潭這段路徑是古道,中途經過土地公鞍嶺,當天夜宿日月潭涵碧樓。 我的旅程已進行了五天,無時間登上古道,徒步複製佐藤春夫乘坐椅轎的行程,更無預算居住高級旅館涵碧樓,不過我可以開著車,遙望土地公鞍嶺及日月潭的拉魯島,作為我此趟旅行的終站儀式。

集集到車埕:名為「集集移動美術館」的黃色火車

集集到車埕:名為「集集移動美術館」的黃色火車
我總是對著她們說,小時候yoyo差點從集集火車站前的火車意象基座上摔下來,當時爺爺嚇壞了,媽媽一健步往前,抱住了yoyo,也攔住了悲劇的發生。好多年沒去,孩子都忘了,總是想著那裡到底是哪裡?長得什麼樣子?當我們「跟著佐藤春夫遊台灣」來到集集車站時,我們沒急著關上車站建體,而是望著廣場上的火車雕像,這基座已被圍起來,貼著「禁止攀爬」的護貝紙張,是不是也太多人差點從這裡掉下來?

霧峰林家宮保第:佐藤春夫與林獻堂精彩對話在此處

霧峰林家宮保第:佐藤春夫與林獻堂精彩對話在此處
從北台中的豐原離開後,我們要到南台中的霧峰。就像百年前一樣,佐藤春夫也從葫蘆墩離開後,去了阿罩霧。 霧峰舊稱「阿罩霧」,因為平埔族原住民的社名Ataabu譯音而得名。這次前往霧峰林家宮保第園區,其中「宮保」一詞是對皇太子老師的尊稱,由此可知霧峰林家是清朝大臣的宅第(林文察為清朝水陸提督,為國戰死沙場後受封為太子太保),宮保第園區屬霧峰林家的下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