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黃聲遠遇上蔡明亮/當「壯圍沙丘旅服園區」變成美術館

旅行第二天,一月二十八日,是黃聲遠建築之旅。

離開「吳沙紀念館」後,我們來到了2018年完工落成的「壯圍沙丘旅服園區」,特別的是,這裡將以兩年為一期作為展示空間(這是園區員工告訴我),第一檔期找來蔡明亮導演策展,以《行者》影像作品與黃聲遠建築互相呼應。

如果我有一架空拍機,從天空往下拍宜蘭壯圍,遠處是龜山島,這邊是壯圍沙丘旅服園區,我想著,建物的焦點是頂樓那些鮮豔黃色的屋子,還是下方類似船艦的建物?那些彩度很高的黃色房子似乎把外頭的光引進來,人們就像躲在下方的潛水艇,黃色高塔就如潛望鏡?

是呀!黃聲遠建築團隊「田中央」說,這些黃色塔就像是潛望鏡,你到這裡,很難不注意到它們。

不如先到頂樓,看這些黃色的房子,因為天氣晴朗,藍天與黃屋形成強烈對比,任何人來拍照都是攝影高手的作品。這些顏色搶走了你的視覺選擇,第一眼就被它們吸引,你忍不住會從第一個黃塔走向第二個黃屋,再繼續往後走,兩側的木欄、鐵欄像音軌指標高高低低,光線讓這些柵欄有了線條的影,像是一排供人踢踏的鍵盤,而我們走在上方,可能還哼著歌。


▲yoyo拍攝。


▲宛如鍵盤。

當你走入建築內部時,動線是交錯迷人的,那幾乎像是個迷宮,繞過來又繞過去,zozo說:「我和yoyo上個廁所就迷路了。」因為廁所很大,連進入都有一個過渡的大空間,讓人忘了這裡是洗手間。

和黃聲遠早期作品相比(像是一早去的礁溪鄉公所、戶政事務所),雖然一樣充滿實驗,但用外行人的口吻來說,好像比較不那麼怪了!但仔細看,只不過把每一個實驗的元素都放大了,因為這裡需要大的空間,引來風,引來沙。

蔡明亮導演把戶外的沙請到了室內,從建築外延伸到建築內,脫掉建築時,一位身著紅衣的行者正緩緩地走著。

將蔡明亮導演的《行者》放在黃聲遠的建築上,完全符合了沈靜與緩慢的步調,或者說,壯圍也是這樣的氣氛吧?!蔡導說,有這樣的展廳很奢華,偌大的展場放上李康生披著紅袍,用著極慢的速度,把一個步伐分解成好幾個細膩的身體變化,構成了一個「移動」。這個「移動」在不同的介面默默進行著。因為這樣,我忍不住在腦海裡預測他的下一個步伐,他從這個點走向前一公尺的點,需要多少的時間與身體結構的轉換,節奏(根本說不上節奏)很慢,你也會跟著慢,目光慢慢的就聚焦了。


▲這裡鋪上墊子,可以讓人躺著、坐著看。


▲走進沙區、坐上椅子吧!

我或許得多來幾回,將自己放在真正的沙丘,用行者的緩慢步伐,踏這裡,走這裡,把腳輕輕放著這裡,這樣,屬於壯圍的氣氛就會自然的回應你。

我的兩個女孩一直對沙丘園區的一隻黑狗感興趣,頻頻找狗拍照,而我和Doch對蔡明亮、黃聲遠感興趣,頻頻對著建築與影像殺照片。我們也會一起坐著看影片中的行者走到哪兒,有時會躺臥在地上觀賞,有時會接受工作人員的鼓勵,卸下長年對展品尊重的禮貌性,踏上沙,坐在椅子上,安靜的感覺這個空間。蔡明亮導演的這個展覽是可以隨意進入沙區,也可以坐在椅子上,甚至帶沙灘玩具來玩。

壯圍雖遠,但值得來當個行者,緩慢走在沙丘上。

後記:

今日晴朗好天氣,不僅讓宜蘭居民拿出棉被曬太陽,也讓對面的烏龜大大日光浴。

2019台北宜蘭「黃聲遠建築之旅」

從南部到礁溪:新屋、台北空總鄧堯鴻作品、礁溪波波食堂雞蛋仔

服務貼心的「東旅湯宿」:房內溫泉、下午茶、觀景台、腳泡池 

黃聲遠作品:宜蘭礁溪鄉公所、礁溪戶政事務所

宜蘭「吳沙紀念館」:開蘭第一人的故居公廳

當黃聲遠遇上蔡明亮/當「壯圍沙丘旅服園區」變成美術館(本篇)

更多「2019台北宜蘭黃聲遠建築之旅」文章,Link


▲zoyo 14.6ys,九年級。

延伸資訊:

壯圍沙丘旅服園區,Link

263宜蘭縣壯圍鄉壯濱路二段196巷18號

Open Time:9:00—17:00

延伸閱讀:

18號公路上的「觸口遊客中心」

2016初夏台北三日遊Day 2:八煙聚落(11.11ys)

【左右電影院】《山靈》紀錄藝術家王文志

時間的創作:看見時間的流動(10.4ys)

頑皮的沙線(3.2y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