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筆記】《閱讀奇幻文學》

終於把最後一本讀完!也許是因為喜歡河合隼雄,也許是因為這系列書封是鄰居岑岑設計的,更可能是因為封面的畫是女兒zozo、yoyo年幼的畫,我就這樣把小隼爺爺「孩子與幻想」系列六本書讀完了。
《孩子與惡》
《轉大人的辛苦》
《青春的夢與遊戲》
《故事裡的不可思議》
《閱讀孩子的書》
《閱讀奇幻文學》


這本書的封面是yoyo七歲十個月時,畫自己的小天使,以及四歲一個月的zozo去海生館後,畫了一隻噴水的假魚,我想應該是戶外那隻鯨魚。感覺最後一本的色調收了起來,內斂的下了句點,像是一種結束、結尾的顏色。

小隼爺爺應該很喜歡自己的這本《閱讀奇幻文學》,因為喜歡兒童文學的他可以盡興的談論一些作品,這本書直接列舉幾本書,從主角的內心開始出發解讀,這些作品有《瑪麗安的夢》、《人偶之家》、《獅心兄弟》、《七個人偶的愛情故事》、《湯姆的午夜花園》、《借物少女艾莉緹》、《魔法師的接班人》、《地海巫師》、《地海古墓》、《地海彼岸》,藉由小隼爺爺的介紹,每一部作品都鮮明而立體感了。由於是直接剖析作品,所以我能夠落筆分享的筆記比較少一些,若是直接找來閱讀,會比較容易明白小隼爺爺的解析與看法。以下僅列下幾點我有感覺的字句。

‧「認識靈魂」並不是一種知性的作業;它需要投入自己全部的存在。我面對這些作品,就像面對前來尋求幫助的個案一樣,經歷足以動搖自己存在的體驗。經由這樣的體驗,才有可能一點一點地「了解」靈魂。
‧生病乍看之下似乎是損失,但從長遠的眼光來看,或許帶來更多的是收穫。如果將這樣的想法擴大,我甚至認為幾乎所有疾病都有意義。
‧生病能讓人把注意力擺在自己的內在。人為了成長,必須完成外在與內在的工作。有時候一邊取得雙方的平衡一邊進行,但有時候也會偏重其中一方。疾病的造訪,多半是為了充實內在的工作。
‧夢境就是人們內心世界的經驗。
‧願望有時候很強大,但如果沒有傳達給對方,就沒有任何力量。
‧當我們人類因為想要一間房子而為此省錢、貸款、埋首於工作時,我們遵循的是想要房子的自我意念,還是受到房子「請買下我」的願望所驅使。
‧憎恨的對象失勢時,有時也會喚起深刻的悲傷。
‧兩個素昧平生的孤獨者,分享同一個空間,使兩人都有孤獨被治癒的感覺。
‧現代人儘管擁有在日常生活中奔波忙碌的「時間」,卻沒有理解靈魂的「空閒」。
‧日常生活中有些東西,譬如橡皮擦或髮夾之類的,我們明明記得就擺在那裡,卻怎麼也找不到。問家人,也沒有人知道。這種東西該不會有人要偷嗎?但這時候如果想成是被「小矮人」悄悄拿走了,似乎滿合理的。
‧有光的地方就會有影,力量總是伴隨著危險。
‧榮格說明:「所謂的陰影,是指主體雖否認自己內在的某些部分,但這些部分仍時常直接或間接出現於主體身上-譬如性格中的劣勢功能,或其他難以兼容的傾向-陰影就是這所有事物人格化後的產物。」
‧個人的存在變得稀薄,每個人都被學生、職員或是課長、教授等稱呼「食盡」。大家捨棄或迫捨棄難得的個性,變得與眾人相同。這不就是經常發生的事情嗎?
‧老師也好、家長也好、其他所有的大人也好,如果只用考試分數評斷孩子,孩子不就看起來「全部都是灰色的」嗎?如果老師不理會孩子心裡發生什麼事情,只去計畫○與X的數量,那麼他們不就相當於「分不出膠彩顏料的藍色與天空真正的藍色」嗎?現代社會中的「均一化」與「一致性」的力量,讓人們變成灰色的。雖然所有的事物都如常地順利運作,但回過神來就會愕然發現,世界上存在著肉眼看不見的龜裂。
‧純真雖然不具備對抗邪惡的力量,卻具有守護、支持良善的力量。

延伸閱讀:
那四瓶回收的妖怪(6.10ys)
【文章收錄】〈左營蓮池潭〉從一幅畫變成一則故事(國美館《國美藝誌》,2018.09)
呂沐芢x 焦聖偉「眼蟲計畫-大地魂」:他們允許zoyo在作品上作畫(11.3ys)
左右看展覽:「奇幻.不思議」日本3D幻視藝術畫展(6.4ys)
【看電影】不倒翁的奇幻旅程(7.9y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