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玩誌

遠觀南投土地公鞍嶺、日月潭拉魯島

遠觀南投土地公鞍嶺、日月潭拉魯島
一九二〇年,日本文人佐藤春夫七月來台旅行,秋日九月十八日抵達集集,隔日前往日月潭,往日月潭這段路徑是古道,中途經過土地公鞍嶺,當天夜宿日月潭涵碧樓。 我的旅程已進行了五天,無時間登上古道,徒步複製佐藤春夫乘坐椅轎的行程,更無預算居住高級旅館涵碧樓,不過我可以開著車,遙望土地公鞍嶺及日月潭的拉魯島,作為我此趟旅行的終站儀式。

集集到車埕:名為「集集移動美術館」的黃色火車

集集到車埕:名為「集集移動美術館」的黃色火車
我總是對著她們說,小時候yoyo差點從集集火車站前的火車意象基座上摔下來,當時爺爺嚇壞了,媽媽一健步往前,抱住了yoyo,也攔住了悲劇的發生。好多年沒去,孩子都忘了,總是想著那裡到底是哪裡?長得什麼樣子?當我們「跟著佐藤春夫遊台灣」來到集集車站時,我們沒急著關上車站建體,而是望著廣場上的火車雕像,這基座已被圍起來,貼著「禁止攀爬」的護貝紙張,是不是也太多人差點從這裡掉下來?

霧峰林家宮保第:佐藤春夫與林獻堂精彩對話在此處

霧峰林家宮保第:佐藤春夫與林獻堂精彩對話在此處
從北台中的豐原離開後,我們要到南台中的霧峰。就像百年前一樣,佐藤春夫也從葫蘆墩離開後,去了阿罩霧。 霧峰舊稱「阿罩霧」,因為平埔族原住民的社名Ataabu譯音而得名。這次前往霧峰林家宮保第園區,其中「宮保」一詞是對皇太子老師的尊稱,由此可知霧峰林家是清朝大臣的宅第(林文察為清朝水陸提督,為國戰死沙場後受封為太子太保),宮保第園區屬霧峰林家的下厝。

基隆港邊/和平島天后宮

基隆港邊/和平島天后宮
「跟著佐藤春夫遊台灣」,旅行第三天。 佐藤春夫來台首先踏入台灣的土地是基隆,他描述著,一陣熱從地上湧上來,那時是七月初,正是盛夏,陽光毫不容情的往地面撒,再毫不留情的反撲到這位外來者的肌膚上。一百年後的今天,我也來到基隆,亦是七月,下過太陽雨後的基隆,不那麼炙熱,七分熱。

【博物館】台北「臺灣博物館」:森丑之助採集的原民文物展

【博物館】台北「臺灣博物館」:森丑之助採集的原民文物展
1920年,佐藤春夫來台時,中學同學東熙市介紹森丑之助與佐藤春傅兩人認識,當時,森丑之助建議佐藤春夫遊走台灣山區,他是影響佐藤春夫對台灣觀建立的重要人士。 「H告訴我,丙牛先生是個親切無比又豪邁的人,務必要和他見個面,訂個交情。⋯⋯我們在陰霾蔽空、烏雲催雨的午后,訪森氏於博物館,散步於公園等處。」(摘自《殖民地之旅》之〈彼夏之記〉)

台北中山堂/劇場咖啡:原 臺北公會堂

台北中山堂/劇場咖啡:原 臺北公會堂
旅行的第二天,多了一些公事,這趟旅行全因為得來台北開會,所以順著一起走。一早,我到文化部開會,一群老師們為「第42次中小學讀物選介」做最後決選會議(這些好書已經公佈,可點選連結)。先生與女兒該去哪兒呢?他們得等我三小時呢!

鹿港「郊行博物館」、五福大街的中山路

鹿港「郊行博物館」、五福大街的中山路
台灣開發史上,台南府城、艋舺及鹿港的航運發達,經濟活動活絡,是清朝時期,台灣重要的出口貿易重地,社會課本上都會提起「一府、二鹿、三艋舺」,可知這三個地方其歷史地位相當重要。在當時有許多性質相同的店家,為了維護同業間的共同利益,而成立的商業行會組織,稱為「行郊」。鹿港因為離中國沿海地區近,貿易活動蓬勃發展下郊商林立,有了鹿港八郊,與府城三郊、艋舺五郊合計十六郊。

高雄左營「見城館」:舊城歷史在館內

高雄左營「見城館」:舊城歷史在館內
左營舊城東門,其硓古石牆完整,有著護城河圍繞。走上城牆,馬道寬廣,雉堞更是破損的極少。這是一座我非常喜歡的城門,是清朝鳳山縣舊城東門。二戰過後,國民政府來台,城門內的那片大空地,是「海光三村」眷村,村內有著許多果樹,龍眼、金桔、楊桃都有蜜蜂團團圍住。不遠處就是(大)龜山,有著這座山穩穩坐立,城內城外都不怕。

鹿港老街:詩趣豐富的市街

鹿港老街:詩趣豐富的市街
1920年九月底,已來台灣島嶼三個月的日本文人佐藤春夫,從台中來到彰化鹿港,他看到的鹿港老街是個什麼樣子呢? 這些年走過鹿港幾回,印象最深刻的是這裡的人講台語的口音和我們南部不一樣,南部人大都偏漳州腔,而靠海的鹿港,因為在明末,大量泉州人移入,使得鹿港有百分之八十泉州籍的人口,是個講話濃濃泉州腔的泉州風格城市。除了台語腔調外,有一年過年來到鹿港,發現家家戶戶門口貼春聯,對聯上的書法及詩句各家不同,...

【台61線】濱海快速公路:麻豆—苗栗之間

【台61線】濱海快速公路:麻豆—苗栗之間
來來回回台灣南北,不是走在風景優美的國道3號,就是穿越人口集中城鎮的國道1號,我們嚷著,總有一天要南北走完濱海快速公路。從前曾經走北部路段,南寮、砢間、新屋、永安漁港,一直到台北;也曾走過南部路段,台南北門到雲林口湖成龍濕地。這一回,我們一樣從台南北門往北,走到彰化鹿港,也就是說,從雲林成龍濕地之北,就是第一次走的路段。沿途經過多條溪流,每走過一條河,就想著到底是什麼河要準備匯入大海,嚴然是一邊開...

跟著佐藤春夫遊台灣 1920 v.s 2020

跟著佐藤春夫遊台灣 1920 v.s 2020
我還記得,六月看完台南文學館「百年之遇——佐藤春夫1920臺灣旅行文學展」後,覺得倉促看展愧對佐藤春夫,於是集中幾天把《殖民地之旅》讀完,然後,意猶未盡的把此書放在床頭,動不動就翻幾頁,跳點式的在深夜遊台灣,我深怕漏了某一段。反反覆覆嗑著字。為了更徹底感受,我把暑假旅行主題定為:「跟著佐藤春夫遊台灣」,走訪幾個日本文學家在百年前走過的路,也許得透過雙腳與文字的結合,才能體會出其中一絲絲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